《止战疏》、《出师表》与教科书

作者:不详  时间:2007/4/16 18:20:50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有新闻报道:“西安市委党校65岁的历史学教授胡觉照写信给国家教育部教材司,建议将诸葛亮的《出师表》撤出中学语文课本,以华歆的《止战疏》代之。”其理由是:“《出师表》中传达的一种‘愚忠’思想,不利于没有完全辨别能力的初中生形成科学的军事观。”
  这显然是个有趣的事情,不可否认,老教授的见解是正确的,就是《出师表》的内容有强烈的忠君思想,而诸葛亮不断发动战争的原因也只是因为先帝曾经三顾茅庐,“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显然,诸葛亮发动的战争,并不是为了解民于倒悬,而只是个人的报恩意愿和忠君思想在作怪。
  老实讲,《止战疏》我并没有看过。就是对华歆的了解也非常有限。只知道管宁曾经与他割席绝交。华歆后来还干过一件大事,在曹丕当皇帝前,华歆曾带人逼宫,把汉献帝从座位上提溜了下来,并警告这位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傀儡,要顺应天下大势,将皇位禅让给曹丕。其实,要按中国正史评价方法分类的话,华歆就属于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要阿斗远离的那类小人了。
  不过,老教授给出了《止战疏》的一些片段表明,华歆主张止战、养民而实现王道。按今天的观点看,华歆的主张的确比诸葛亮进步不少。尤其是止战和以民为本,因为和平和民生是当今世界的主流话题。不过,华歆止战和养民的目的,还是希望曹魏政权能走上王道之路。要王道不要霸道,这也是几千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主张。今天,我们都知道,这个主张还是有很大的历史局限性。
  中国知识分子历来都把王权放在人权之上的。就算主张养民,那也是为了尊王。因此,华歆的《止战疏》也不全对,而其错误还很隐晦,也可能引起中学生的误解,按胡教授的逻辑,这也不适合放入教科书。就算选止战内容的古代篇章入教科书,也不一定要选华歆的《止战疏》啊,华歆的思想其实来源与老子的《道德经》,老子说:“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居。”又说:“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老子比华歆的名气可大多了,对战争地批判也比华歆深刻,还隐约透露出一些人本精神。难道就不能入选教科书?
  进一步讲,在中国历史中,知识分子的主流主张都是反战的,这随便翻一下历史记载都不难发现,但他们的思想就没有问题了?只要我们深入探讨,就会发现,其实所有中国古代名人的政治思想都有其历史局限性,都不宜作为中学教科书内容。那么我们又怎么选历史名人的篇章进入中学教科书呢?难道我们的中学教科书里就只能出现哈耶克、波谱尔、马克思的名字?
  说到中国的教科书,我就总会联想到袁伟时教授。他曾经断言,中国的历史教科书是在为下一代灌输狼奶。他这个说法,我是完全赞成的。我一直想,我们究竟该怎样看历史,怎样阅读历史文献。我曾经提出过我的主张:“经史合参,今史合参。”
  “经史合参”能让我们了解古人当时为什么要那样说,而“今史合参”就可以让我们看到古人视野的局限性,明白我们今天为什么可以不认可他所说。因此,借古鉴今固然有意义,但更重要的是应该以今鉴古。就是在吸收历史营养时,要基于现代的人文观点,而不是基于古代的人文观点。而在评价和理解古人的历史作用时,我们反而可以用古代的人文观点了。
  那么,什么是现代的观点?我们又具备了多少现代人文观点呢?这正是我们这个社会要认真考虑的事情,不单是中学生,也包括了中学教师。必须以现代人文观点选材和讲解教科书,才能从根本上消除教育就是狼奶灌输的愚蠢状况。
  过去,袁伟时教授为此做了大量工作。今天,西安党校的胡教授,又加入了这个行列,指出了语文教科书中,《出师表》的内容不妥,不适合中学生学习。我想,这样的思考是有价值的,是应该提倡和鼓励的。
  不过,对胡教授因内容不妥,就要撤换《出师表》的建议,我却不能完全认同。这有以下理由:
  首先,教科书的选材内容问题,估计并不单是一篇《出师表》才有。内容有问题的篇章太多,要考察教科书的内容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出师表》并不一定是问题最严重的篇章。
  其次,内容有问题的文章能否列入中学教科书?我认为能,且应该列。真理并不是绝对的,人类思想发展史必然充满各种谬误,不必要把中学生和错误思想完全隔绝开来,那其实是在培养温室里的花朵呢。就以《出师表》这篇为例,就可以同时选入《止战疏》对照啊。或者作为阅读材料,让学生自己对比,自己思考。这比我们成人和老师向他们灌输所谓的正确思想要强得多。
  培养学生独立思考习惯,让下一代的思维敏锐活跃,比灌输他们什么是正确思想重要得多。所有灌输的结果,不管是灌输错误思想还是灌输正确思想,都必然导致学生思维懒惰,思想僵化,行为古怪偏激,完全无法面对日新月异的复杂社会。让学生以科学的思维方式进行独立思考就是素质教育,就是创新教育。
  再次,教科书选什么内容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老师怎么讲解这些内容。我印象中,老师都有本教学参考书的,大致是建议老师应该怎么讲教科书的。例如:应该要强调什么观点,灌输什么内容等等。我觉得,这很糟。我们首先要改革教学参考书的内容,或者干脆取消这些教学参考书。其实,老师怎么讲教科书,比教科书的选材更重要。就是你选了一篇内容毫无瑕疵的文章入教科书,也可能被糟糕的老师给完全讲反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更应该改革教学中老师的那部分内容。
  最后,我认同教科书的主要内容,应该是以人性和科学为主。但不应把排斥人性和科学的篇章全部都剔除出教科书。因为兼收并包比只拥有一个正确思想更重要,这也是素质教育的另外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呢。就是要让学生认识到,世界是多彩的,而非单调的。
  很高兴又多了一位老教授出来关注教科书,也很遗憾,为什么总是由老教授出来关注教科书。中国几千年的专制统治,必定在国民的生活中,沉淀下来了大量的专制文化。这十分影响中国走向现代化,我们需要靠文化反思来清除这些专制文化余毒。我们有什么方法来清除呢?我想,一是对外开放,二是言论自由,三是教育改革。由此三条的现状看,基本是在慢慢改善。我们虽然不至于太悲观,却也不能太乐观。
  虽然胡教授拿掉《出师表》的建议,我不完全赞同,但却十分敬佩胡教授思想的敏锐活跃。也高度赞赏他勇于反思中国文化的果敢行动!另外,也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看到中国教科书的严重问题。这其实就是在向全世界表明,中国社会正发生着本质的变化。这是好事,不是坏事。一个不能反思的社会是不可能前进的,一个不能反思的民族是不可能有光明前途的。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