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进贾府》:四观熙凤,表本不同

作者:佚名  时间:2007/5/3 18:35:48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在《林黛玉进贾府》这一节的人物描写中,王熙凤是性格最为鲜明的一个。这得力于作者对这个人物的描写层次性和多角度展现。
  远想王熙凤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这时王熙凤还没有出现,但是这个人物却给了我们一种超出“封建式淑女”的形象泼辣、爽朗。只是如此我们就觉得不俗了。可是作者还嫌不够,在前面又巧设了一个铺垫黛玉纳罕道:这些人个个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是谁,这样放诞无礼?黛玉的这一思忖,又透出这个即将出场的人物的“不凡”,要不眼前这些人都为什么会“敛声屏气”呢?这个人物没有出场,却让人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这一笑一思让她的“泼”、“辣”、“很”初现端倪。  
  近观王熙凤  
  这一层作者对王熙凤进行了全方位的介绍,先看其衣着: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带着赤金盘螭(chī)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kèn)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  
  这些穿着的华贵,穿着的珠光宝气,更一步透出这个人物身份的不凡,透出这个人物地位的重要。再看其外貌: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丹凤是多么的美,可惜它只是个定语,修饰的是“三角眼”(戏剧里画三角眼的大多是什么人物呢?),柳叶眉是美女一个标志,但是它前一个“吊梢”  
  人又感到诧异,(吊梢不就是往下耷拉吗)经常笑脸相迎的人做管理、搞服务绝对是受欢迎的,但是“丹唇未启笑先闻”却让人感到了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虚伪。
  这些富有个性的介绍已经让我们对王熙凤有了一个较为鲜明的印象,曹雪芹又借贾母之口为王熙凤来了个个性化的定位辣子(什么是辣子?那是看起来红得让人眼馋,但吃起来让你浑身流汗,让你呲牙咧嘴的一种“表本不一”的嚼物。)到此王熙凤已经有血有肉地站在了读者的面前。这哪里是辣子,分明是一朵热辣辣的火玫瑰。
  虽然我们现在眼前已经有了一个美丽的王熙凤,但是这还只是眼睛看到的王熙凤,我们的性格定位还只是一种感性的认识,要想对她有真正的了解,必须走到她的内心,走到她的内心深处。曹雪芹正是用一组推拉式的特写镜头,把自己的笔端伸向了王熙凤内心活动的外现语言、行动。
  推拉特写
  “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林黛玉真的这么漂亮?这“夸”的背后是什么?且看下面揭示其本质性的解说。)“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原来王熙凤在借黛玉之身美贾母之心呀!)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便用帕试泪。”(哎,夸人就夸人呗,怎么夸着夸着又“哭”了呢?这哭的潜台词又是什么呢?大约是这位侄媳妇没参加姑妈的葬礼,想起姑妈的早逝悲痛吧!)贾母笑道:“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再休提前话。”这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意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这该打该打的是谁?是她王熙凤自己,因为她在老祖宗没有想哭的时候掉了眼泪,你说她该不该打?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先前的那个哭也不是为了姑妈的去逝悲伤,而是让老祖宗看我王熙凤对您多么忠诚连您的女儿我都这样,更何况您呢!原来王熙凤的“夸”、“哭”、“笑”醉翁之意不在林黛玉,而在于贾母这坛“老酒”呀!)
  这时你的面前是一个什么样的王熙凤呢?“察颜观色”、“机变逢迎”、“见风使舵”“善于做秀”这些词用到她身上我看都不为过。
  但这样的王熙凤的性格还是比较单一的,因为我们只看到了她那虚伪的一面,而一个形象丰满的王熙凤还不止这一点。作者没有忽略这个细节,他有意地在她肉麻的语言后安排了这样一个扫尾式的补写。
  扫尾式补写
  “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这些话我们是否感觉到她在说我对黛玉多么的热情,多么的殷勤,我是一个好客的人,一个懂得人间寒暖的人。这也告诉林黛玉我是一个你可以依靠的人,但是一个人在别人面前越是暴露他的热情、殷勤,越说明她的“目的”十足。要不,在后边黛玉快要死去的时候,您王熙凤的热情劲都跑哪去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不再提。)“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安排得多么周到,连黛玉的丫鬟、婆子都考虑到了。这时用“精明能干”来形容这个“女中豪杰”也是不为过的。但是这种安排多少让我们感到她是在黛玉面前显示了一下自己的淫威看这些人都听我的,以后你也得乖乖的听我王熙凤的,否则)
  一个人物的匆匆出场,和《红楼梦》这部巨著相比显得是那样微不足道,但是作者却用他那精细的笔触,用那极有层次的特写镜头,用那极其简短的语言,把这个“泼皮破落户儿”王熙凤像剥葱似的,一层一层地展现出她的漂亮、华贵、精明能干,表现出她那微笑说话,背后捅刀;握手时一片热情,扭脸后泼你几头冷水的“女曹操式”的奸诈性格。
  真乃神来之笔。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