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雷雨》的一二三

作者:浙江临安中学 楼举国  时间:2007/9/9 16:28:08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当年曹禺一发表《雷雨》,即引起轰动,显示出作者深厚的戏剧素养、敏锐的洞察力和高超的表达力。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雷雨》的解读几十年来一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重读《雷雨》,发现有几个问题值得再来探讨或深究一番。
  周朴园真爱侍萍吗
  这是一个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老问题。自从《雷雨》发表起,各界对此都有不同的见解。虽然作者曹禺也说绝对是真的,但这并不妨碍其他人认为不是真的。真不真还得看证据,我的看法是真的。理由如下。
  如果是玩弄,周朴园不会与侍萍生下第二个二子。如果是玩弄是完全可能生出孩子的,这一点不可否认。但按常理,一个男的玩弄女子,是会极力避免让女子怀孕的,因为一旦有了孩子就会出现麻烦。世上没有男人会傻到这个地步,玩弄对方让她怀孕并让她生下来,然后又生下第二个孩子。
  如果是玩弄,侍萍在哭诉时,不会说:“你们在过三十的晚上把我赶了出来”,而应该说“你”。由此可见,侍萍根本不恨周朴园,也可知那时周朴园待她确实是非常好的,就如周冲对四凤一样。
  如果是玩弄,他没必要保留侍萍住过的房间及当时的家具,没必要维持侍萍不开窗的习惯,没必要不允许其他人进入这个房间,没必要再穿侍萍缝制的衣服。或许有人会说,这是因为周朴园的伪善,想做给家人看,显示自己的多情高贵。但如果是这样,他只需要给侍萍立个牌位,每逢祭日让孩子们来上柱香即可,然后把他伪善的爱交付给繁漪,这样岂不是更显示自己既钟情于前妻,又无比关心后妻。事实上,周朴园不许其他人进入侍萍的房间就是为了维持他心目中的神圣恋情的地位,我相信周朴园每次坐在这个房间中时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三十年前的美好时光,这个房间已经成了他尔虞我诈之后心灵得到宁静的地方。
  如果是玩弄,没有必要往事重提。玩弄者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何况三十年过去了,他应该早就忘记才是,人们也忘记了,他又何必多此一举,在一个下人面前重提此事呢?不合情理。
  如果是玩弄,当侍萍说她是无锡人时,周朴园立刻沉吟着说:“无锡是个好地方。”当他说“好地方”时是如此的怀念,这分明是又激起了他心中那段美好的时光了,使他仿佛又置身于三十年前而忘记现在在哪里。
  如果是玩弄,周朴园没有必要把侍萍说成是梅家的一个小姐,很贤慧也很规矩。虽然后面侍萍对此进行了否定,但我以为这种印象其实就是侍萍在周朴园心目中的形象:温柔贤淑、知情达理。
  如果是玩弄,当侍萍说她在三十的晚上一个人抱着儿子投河自尽时,周朴园没有必要显现出痛苦的表情。如果是玩弄,他没有必要打听侍萍的坟墓并想修一下坟墓。即使他认为心中有愧,想忏悔,但是他为了赚钱能让2000多工人出险死掉而没有任何负罪感,那么区区一个被玩弄的女子抱着她才生出几天又快死的儿子投河又怎会放在心上三十年呢,这分明是矛盾的。
  如果是玩弄,当侍萍被周朴园认出后,他不会说难怪“四凤这么像你”这样的话。这分明显示三十年来,侍萍的青春形象一直珍藏于心间,一刻也不曾忘记,以致于一看到四凤就禁不住想到了侍萍。
  周朴园为何要急着赶走侍萍
  既然周朴园是真爱侍萍的,为什么三十年过后在侍萍房间与她重逢,又何以急于赶她走呢?
  当侍萍向周朴园倾诉自己被赶出来之后的苦难,被周朴园认出后,周朴园误认为侍萍是来向他索要赔偿或敲诈的,而他一个堂堂的社会名流,怎可被这种事毁了名誉,因此他急于要给侍萍一点钱,以求快点打发她走。这一点到侍萍接过支票并把支票撕了后,周朴园才确认侍萍不是来向他要钱的。
  当周朴园得知鲁贵是侍萍现在的老公,四凤是她和鲁贵的女儿时,而且他又清楚鲁贵是个“很不老实”的人,因为前面的场景中,鲁贵已经鬼头鬼脑地打探过这个神秘房间了,因此他必须要赶紧辞退鲁贵父女两个,以免他和侍萍的恋情暴露,既毁了声誉,又容易被鲁贵敲诈得手。而侍萍此行来正是带侍萍回家的,一旦鲁贵和女儿被辞退,那么周朴园的那个秘密就永远不会被发现。另外当周朴园得知第二个儿子鲁大海在矿上公开鼓动罢工反对他,他也无法容忍,必须辞退以平息工人的愤怒,侍萍走了,也会把鲁大海带走。
  当周朴园发现眼前的这个老太婆就是三十年前的青春美貌的侍萍时,他震惊了,尤其是侍萍倾诉了离开周家后的坎坷经历时,他的良心受到了强烈的谴责。虽然三十年前他深爱着侍萍,可现在这个老太龙钟的与他心目中的侍萍差距实在太大了,而周朴园会认为是他的罪过使侍萍过早苍老。他只有弥补给侍萍一些金钱,然后赶紧把侍萍赶走,才能让他的良心安一些。
  侍萍留在周家时间越长,就越容易露出破绽,到时周萍、鲁贵、繁漪都有可能看出点端倪来,这样的话,周朴园潜心维持的好家庭就会发生危机,他在家人心中高贵的家长形象就会受到破坏,这是周朴园无法忍受的。因此尽管他三十年前深爱着侍萍,也不等于现在他会做出乞求侍萍宽恕并希望她留下来以弥补他的罪过的行为,周朴园的地位不允许他这样做,夜长梦多,他只能把她赶走。
  总的来说,周朴园在认出侍萍后,他觉得震惊,震惊于侍萍苍老如此之快,变化如此之大,在这个侍萍身上,他除了因三十年前他为了娶另一位有钱有门第的小姐时侍萍被赶走的愧疚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爱可言,反而会受到良心的煎熬,而且秘密一旦暴露,他的家庭就会毁了。因此他别无他法,急于把侍萍赶走,继续维持周家的秩序和他的地位。
  人性是怎样蜕变的
  但是我们又生出了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如此深爱侍萍的周朴园会蜕变到阴险、狡诈、贪婪、伪善、无情而冷酷的周朴园的呢?这又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也是在教学中一直未能引起深思的问题。
  如果三十年前的周朴园和现在的周朴园一样,只是有一副青年的皮囊,那么我想侍萍也不会爱上他的,并甘心为他生下两个儿子,而且从两个儿子的情况来看,当时他们家是默认周朴园和侍萍的关系的。三十年前的周朴园应该如同三十年后的周冲一样,英俊、热情、痴情、或许还有点浪漫(这可从衣襟上的两朵梅花可以看出),为什么三十年间会变化这么大呢?
  原因就在于他的家庭和他当时所处的环境。他的家庭在当地是个有地位的家庭,他出过洋,接受过西方的先进观念,但当他回到家里,别人找上门来了,是个门当户对的女子,他父母一看,既有钱又有门第,娶过来当然对周家极为有利,这又何乐而不为呢?那么当时的侍萍怎么办呢?虽然周朴园已经和她有了两个孩子,但这种事不能让对方知道,所以只能在定亲前把侍萍赶出去,这样才能和那个小姐马上成亲,永结秦晋之好。我相信,周朴园当时反对过,抗争过,但家长的力量(后文繁漪说过“你父亲和祖父做过的那种事”)和社会舆论过于强大,周朴园的抗争失败了。我也相信,周朴园肯定在侍萍面前忏悔过,而善良的侍萍为了成全周朴园,也只好在年三十的晚上被迫离开周家。
  在专制的恶面前,周朴园软弱了,趴下了,他觉得人世间没有真正的善良,于是他要用专制来回报社会。在他那冷酷的父亲的教导和影响下,他也开始损人利己,开始尔虞我诈,以至最后为了在工程中赚取更多的钱,不惜故意让江桥出险,使2000多个工人命丧黄泉,而那个时代也正是中国民族资本家进行原始资本积累的时代,旧的伦理不断地衰败,而新的价值体系又没有建立起来,因此没有什么人能阻止周朴园的蜕变。当他成为家长后,又学会了他父亲那一套管理家庭的方法,专制、冷酷、唯我至上。至此,周朴园完成了蜕变,变成了一个侍萍起初还对他抱有幻想,看见他就落下委屈的泪,但后来却发现他是一个无情、冷酷、金钱至上的陌生人。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