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进贾府》一“笑”一“哭”总关情

作者:张广祥  时间:2008/4/16 15:15:05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林黛玉进贾府》一文,以“林黛玉进贾府”这一事件为中心,以林黛玉进贾府第一天的行踪为线索,通过她的耳闻、目睹、心感,为我们展示了贾府这一典型环境,介绍了一大批主要人物。这些内容在《红楼梦》全书中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笔者以为,抓住文中的一“笑”一“哭”,以此作为学习的切入口,我们便能很好地把握这些丰富的内容。
  贾府中,上至贾母,下至丫鬟,对于林黛玉的到来,都表现出了一种共同的表情——笑。在多达25次的“笑”中,有林黛玉的笑,这是凄楚谨慎的笑;有王熙凤的笑,这是放纵泼辣的笑;有贾母的笑,这是喜悦满足的笑;有王夫人的笑,这是讨好可心的笑;有邢夫人的笑,这是仁慈随和的笑;有贾宝玉的笑,这是发自肺腑、真诚自然的笑;有探春的笑,这是对贾宝玉杜撰会意的笑;有丫鬟的笑,这是附和应酬的笑。不同身份、不同辈分的人都笑了,林林总总。作者或浓墨重彩,或轻描淡写,或先“笑”夺人,或反复亮笑”。笑,反映了人物鲜明的性格特征,展示了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凸显了人物微妙的感情变化。
  文中林黛玉笑得最多,但她的笑是装出来的。母亲去世,父亲别离,自己寄人篱下,又加上初到陌生处,她怎能不“步步留心,时时在意”?怎能不陪笑?一个“笑”字,寄寓了林黛玉多少的苦楚酸痛,这是她细心多虑、小心谨慎的性格的典型体现。王熙凤的笑最令人害怕:笑无顾忌,说明她地位特殊;或笑或悲,说明她工于心计,善于见风使舵。贾母开口带笑,固然是内心喜悦满足,但笑后又悲,也不无虚假成分。王夫人、邢夫人都是以笑作为交际的手段处理好与长辈、晚辈的关系,说明她们心存仁慈,为人宽厚随和。贾宝玉的笑,反映出他无拘无束。探春的笑,说明她性格直率。一“笑”足传情……这25次笑,使我们对贾府产生了一个总的印象:礼仪之府。但结合人物的言行细细品味,又可清楚地看出,他们的笑并非都是发自内心的欢笑。透过这一次次笑,我们又看到了贾府的另一面:虚伪之府。在这些笑的背后,隐藏着许许多多让人笑不起来的内容。再联系课文中所描写的“荣禧堂”等,我们不难发现,这表面的繁荣与一团和气,正预示着贾府日后不可避免的衰落、不可捉摸的红楼一梦!
  课文着力写“笑”的同时,也没有忽视写“哭”。文中有6次写到“哭”:林黛玉拜见贾母,贾母将她“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接着“地下侍立之人,无不掩面涕泣”,“黛玉也哭个不住”;再后来说到伤心处,贾母“搂了黛玉在怀,又呜咽起来”。一次会面,4次提到哭。王熙凤见了黛玉,也没忘了“用帕拭泪”——哭了一回。最后一次是宝玉因林黛玉无玉而狠命摔玉,且生气哭成“满面泪痕”。
  一“哭”也足传情。贾母“大哭”,表现了外祖母对外孙女的疼爱和怜惜;贾母“呜咽”,是说到女儿“先舍我而去,连面也不能一见”时候的伤心,表现了贾母对女儿的怀念,属于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伤感。黛玉的“哭个不停”,是因为她见到外祖母时想到了自己幼年丧母、孤苦伶仃、寄人篱下的悲苦身世,表现了她的多愁善感。“地下侍立之人”的“掩面涕泣”,是附和的哭。这时候的贾母,犹如大合唱的指挥家,她一哭,其他人都跟着哭。王熙凤的“拭泪”,是假惺惺的哭。她一见到黛玉,先是“笑”着恭维黛玉的美貌,其实是在讨好贾母,同时又赞美了三春姐妹,可谓一箭三雕。接着可怜林妹妹命苦,“用帕拭泪”。当贾母说休再提前话时,她又“忙转悲为喜”。可见王熙凤表情的急剧变化,完全是做给贾母看的,表现了她善于逢迎、随机应变的性格。宝黛初会,一见倾心,然而宝玉也“哭”了一回,是因为那块“通灵宝玉”。  他摔玉,他“满面泪痕”,表现了他要求男女平等的思想。所以说,文中的6次“哭”,也“哭”出了人物各自的性格特征。但是,仅仅分析到此还不够。作者写“哭”,还照应了黛玉口述的癞头和尚的话。这个和尚说过:“既舍不得他(出家),只怕他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了。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姓亲友之人,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世。”林黛玉初进贾府,一下子就经历了6次哭;见到的又是外姓亲友,唯独不见亲生的父母,可见她的一生真的是不能好了——后来果真如此。由此说来,“哭”这个细节既塑造了人物的性格,又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哭”得有意义,“哭”得令人回味。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