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访中的酸甜苦辣

作者:李名发  时间:2008/5/20 19:07:59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市教育局于近期倡导“鄂州市万名教师家访活动”,这项久违的群体教师家访活动,很快又在鄂州城乡悄然兴起。为响应市教育局号召,我与我的同行们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走访了我班级中百分八十以上的学生家庭。没有想到这种走家串户式的家访,竟让我“别有一翻滋味在心头”。
  贫寒家境让我酸溜溜
  星期五的下午,按柯芳林同学羞涩的描述,我在柯畈楼房林立的房子中间,很容易找到了她的家。这是一间不到十二平方米的低矮平房,被隔成三个小间,家里什么电器也没有。柯芳林和她七十多岁的外公、外婆就生活在这里。虽然我了解这位失去双亲的学生家庭状况,但我没有想到她的家是这样的寒酸。她的外婆热情地接待了我的家访,我将柯芳林在校学习、生活等方面情况告诉了老人,也从老人的话语中进一步了解到她们的生活现状。她家三口人,全靠政府每年二千四百元钱的救助过日子。由于两位老人已不能劳动,这点救助钱仅能维持吃饭……听着老人娓娓的陈述,我心里特别的愧疚,我曾批评过柯芳林抑郁寡欢的性格,我曾斥责过柯芳林没有按时完成家庭作业任务,我曾恼火过柯芳林没买课外资料……今天看来,是我错了。当我走出她家时,心里酸溜溜的,良心和责任感,使我想到了我当前应该做的事:在剩下的日子里,尽量把阳光洒进这个忧郁孩子的心灵,多关心、多体贴、多鼓励她坚强的走好每一步。但我更想到了这个即将毕业,可能连普通高中都考不上的孩子,她将向何处处?
  尊师重教让我甜滋滋
  余明是一位既聪明又贪玩的男生。经常没有完成家庭作业,是班级里典型的“紧盯型”学生。星期三晚上,我在电话里与余明家长进行了家访预约。第二天下午,当我们走进他家时,迎接我的是他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他们像欢迎贵客到来一样,特别热情,并且准备好了晚餐。在他家堂屋的墙壁上,我见到了余明读小学时多次获得的奖状,脸红了。我们的谈话也便从这些奖状开始。余明读小学时成绩很棒,进入初中后,由于父母出外经商,余明就由爷爷、奶奶照看。两位老人识字不多,又特别溺爱孙子,生活上照顾得很周到,对学习可帮不上忙。更糟的是这个从湖区走出来的孩子,来到集镇后便迷上了网吧。七年级时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读九年级时便分到了我这个普通班上。
  “老师没有教好余明。”我深情地对他们讲。“哪里话,这只能怪我们钱迷心窍,宁舍儿,不舍钱。今年我们在家,余明再也没有上网,成绩也有所上升。这怎么能怪老师呢!”余明的爸爸宽慰我道。在这轻松和眭的谈话中,我们按照事先准备的家访计划和家长商量了后段对余明的管教方案,达成了共识。当我们告辞时,他们再三挽留我们吃晚饭后再走,由于我们已相约了另外一位学生家长,我们只好婉言谢绝。他们全家人一直相送我们到村口,不停地说感谢老师的话。
  淳朴的民风,真诚的谢意,真让我们受宠若惊。一次简单的窜门,一次真诚的沟通,竟让我留下丝丝甜意。一个学生是班集体的几十分之一,而对于每个家庭他却是百分百的希望。只要我们真诚的关心了学生,我们才会有自身价值。
  吃闭门羹让我苦楚楚
  我用一整天的时间,骑着单车,走访了山区三个村七位学生家庭。山区的道路蜿蜒起伏,坡特别多,再加上路况不熟悉,时常吓得我冒一身冷汗。好不容易在大山坳中找到村庄,问路可成了问题。山区人烟稀少,青壮年都外出打工或经商去了,留下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残。我在去一个学生家途中,找了三个人问路,一个是哑巴,一个是聋子,令人哭笑不得。当我在最后一个向导的指点下找到这个学生的家时,大门紧锁,家长外出了,只好徒劳而返。走访七个学生家庭却有五家让我吃了闭门羹。碰到的两位家长,那也是令我尴尬。一位学生家长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哪个班级读书。另一位学生家长,在我先夸奖他孩子在校闪光点,后委婉指出孩子逃学、上网的弱点时,他认为孩子不乖是天生注定的,随他去吧。一副淡然冷漠的神态,让我进退维谷之中。人疲惫了,家访的效果没达到,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
  谗言冷讽让我辣乎乎
  曾经让无数成年人难以忘怀的家访,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逐渐被现代生活所摒弃。尽管我多次对学生们讲,老师此次家访,不是上门告状,而是与家长沟通,有利于同学们的成长。请同学们回家后告诉家长一声,老师近期会来家访,可仍然有学生心有余悸。
  一个周一的下午,虽有预约,但还是没有在这个学生家中会到家长。通过热心人的指点,我终于在这个塆子的牌铺里找到了正在打麻将的学生家长。“我孩子在校犯了什么事?”家长一句冷冰冰的问话让我惊诧。我忙作出解释,只见她仍在专心致志地摸牌、打牌,我自讨没趣,便忙告辞。刚走几步,便听到她和牌友们议论开来:“老师走访,假关心,学校平时少收点费哟。”“说是读书不收费,我的孩子这学期已交了几次费。”那位学生家长接下话,“前几天搞什么‘迎奥运书画、建筑模型大赛’,强迫每位学生交32元钱。”另一位牌友说:“几张纸收32元钱,老师的心太黑了。”“不黑心,……”见我没走多远,学生家长圧低了声音,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楚,只听见传来一阵“嘿,嘿,嘿”的奸笑声。
  听着这谗言冷讽,我的脸辣乎乎的,我真想转身质问她们几句,可今年毕业班的几次收费是事实。低素质的家长,低下的教师职业,还能与她们论得出理来吗?我真后悔不该来家访,我更义愤填膺!此刻我只想大声呼吁:关部门在组织各类学生竞赛时,不要以营利为目的,不要按参赛人数比例设置奖项,要根据学生特长,自愿参与的原则,还教师们一个清白!此刻我更想大声疾呼:家长们不要戴着变色眼镜来看待教师,我们仍然是红烛,我们仍然是园丁,我们仍然是一头“不待扬鞭自奋蹄”的孺子牛!
  生命需要以生命来孕育,心灵需要以心灵来相应,情感需要以情感来培养。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离不开教师与家长的真诚沟通与培养。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更需要家庭和学校的团结协作,形成一股强大的教育合力。那就让家访活动持久地开展下去,成为学校与家庭之间搭建心连心的彩虹之桥吧!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