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邶风·静女》也是“重章复唱”吗?

作者:浙江省湖州中学弁山校区 夏云陶  时间:2008/11/18 10:45:36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这也是“重章复唱”吗?
  浙江省湖州中学弁山校区  夏云陶
  《诗经三首》中《秦风•无衣》和《邶风•静女》篇幅较短,我便将它们放在一节课里完成教学。上完《秦风•无衣》后我就按照《教学参考》的说法来小结:“这首战歌,每章第一、二句,分别写‘同袍’‘同泽’‘同裳’,表现战士们克服困难、团结互助的情景。每章第三、四句,先后写‘修我戈矛’‘修我矛戟’‘修我甲兵’,表现战士们齐心备战的情景。每章最后一句,写‘同仇’‘偕作’‘偕行’,表现战士们的爱国情感和大无畏精神。这是一首赋体诗,用‘赋’的表现手法,在铺陈复唱中直接表现战士们共同对敌、奔赴战场的高昂情绪,一层更进一层地揭示战士们崇高的内心世界。”我尤其强调了此诗手法上的特点“章与章句式对应,诗句大同小异,诗意上构成递进”,这就是“重章复唱”。
  接着,我告诉学生《邶风•静女》也使用了“重章复唱”,并投影展示《教参》上的分析:“诗歌采用重章复唱,巧妙选用细节,风格朴实,也增添了艺术魅力。”可是有学生马上提出了疑问。
  一个学生代表说:“我不同意教参上的看法,《秦风•无衣》每章诗句确实大同小异,但是《邶风•静女》每句话用词大不相同,怎么能说它也运用了重章复唱的手法呢?”很多学生微微点头。又一个学生起来说:“教参没错啊,这首诗分为三个章节,每节字数、句式大致相等,而且一、二两节里‘静女’出现二次,那就是‘复唱’啊。”话音刚落,堂下大笑。
  另一位学生立即反驳:“全诗中只有一个词出现二次,那怎么叫‘重章’,更谈不上‘复唱’了。所以我也认为《邶风•静女》并没有使用‘重章复唱’这一手法。”面对这个突发的问题,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作出合理的解答,于是决定先把问题抛还给学生,想在师生互动中得到一点启迪。于是,我问学生:“难道说教参里的分析真的错了吗?‘诗句大同而小异’只能指用词吗?”当时,堂下出现了短暂的沉默,我就给了学生一点时间进行分组讨论。
  几分钟之后,有学生起来发言:“我想从每节诗的含义出发来谈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第一节写男主人公因约会时未见女子而焦急的样子,第二节写他看到彤管而产生的想念之情,第三节写他看到荑草,想到姑娘,表明他对姑娘的爱是很真诚的。总的来说,每一章都在咏叹青年男子对姑娘的纯朴的恋情,只是选择了不同的情节,这就是‘大同’而‘小异’。”又有一位学生说:“但是这首诗的艺术魅力比不上《秦风•无衣》,因为它徒具重章复唱的形式,没有形成情感逐章递进的气势。”此时,我笑着对学生说:“由两位同学的说法,我想大家对于这首诗符合‘章与章句式对应’这一特点是没有意见了;也明确了一点,所谓的‘诗句大同小异’不是指简单的文字的重复,而是情感的重复与强调;但是大家又对这首诗‘诗意上构成递进’的说法有意见了。如果这个新的意见成立的话,这首诗就又不能算是运用‘重章复唱’了,对吗?”学生听后纷纷点头。
  于是我趁势引导,要求学生马上根据课下注释仔细阅读,看看诗歌二、三两个章节中分别写了什么事物。片刻之后,学生逐步作出了回答。学生发现这两个章节写到了“彤管”和“荑草”。于是,我又追问:“请同学们将这两样东西比较一下,看看诗中体现了它们怎样的差别,又想达到什么表情达意的效果,然后再来探讨刚才的问题。”我让学生在静思后又进行同桌间的讨论。学生的答案果然越来越精彩,最终走进了诗歌的内核。
  一位学生分析说:“照理说,彤管比草要贵重,但男主人公对受赠的彤管只是说了句‘彤管有炜’,欣赏的是它鲜艳的色泽,而对受赠的普通荑草却由衷地大赞‘洵美且异’,显然重点不在欣赏其外观,而是别有所感。”我顺势又问:“‘别有所感’,这句话表明你的情感很细腻。请注意‘自牧归荑’中蕴涵的特殊情感,能否把‘别有所感’阐述得具体些呢?”有学生起来补充:“荑草是静女从远处郊野亲手采来的,物微而意深,重的是情感的寄托、表达。第三章和第二章比起来,更能表现小伙子对爱情的诚意。所以情感应该是递进的。”
  听到这里,我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为了让学生对讨论的问题有集中且明确的认识,我进行了总结:“这首诗不仅‘章与章句式对应,诗句的意义大同小异’,而且‘诗意上构成了递进’。小伙子接受彤管,产生的感受是‘悦怿’,对荑草也有‘洵美且异’的赞叹,从物质角度考虑,荑草是比不上彤管的,但是该诗却用小伙子对荑草的赞美结束全篇,说明小伙子看重的并不是事物的客观价值,而是事物中所蕴涵的情感,小伙子对爱的体验已经超越了对外表的迷恋而进入了追求内心世界的谐合的高层次的境界。因此,我们还是得承认它运用了重章复唱的手法。”
  讨论与总结后,学生对“重章复唱”有了本质上的把握,《教学参考》看似对《邶风•静女》较为模糊的分析反而促进了学生认知能力的提升。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