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是中国精致文化的示范

作者:李少红  时间:2008/12/15 21:31:25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尚流观点——41位名家酷评中国时尚》是《时尚家居》主编殷智贤同陈丹青、潘石屹、马未都、叶锦添等41位各界名家的对话集,主题包括“第三种生活”、“身份社会•格调人群”、“新人家烟火”、“品质•生活”、“创意•价值”以及“中式的时代形象”,富有远见的观点、饱含智慧的思想在书里碰撞交融,这些名家充满前瞻性的观念也随之进入公众视野。
  《红楼梦》聚集了很多中国文化上的符号
  殷智贤:您作为一个常年在艺术领域进行创作,同时又创作出这么多高品质艺术形象的导演,怎么理解中式的时代形象?显然我们不可能回到唐朝、不可能回到清朝、不可能回到任何一个曾经让我们引以为骄傲的年代,在这个年代我们留给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形象?
  李少红:当时拍《大明宫词》的时候,我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参考文本——我所能搜集到的关于唐朝的文本,我觉得我那部戏里面不管是形象,还是故事,还是人物,还是历史,所有的东西都是来源于当初的文本里面所蕴藏的。只是说个人怎么去选择和怎么读解。
  这次拍《红楼梦》,我唯一的来源还是那本书。这次对于《红楼梦》还有一个文化上面的感受:我觉得它还是聚集了很多中国文化上的符号,比如说刚才马先生讲的文化符号,他说现在中国传统文化有的遗失很严重,但我可能乐观一些,因为文本其实就是文化遗产,就是传统文化,注重文本就是注重文化遗产。像《红楼梦》这样优秀的文本是包罗万象的,同时也可以解决王辉耀所说的代表中国文化精神的文化符号的推广问题,《红楼梦》这样的名著充满了文化符号,可以说是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包括:建筑、园林、器具、服饰、饮食、节日、植物、字画、语言……
  我觉得每次读《红楼梦》都不太一样,名著对人的影响真的是延续一生的,可能每个年龄层、每个阶段读它都不太一样,有不同的理解。这次站的角度不一样,是从一个很公共的角度重新看。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它真是挺博大精深的一本书,我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对这本书都有感情。除了成长那段时间对情感的启蒙外,可能你读它的时候,你的每一段经历都跟它有关。这些东西在你小时候读的时候肯定不会有感受的,现在就有感受。
  《红楼梦》里面很多对于建筑的描写、场景的描写、服饰的描写,还有用具等等的描写,其实都是写人物。这里面无形中带出了那个时代贵族生活的文化形象。用什么样的词汇能讲那个时代的贵族生活,可能就是今天殷主编跟我说的两个字,很“精致”,也确实有这种感觉。它描写到的服饰有一种丝丝入扣的细致,一个时代的文化很多都能在里面找到。如果这些是文化符号,我们怎么准确表达它的意境,这挺难的。如果这种东西还能作为文化传承的方式感染更多观众的话,可能比某一个项目的商业意义大得多得多。也许是这样的冲动让我觉得它里面有文化含义的东西,让现代的年轻人、让世界都能了解到它的那种精美、那种精致,还是有点意义的。
  中式符号的东西带着很多人文的背景
  殷智贤:《红楼梦》里呈现出来的生活方式在今天中国的新富阶层都是达不到的高度。而这些,我想对于年轻的一代来讲也是非常陌生的,很多人不知道祖先们对生活方式的建构能力可以这么强,也缺少这样的修养。不知道您未来的创作里面,预计对这种生活方式的呈现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李少红:我现在还是定了比较基本的原则,就是按照书来拍。我觉得它里面有情感,有感染力。
  例如有一章回里面,讲贾母的富贵,她是享过太多福的人,用了特别细小的具象的东西来描写。当时贾母带着一帮人到大观园里看房子,走到潇湘馆的时候看到这个窗纱太陈旧了,觉得应该换一下,王熙凤马上就说用什么什么样的东西,说出来的所有的窗纱也是很名贵的。当时为了体现贾母疼爱林黛玉的成分有多深,她就说这些都不行,让鸳鸯回去拿她的箱底,讲了一种“罗”,有一长段的描写,然后再讲这个罗是什么样的丝、什么样的织法、哪朝哪代什么样的用法,讲得王熙凤这样的人都惊叹不已。老太太说我那儿私藏的还有六匹,其实她不是摆阔,她是自然的生活流露,是拿这个东西表达她的情感。我们要把它当成一个有温度的东西来表现,可能就不是摆阔了。
  《红楼梦》里面大量的描写都用在这个地方,就是表现文化形态,用文化形态写人,写他们的风貌,这是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如果能让广大的观众在看这个戏时有跟你同样的感受,可能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比如说妙玉,曹雪芹在一场戏里写她,就是到她的庵里面的时候,只请了贾宝玉和林黛玉到她的屋里面,给他们沏了一道茶,没有描写妙玉本身,只是描写了沏茶的过程和她介绍沏茶器具的过程,让你能够感觉到杯子什么样,用了什么样的玉,是从哪来的,觉得每样都栩栩如生。读完了以后你会发现妙玉不是一般的人。所以妙玉的出场妙就妙在这个地方,这里面带有中式符号的东西,都不是简单的存在,带着很多人文的背景。
  殷智贤:作为一个传媒人,我觉得李导说的这个问题特别好,她希望通过她的作品,用带有文化传承的符号来感染观众。其实我们今天讲中国文化的传承,不是一个空洞的概念,一定是落实在生活的很多细节里面,一定是有质感的。另外我觉得我们在今天去看很多大片,包括我们的电视节目也模仿了很多外国的娱乐节目,我们的受众接受这些文化以后开始去改变他们的生活,包括一些非常具体的细节。像这些改变其实是在潜移默化中发生的,假如有一天中式的时代形象成了让马先生悲观的形象,我们知道这个结果不是在现在才发生的,我们已经积累了很长时间。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