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泯灭——拉斯蒂涅的形象分析

作者:佚名  时间:2009/5/3 13:04:07  来源:donglixia625 转发  人气:
  引言
  拉斯蒂涅是巴尔扎克笔下《人间喜剧》的中心人物之一。他出身没落贵族,为了改变自己的贫困境地,早日实现飞黄腾达的梦想,他抛弃道德、良知,利用各种手段,不顾一切向上爬。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一个被资本主义社会腐蚀的贵族青年典型。他向上爬的过程即是道德、良知丧失,人性泯灭的过程。
  人性,顾名思义,人的本性.人性有两种含义,一种含义作为中性词在中国文化中,对人的本性有人性本善的观点,以儒家孟子为代表;也有人性本恶的观点,一种含义是指作为人应有的正面积极的品性,比如慈爱、善良。通常所说的人性以后一种含义居多,文章主要由后一种含义出发,从三方面对拉斯蒂涅的人性泯灭进行论述。
  一、结合背景、出身说明金钱至上的资本主义社会,必然使他走向人性泯灭
  (一)资本主义代替封建贵族统治是历史的必然
  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波旁王朝复辟时期的法国,这一时期的法国,矛盾重重,动荡不安。血缘门第被重视,但资产阶级的发展已是大势所趋。政治上,在金融资产阶级的政权压迫和金钱的诱惑下,软弱的贵族阶级,早已无力和资产阶级抗衡。在经济上,贵族所代表的封建经济已被摧垮,其经济实力受到严重的削弱,资本主义已有相当程度的发展,金钱成为社会的主宰。
  主人公拉斯蒂涅在1918年11月开始了他的巴黎活动,这时正是法国历史上路易十八掌权时期,面对经历资产阶级革命,封建关系已到遭到破坏的19世纪法国的现实,路易十八不得不做出一定程度的妥协,实行君主立宪制,让资产阶级也拥有一定程度的权利。于是出现了资产阶级暴发户的女儿战胜皇帝后裔的事,出现了银行家夫人受到高级贵族沙龙接待的事。也就是说封建统治阶级的发展需要资本产阶级金钱的支撑。总之,资本主义代替封建贵族的统治是大势所趋,是历史的必然。
  (二)贵族的出身为其走资本主义铺平道路
  拉斯蒂涅出身于安古兰米乡下的一个没落贵族家庭,“平常只穿一件旧大褂……靴子已经换过底皮”。虽然贫穷,但当时是封建贵族掌控着国家政权,所以他可以凭借贵族的身份攀援到远房表姐-----鲍赛昂子爵夫人,鲍赛昂子爵夫人是“贵族社会中的一个领袖”,她的客厅是资产阶级妇女梦寐以求的地方,“能够在那金碧辉的客厅中露面就等于有了一纸阅世的证书,其它地方便可畅通无阻”。[1]她的姓氏就像魔术棒一样使周围的人为之动容,所以拉斯蒂涅贵族的出身为他向上爬提供了一条便捷的道路,为他进身资产阶级提供了可能。
  (三)资本主义金钱至上的社会本质,人性必将走向泯灭
  当时的资本主义社会状况是怎样的呢?布诺瓦从孤儿的盘子中抢食物,后来战胜贵族德•雷纳尔成为维利埃尔市市长。纽沁根欺骗妻子财产,进行金融投机,最后成为公爵,成为金融大亨。米许诺小姐为了三千法郎出卖了自己的邻居,伏脱冷为了得二十万法郎为拉斯蒂涅制定了一个杀人计划……他们不顾廉耻,抛弃道德原则,把金钱作为衡量一切的标准,金钱成为社会的主宰。在这样的社会里取得成功,“既不是靠美德,也不是靠才能,而恰好相反,是靠丧失美德和浪费才能。”[2]所以生活在这样社会环境下并且急于向上爬的的拉斯蒂涅必然受到资本主义社会的腐蚀,丧失良心、泯灭人性。
  二、从西欧十九世纪个人奋斗者的价值观中的神性与人性矛盾冲突入手,解释拉斯蒂涅是一个无神论者
  (一)否定神,代之以理性,进而相信内心的隐秘性
  启蒙运动对人类精神的最重要的影响(实际上是自文艺复兴起就已经开始)在于从根本上否定了神的观念,而代之以人的理性。与中世纪神权一统天下的欧洲生活相比,这种完全不同的价值取向证明了人可以是自己的主宰。这是人的思想的大解放,也是全人类在工商业尤其是科学技术方面取得伟大成功的重要开端。但是这一解放的负面作用就是把人类内心深深地掩藏起来,因为自此神便不再过问人的内心。自此人开始象相信上帝一样相信自己内心的隐秘性,诚如司汤达的一句名言:“上帝之所以被人原谅,因为上帝是不存在的”[5]亦如中国人的一句口头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其中“天知地知”只算是“白”知,因为天与地对人的行为当然不会干涉;而“你知我知”才是有效的。这种内心活动的隐秘性就是人们调节自己不道德、不尊严的行为的杠杆:一件坏事,只有被嚷得满城风雨时才是坏事,一声不响犯个过失算不得过失。
  这种内心活动的隐秘性,用神学的语言来说,就是欺神。人类欺神的行为也许可以追到古代的希腊,这个善于哲理化思考的民族也许从最初就以形象的哲学讨论来探索人与神的关系。在希腊神话中,欺神的例子有很多,例如普罗米修斯就是第一个站在人的立场上欺神的人。普罗米修斯本身是一个神,但他既创造了人于是便实际上背叛了神。他有过不少著名的欺神之举;他杀了一头公牛,用板油裹着牛骨堆成一大堆,而用牛皮盖着好肉摆成一小堆,让大神宙斯自己挑选。还有他为人类取火的行为方式是偷,也是瞒着神做事。希腊神话中的塔坦罗斯更是一个可怕的欺神者,他杀了自己的儿子做成菜肴宴请众神,以测试他们是否真的是神明。这些神话的背后有一个不可动摇的逻辑,就是他们都“陶醉于自己优越的并非毫无制约的智力”而终于导致神的可怕惩罚。古希腊人虽然创造了这些欺人的神话,但这些神话中破译的逻辑恰恰是深不可欺。普罗米修斯被钉在高架索的岩石上,忍受一只饿鹰来啄他的心脏,坦塔罗斯被罚站在没胸的水中忍受饥渴,欺神当然是没有好结果的,而实际上也是办不到的。实际上,就连大宙斯自己也不可能欺骗神---他偷情的风流韵事没有意见瞒得过赫拉。人儿古希腊的文化基调是人本主义的,人毕竟是生活的主体,而到了古希腊的晚期,神的时代早已过去,神的概念这时题实际上已经瓦解。
  (二)拉斯蒂涅是一个无神论者
  中世纪的历史证明人类无法回归失去的蒙昧,那么人就必须在自己控制自己的道路上走下去。可是他难以控制,因为失去了神性的人竟变得那样实际或势利,那样冷静,那样不顾尊严的苟且……在哲理层次上讲,人的精神破产了。
  人的精神的负面因素构成了十九世纪现实主义文学中个人奋斗者的主导精神, 而拉斯蒂涅就是对启蒙运动后在资本主义取得统治地位的社会上自然成长起来的个人奋斗者,他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因而可算坦塔罗斯使得人道主义者,他站在人自身的立场上否定神的存在。
  他相信在这个充满邪恶的社会中悟出的道理,排除了人的良知,只追求赤裸裸的利益,于是他在行为方式上便体现出一个毫无牵挂的简洁:只要有利,便可以出卖一切,当鲍赛昂夫人问他是否能为她杀一个人的时候,这个急于投靠上流社会的青年不无真诚地说:“我能杀一双。”他甚至再三表白这种献身的忠诚,愿意为她点燃炸药。其实,这种貌似真诚的表白在他来说只是逢场作戏,因为不久他便在意大利歌剧院里当着鲍赛昂夫人的面大大称赞纽沁根太太,弄得这位巴黎社交界的皇后大为不快,数次提醒他那个女人“睫毛是白的”、“手太大”、“一身高里奥气”,等等。一个口称敢为对方献身的男人不会听不出来这种酸溜溜的话音,但是拉斯蒂涅可顾不上那一套,他立刻就承认自己“已爱上”了纽沁根太太。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顾面子的行为说明这时的拉斯蒂涅已能够把自己的情感排除,进而将自己的所做所为完全服务于一种目的,一种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向上爬、出人头地的目的。并且只要有必要,他的尊严可以随时抛弃,例如:“他怒气冲冲的想同伏脱冷决斗,忽然听到对方说:‘这一百万,我来给你’,于是他那一脸怒气立刻化为‘理理毛,舔舔嘴唇,有如喝过牛奶的猫咪’。”[4] 拉斯蒂涅的行为已说明,这个意欲在上流社会里出人头地的青年可以象精明的棋手一样对待人生,并且象一个标准的市侩一样对待自己内心中见不得人的隐秘,把它看作一件尚未“被嚷得满城风雨的坏事”。
  三、从他野心滋生扩张与社会环境的关系入手探讨他与社会融合过程中野心与良心的较量
  “关于野心,有很多解释,《韦氏大字典》解释为:对进取、荣誉、优越、、权利或成就渴望或欲望。英国作家约翰逊认为:若一个人生理想强烈而不惜以非正义的方式去实现时,他就变成了野心。每个人都有理想和愿望。现实往往是残酷的,而人的欲望又是难以满足的。因此一些人被迫或主动的采取一些不道德不正义都不合法的手段。良心的一般解释为:对是非内心的正确认识,特别是跟自己的行为行动有关的,在野心的实现过程中,只要良心未泯的人,都可能发生不同程度的内心冲突,受到良心的谴责.”[5]进而他将面对一个严峻的选择;顺从良心还是顺从野心?我们的主人公拉斯蒂涅选择了前者,而这一选择的过程就是野心与良心较量的过程,这一过程主要从两个阶段进行论述。
  (一)未入社会之前,野心与良心处于沉睡期
  拉斯蒂涅尽管只是一个外省的没落弟子,尽管家中精打细算的年收入也无法保障三千法郎,但至少他有机会到巴黎攻读大学,也不乏亲情的温暖。应当说这个时期,心情是平和的,心理上是满足的。他甚至还生活在一种优越中,他快乐而单纯,野心与良心的矛盾还处于沉睡期。
  (二)进入社会以后,经过“人生三课”,野心战胜良心
  “巴尔扎克用必胜生金钱权利爱情自由,所以他明了怎样在从社会的接触中腐化。因为社会机体内循环的不是血液,而是流动的是金力。”[6]巴黎象无情的铁骑一样它践踏着拉斯蒂涅的心。
  刚到巴黎时,他还是一个纯洁的大学生,一心一意想凭借自己的奋斗,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很快他就意识到,只顾没头没脑的用功一辈子的会出人头地的。并且恍然悟道“有应酬交际的需要”。决定投身上流社会,他里卡行动起来。通过陈年旧普解释了远方表姐鲍赛昂子爵夫人。她是巴黎贵族社会的领袖,交涉界的主后。他去拜望夫人,正值她情场失意,满腹委屈,一时怨怒之下,向他道出了上流社会的秘密。“无意中给这位整装待发的青年上了社会教育‘第一课’——极端利己主义。”[7]她恳切地告诫她的表弟:“拉斯蒂涅先生,你得以牙还牙的去对付这个社会”,“你越没有心肝,就越高升得快”,“你毫不留情的打击人家,人家就怕你。只能把男男女女当做驿马,把它们骑得精疲力尽,到了站上丢下来;这样你就能达到欲望的最高峰。”“社会不过是傻子跟骗子的集团。你别做傻子,也别做骗子。”鲍赛昂夫人指点拉斯蒂涅,要把女人作为向上爬的阶梯。“你要是没有一个女人关切,你在这儿便一文不值。这个女人还得年轻、有钱、漂亮。”她鼓励拉斯蒂涅去追求年轻、有钱、漂亮的纽沁根太太,“一朝她把你另眼相看了,……那时你就走红啦。”她还教给拉斯蒂涅对付女人的方法:“没有弄清楚对方的底细,决不能把把你的心掏出来,……先得学会提防人家。”要使得“女人觉得你有才气,有能耐。[8]在鲍赛昂子爵夫人的引导下,他很快领悟到:“凭着自己的热情和才气,加之风流倜傥的外表,去征服几个可以做后台的美女,就可以投身上流社会了。于是为了添置一套交际用的漂亮衣服,拉斯蒂涅写信给母亲和妹妹告急。回信来了,虽说责备自己不该这样狠心利用骨肉亲情,但转眼之间子想到能够穿上新衣进入交际场所,他又得意非凡,外省青年的那份纯真在他身上慢慢消失。”在受到子爵夫人的优待以后,他敏锐的观察到子爵夫人姓氏的作用,所以他靠着”我是鲍赛昂子爵夫人的亲戚”把这根魔术棒,有结识了伯爵夫人、公爵夫人、纽沁根太太……在于这些贵妇人交往的过程中,尽管他一再使用“着迷、倾心、心醉等字眼,却很难说他对他们产生了真的“爱情”,然而毋庸置疑的是他把她们当成进身社会的翘板、驿马、保护伞。他追求伯爵夫人,其原因是博取女人的欢心,而得到他的帮助和庇护。他追求公爵夫人,以谦恭而又狡狯的神态向其求教人生发迹的奥秘。,从而从失败中得到教训,渐渐的聪明起来。他追求纽沁根太太目的是想借她控制他坐银行生意的丈夫,从此帮助自己发一笔大财。面对虚伪的爱情,在高老头用最后一点钱为他购置房子时,没有一点的良心不安,他甚至非常激动。当他利用这一跳板得到一切时,他已经在欲望和野心的引导下逐渐埋丧他的正直、善良与爱心,残存的良心只是阻止人性向兽性转化的最后捍卫者。
  “伏脱冷给他生了人生的‘第二课’ ——金钱法则课。”什么坏事都能干的伏脱冷,是一个想拼命爬上贵族社会的恶汉。他没有高贵的门第,没有巨额的资本,没有能勾动女人的美貌,就采用粗暴的“象炮弹一样轰进”上流社会去的方法。虽然他没有如愿以偿,然而他为此付出了时间,取得了相当丰富的“经验”。他认为拉斯蒂涅“是一个配我脾胃的汉子”,就“关心”他,“开导”他。与鲍赛昂夫人相比,他的教导是赤裸裸的强盗逻辑。他先以自己的复杂经历去打动拉斯蒂涅,指教拉斯蒂涅要“对什么都不服从”。他以鹰犬一样锐利的目光透视拉斯蒂涅的心灵,劝诫他要出人头地,不能只靠求学,要想别的办法,要有野心。他为拉斯蒂涅盘算,即使求学成功,谋取了一个较好的职位,也不能改变贫困的境遇,提高地位。他分析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雄才大略是少有的,遍地风行的是腐败。因此要挣大钱,就该大刀阔斧的干”。他鼓动拉斯蒂涅:“要作乐,就不能怕弄脏手,只消你事后洗干净。你要有种,你就扬着脸直线往前冲。可是你得跟妒忌、毁谤、庸俗斗争,跟所有的人斗争。要打出路来,……不象炮弹一样轰进去,就得象瘟疫一样钻进去。”[10]他向拉斯蒂涅提出了具体的建议,与维多莉小姐订婚,杀死她的哥哥,让她继承父亲的全部财产,很快就会成为百万富翁。他表示一定为拉斯蒂涅付出实际行动,报酬是从维多莉小姐继承的百万之中提取二十万。伏脱冷的言论大大惊骇了拉斯蒂涅。对于伏脱冷的教导,他是这样领会的,“鲍赛昂夫人文文雅雅说得他赤裸裸的说了出来,,关于德行这强盗三言两语告诉我的,远过于多少人物多少书本所说的,”。当然此时代的拉斯蒂涅终究还是一个资产阶级野心家的雏形,刚从贵族阶级方面转化过来。,对资产阶级赤裸裸的方式,还感到不适应。虽然有动心,但尚未丧尽天良,不敢答应。他想:我要规规矩矩就清清白白用工——这才是求富贵的最后的路,但我每天可以问心无愧的上床。这是他善良人性的闪烁。但他抵挡不了金钱的诱惑,,当他发现纽沁根太太经济拮据时,,心中就浮起了伏脱冷的计划转而追求太伊番小姐,耳边不断回响着“八十万,八十万”,只是后来纽沁根太太由于得到了鲍赛昂夫人的请帖的许诺,终于倒进了他的怀抱。这才阻止了他继续与伏脱冷同谋杀人而准备提前去提通告太伊番夫人,再一次闪烁出人性之光。
  子爵夫人和伏脱冷的两堂“社会教育”可固然重要,但给拉斯蒂涅更为深刻感触的,还是他亲眼目睹的三件事情;伏脱冷的被出卖和被捕、子爵夫人被遗弃、高老头的死。伏脱冷是一个精明强干的强盗头子,他看透了社会却没有看到的身边就有告密者。米旭诺为了三千法郎的赏金就告发了他。这个深懂金钱威力。追求金钱的绿林草莽,结果也败在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手下,即金钱的手下。子爵夫人是社交界的皇后,和阿瞿达侯爵相爱了三年,但侯爵却为了娶一个有百万法郎的嫁奁的资产阶级小姐抛弃了她。高贵的门第敌不过金钱,爱情关系被金钱破坏了。高老头的死对拉斯蒂涅的触动更为深刻。
  “高老头被女儿抛弃的悲剧给拉斯蒂涅上了人生的‘第三课’——道德沦丧课。”[11]高老头是一个出身“面条司务”的资产阶级暴发户。他曾经是个百万富翁。他宠爱女儿,把所有的家私都分给了女儿,自己只留下一分年金。当他有钱时,女儿围着他撒娇;当他手中还有一点年金时,女儿经常来看望;当他耗尽了最后一点积蓄,也即将耗尽生命之际,女儿们却忙着争权夺势、寻欢作乐,再也不肯来看他一眼。在奄奄待逝之际,他忍着疼痛思念女儿,倾诉着他对女儿的爱:“她们还少不了我呢。……她们需要钱,我可知道到哪儿去挣。”眼看着女儿的确不来时,他哀叹着:“倘若我有钱,倘若我留着家私,没有把财产给她们,他们就会来了,会把她们的亲吻来舐我的脸!”“所有的爱都被我对她们用尽了,她们对我不能再有爱的了。做父亲的应该永远有钱,应该笼络儿女,象对付狡猾的马一样。”他怨恨自己:“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纵容她们把我踩在脚下的。”他呼吁社会:“为了父亲的死,应该订一条法律。”[12]………最后给高老头送丧的队伍也不见两个女儿的身影。
  拉斯蒂涅看透了上流社会女子的残酷、自私和忘恩负义。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了整个社会除了金钱的关系,一切高尚、诚实和纯朴统统给摧毁了。
  高老头忘我的父爱确曾深深的打动过他,在他身上他看到了仁慈善良的美好人性。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父爱的化身,却注定要毁灭,得不到真情的回报。既然美好的东西在这一世间无法生存,还留下良心干什么?他埋葬了高老头也埋葬了他青年的最后一滴眼泪,气概非凡的上纽沁根太太家吃饭去了。到此他野心与良心的较量也停止了,走上了资产阶级野心家的道路。
  在巴尔扎克的另外一些作品里。他的性格继续发展,他并非是以正义同邪恶斗争,而是以毒攻毒,不择手段去谋取私利,以决胜负。如在《禁治产》中,他帮助有势力的埃斯巴侯爵夫人谋夺亲夫的财产。以获取政界的支持。在纽沁根银行中搞倒闭的得力助手,在《卡迪史王妃的秘密》中,他混到了副国务秘书的职位。再《不相知的喜剧演员》中,他最终成了政府部长。但是在《高老头》里描写的这一段成长历程是最曲折最动人的。他深刻的解释了年轻人所特有的慷慨感情如何在同社会污浊的社会风气的影响下败下阵去。丧失了良心,泯灭了人性。
  结论
  拉斯蒂涅为了实现飞黄腾达的梦想,走上了资产阶级野心家的道路。可以说他的成功是以泯灭人性为代价的。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是资本主义金钱至上的社会驱使他做出的选择。
  他的这一形象成为一类人的代表,生活在当时的“拉斯蒂涅”有四十万多万。通过对这一形象的分析论述,有助于我们理解资本主义社会的罪恶深渊,引起我们对于社会主义的热爱。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