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十二大才女才子排行榜

作者:河北省三河市第三中学 彭丹俊  时间:2009/12/1 19:49:37  来源:pengdanjun转发  人气:
  红楼夺红榜之文采风流榜
  夺红之意,取自《三国演义》铜雀台比武,曹休、文聘、曹洪、张郃、夏侯渊、徐晃各显其能,夺射红心,为夺取锦袍。红心其红一,锦袍其红二。夺此红,为夺彼红,夺红者,兼取二意。红楼夺红榜,先作花容月貌、文采风流二榜,俱十二人,合十二钗之意;其余各榜,随行添加,或三五人,或八九人,各视榜别。
  状元(第一名) “缠绵悲戚”林黛玉
  榜眼(第二名) “含蓄浑厚”薛宝钗
  探花(第三名) “情致妩媚”史湘云
  第四名 妙玉
  第五名 “偏倒有些歪才情”贾宝玉
  第六名 薛宝琴
  第七名 贾探春
  第八名 真真国女儿
  第九名 香菱
  第十名 贾惜春
  第十一名 邢岫烟
  第十二名 李纹
  状元(第一名) “缠绵悲戚”林黛玉
  红楼第一才女,当推黛玉。粗粗一数,黛玉作品有《大观园题咏》(《世外仙园》、《杏帘在望》)、《题宝玉续庄子文后》、《葬花吟》、《题帕三绝句》三首、《咏白海棠》、《菊花诗》三首(《咏菊》《问菊》《菊梦》)《螃蟹咏》《代别离•秋窗风雨夕》《灯谜诗》《酒令》《五美吟》五首《桃花行》《唐多令•柳絮》等不下二十首,两次联句《芦雪广即景联句》《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也悉数参加,从数量上来说,居红楼之首。
  数量多不代表质量高,宝玉也算是个高产作家,仅次于黛玉的,不过质量就很难说了。
  黛玉正式的夺冠一次:所谓“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这一次夺冠,不仅仅夺冠,而且包揽前三名:“《咏菊》第一,《问菊》第二,《菊梦》第三,题目新,诗也新,立意更新,恼不得要推潇湘妃子为魁了”“口齿噙香对月吟”、“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等句也多为众人称赞。
  非正式的夺冠两次:《杏帘在望》、《桃花行》“助情人林黛玉传诗”所做的《杏帘在望》,贾妃不仅“指‘杏帘’一首为前三首之冠”,还“将‘浣葛山庄’改为‘稻香村’”。贾妃虽只说这首优于宝玉的三首,其实元春归省众姐妹所做,也都不及这首。
  《桃花行》大家“称赏不已”,且议定“明日乃三月初二日,就起社,便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林黛玉就为社主。”宝钗也说:“使不得。从来桃花诗最多,纵作了必落套,比不得你这一首古风。须得再拟。”也是说明大家作桃花诗作不过黛玉。
  居于三甲的三次:《咏白海棠》、《唐多令•柳絮》、《芦雪广即景联句》。《咏白海棠•半卷湘帘半掩门》“众人看了,都道是这首为上。”不过李纨道:“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探春也说:“这评的有理,潇湘妃子当居第二。”后来又有湘云作出两首,更在薛、林之上。
  众人评《柳絮词》以宝钗《临江仙》为上,不过:“缠绵悲戚,让潇湘妃子(《唐多令•柳絮》),情致妩媚,却是枕霞”《芦雪广即景联句》是湘云、黛玉、宝琴三人“抢了许多”
  诗社里钗、黛、湘三人分出上下,以黛玉略胜一筹,诗社外钗、湘作品不多,而黛玉《葬花吟》、《五美吟》等都是名篇,故诗才而论,以黛玉为尊:
  《葬花吟》“宝玉听了,不觉痴倒”“不觉恸倒山坡之上,怀里兜的落花撒了一地”脂评也说“余读《葬花吟》至再至三四,其凄楚感慨,令人身世两忘,举笔再四不能加批。”
  《五美吟》中,宝钗特地举出《明妃》一首说:“做诗不论何题,只要善翻古人之意。若要随人脚踪走去,纵使字句精工,已落第二义,究竟算不得好诗。即如前人所咏昭君之诗甚多,有悲挽昭君的,有怨恨延寿的,又有讥汉帝不能使画工图貌贤臣而画美人的,纷纷不一。后来王荆公复有‘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永叔有‘耳目所见尚如此,万里安能制夷狄’。二诗俱能各出己见,不袭前人。今日林妹妹这五首诗,亦可谓命意新奇,别开生面了。”怀古能于宋诗之外,再翻出新意来,真真算是难得了。
  黛玉固然诗才第一,可黛玉之才,不限于诗词。湘云说起:“这山上赏月虽好,终不及近水赏月更妙。你知道这山坡底下就是池沿,山坳里近水一个所在就是凹晶馆。可知当日盖这园子时就有学问。这山之高处,就叫凸碧;山之低洼近水处,就叫作凹晶。这‘凸’‘凹’二字,历来用的人最少。如今直用作轩馆之名,更觉新鲜,不落窠臼。可知这两处一上一下,一明一暗,一高一矮,一山一水,竟是特因玩月而设此处。有爱那山高月小的,便往这里来;有爱那皓月清波的,便往那里去。只是这两个字俗念作‘洼’‘拱’二音,便说俗了,不大见用,只陆放翁用了一个‘凹’字,说‘古砚微凹聚墨多’,还有人批他俗,岂不可笑。”
  黛玉说明:“也不只放翁才用,古人中用者太多。如江淹《青苔赋》,东方朔《神异经》,以至《画记》上云张僧繇画一乘寺的故事,不可胜举。只是今人不知,误作俗字用了。实和你说罢,这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因那年试宝玉,因他拟了几处,也有存的,也有删改的,也有尚未拟的。这是后来我们大家把这没有名色的也都拟出来了,注了出处,写了这房屋的坐落,一并带进去与大姐姐瞧了。他又带出来,命给舅舅瞧过。谁知舅舅倒喜欢起来,又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所以凡我拟的,一字不改都用了。”
  这里说出两个事实,一是黛玉才学极佳,湘云才比出一个陆游来,黛玉却比出三个更早的典故,显是胜出不仅一筹。
  二是黛玉所拟名色极好,凸碧堂、凹晶馆是为一例,贾政“倒喜欢起来”,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姊妹一并拟了,岂不有趣。”。
  黛玉可号捷才,方看了《会真记》,便用得“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个银样鑞枪头”的典故。探春方说出“蕉下客”,黛玉便引“蕉叶覆鹿”来嘲。
  又黛玉续宝玉《参禅偈》两句:“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宝钗翻出六祖的典,已是落后一步。
  故此定评,黛玉居宝钗、湘云之上,为红楼梦才学状元。
  榜眼(第二名) “含蓄浑厚”薛宝钗
  湘云诗词之学,还稍在宝钗之上,为何评宝钗榜眼?
  先说宝钗的诗词七首:《大观园题咏》(《凝晖钟瑞》)、《咏白海棠》、《菊花诗》二首(《忆菊》、《画菊》)、《螃蟹咏》、《灯谜诗》、《临江仙•柳絮》
  夺冠二次:《临江仙•柳絮》夺冠柳絮词,众人都说:“果然翻得好气力,自然是这首为尊。”湘云评“东风卷得均匀”句:“这一句就出人之上了”
  《螃蟹咏•桂霭桐阴坐举觞》众人看毕,“都说这是食螃蟹绝唱,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才算是大才,只是讽刺世人太毒了些。”
  三甲之内一首:
  《咏白海棠•珍重芳姿昼掩门》李纨评道:“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探春也说:“这评的有理,潇湘妃子当居第二。”后来又有湘云作出两首,更在薛、林之上。 
  又有《菊花诗》中《对菊》、《供菊》,李纨评定与探春一首、湘云二首共居潇湘之次,探春评说:“到底要算蘅芜君沉着,‘秋无迹’、‘梦有知’,把个忆字竟烘染出来了。”也是佳作。
  从诗词的数量、质量来说,宝钗与湘云并驾,居潇湘之后,细细品味,还以枕霞稍胜蘅芜。 
  不过,湘云在诗词之外,似乎没什么表现,而宝钗不同: 
  元春省亲,宝玉作《怡红快绿》用“绿玉春犹卷”句,宝钗“转眼瞥见,便趁众人不理论,急忙回身悄推他”道:“他(元春)因不喜‘红香绿玉’四字,改了‘怡红快绿’;你这会子偏用‘绿玉’二字,岂不是有意和他争驰了?况且蕉叶之说也颇多,再想一个改了罢。”又比出“唐钱珝咏芭蕉诗头一句‘冷烛无烟绿蜡干’”宝玉称为“一字师” 
  宝钗生日,“就贾母内院中搭了家常小巧戏台”宝钗点了一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宝玉不喜欢:“只好点这些戏。”所谓这些戏,是“喜热闹,更喜谑笑科诨”,合贾母之意。宝钗却说:“你白听了这几年的戏,那里知道这出戏的好处,排场又好,词藻更妙...一套北《点绛唇》,铿锵顿挫,韵律不用说是好的了,只那词藻中有一支《寄生草》,填的极妙,你何曾知道。”又念将出来:“漫揾英雄泪,相离处士家。谢慈悲剃度在莲台下。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那里讨烟蓑雨笠卷单行?一任俺芒鞋破钵随缘化!”宝玉听了,“喜的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知” 
  恰这日宝玉受了黛玉、湘云的气,填成一曲《寄生草》,又写了一偈,被黛玉续了:“无立足境,是方干净。”宝钗便比出六祖的故事来,虽是黛玉占先,也可见宝钗学问。 

文章评论

共有 1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 ck2727 于12-02 08:27发表评论: 第1楼
  • 这句怎么解?“又黛玉续宝玉《参禅偈》两句:“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宝钗翻出六祖的典,已是落后一步。”黛玉怎么更高一筹?可否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