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出芙蓉,闲笔见真情——郁达夫《故都的秋》赏析

作者:不详  时间:2009/12/10 21:10:02  来源:pingguoqing 原创  人气:
  泱泱中国现代散文史,郁达夫是一个异数,他不同于鲁迅的冷峻深刻,林语堂的诙谐睿智,胡适的轻松闲适,而是以其超乎一流的文学禀赋与丰富至极的创造能力,颠沛流离的不幸人生,妻离子丧的辛酸家事,抗战烽火中以一瘦削身材力救抗日志士于危难之中的壮举及终遭日本宪兵杀害的人生结局,让人惊诧于如此单薄身躯中所蕴藏的欣赏不尽的光荣与伟大。他所遗留下来的诸多名篇佳作,更让我们咀嚼不止,回味无穷。高中语文第三册所选《故都的秋》就是这样一篇能充分展示郁达夫独特艺术风格和个人才情的佳作。每次的欣赏与教学过程,那种洗尽铅华之余的清丽、清水芙蓉般的自然、闲笔背后的真情,总让我们叹为观止。“清水出芙蓉,闲笔出真情”,可以说是恰如其份的评价。 
  清水出芙蓉。“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 “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里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天色,听得到青天里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底下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山腰中,静对着象喇叭似的牵牛花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感觉到十分的秋意……”“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想起秋来的点缀。象花而不是花的一种落蕊。早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细微极柔软的触觉……”《故都的秋》一文中类似的清秀词句不胜枚举。开篇至终,我们竟然无法找到一处用词刻意华丽、造句用心雕饰的痕迹。郁达夫闲庭信步、潇洒拈来之语,自然流畅,典雅洒脱,长短相间,整散结合,读来朗朗,其味悠远。欣赏故都秋景,作者充分调动各种感觉器官的功能,以眼观、耳闻、心觉娓娓而言着故都平凡的秋姿、秋声、秋色,传递着北方之秋独特的秋味、秋意、秋情。那枝清水芙蓉笔端,一面轻快演奏出“芦花”“柳影”“虫唱”“夜月”“钟声”等故都宏观秋色秋声之匀称和谐之音,一面又缓缓流淌出“青天”“飞声”“落蕊”“秋蝉”“秋雨”等景中略带的忧伤之情。先生在文中所言故都之秋的“清”“静”特征,于我们这些南方人士而言,本是抽象模糊的概念,却因其自然流畅不事雕饰的表述,故都之秋那明亮清澈的山中秋月,深邃季节里的落蕊残蝉,特有韵味的秋雨秋声,就这样生动地出现在我们眼前,萦绕在我们耳边,作者借其厚重笔墨所绘的各色秋景所创造的肃穆萧飒的故都晚秋之“清”“静”意境也让我们能身临其境了。 
  闲笔见真情。“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生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性情之语!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一任闲笔之余的结文之词,每次读来,总是那样叫人莫名感动不止,让人辛酸苦涩不已。然而,全文除此句抒情文字外,再无片言只语直抒胸臆,如此凄美情语是否突兀?有作者的矫揉造作成分吗? 
  “扫街的在树影后一阵扫后,灰土上所留下的一条条扫帚的丝纹,看起来既觉得细腻,又觉得清闲,潜意识下并且还觉得落寞,古人所说的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的遥想,大约也就在这些深沉的地方。秋蝉的衰弱残声,更是北方的特产……”依然是那样本色而不张扬的闲笔描绘,但那片片零落的槐叶足以动人情意,几声寒蝉的残鸣,更是动人心魄。“落寞”本非属于梧桐落叶,“衰弱”亦非秋蝉之声,只是我们只能把这种景中的深远幽思、冷落之感,理解为郁达夫的落寞悲凉,理解为郁达夫饱经沧桑的彼时心境。于是我们也读懂了先生为何要说“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呀,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中的“悲凉”之叹了。 
  清水出芙蓉,悲凉落寞的郁达夫让人感喟不已;闲笔见真情,温情善良的郁达夫让人欣喜不止。 
  剧变能改变人的命运,也能改变人的性格。生逢乱世,先生辗转千里,遍尝人生愁苦哀痛,因此“悲凉”一词不仅是他赏景的心态,更是其整个人生的感受。但即便如此,深受中国文化浸润的郁达夫没有颓废,依然怀着与生俱有的善良美好心灵,以审美眼光观察北方的秋景。他不写故都的名胜古迹,亭台搂榭;也不写西山虫唱,玉泉夜月,虽然那也是古都之秋的真实写照,但它们不属于普通人民,他所选的纯乎是百姓家院,平民天空、普通槐树、寻常秋雨、芸芸子民,甚至写存在于其间的有些残败之景。且不说题目本身所蕴藏的深深眷恋,浓浓人情,单就这些平凡之景渗透的款款柔情丝丝蜜意,已经足以让文章结尾的凄美情语有了真实诚恳的铺垫。 
  炎炎夏日,飞进北方秋天的碧空,郁达夫衣袖飘飘,为我们抹去了不安焦躁,物质的世界不再功利;冷冷寒夜,投入故都秋天的怀抱,郁达夫善良无比,为我们带来春日艳阳,冷漠的心灵不再封闭。 
  清水芙蓉之畔,我们徜徉留恋;闲笔真情之处 ,我们经历洗礼。感谢《古都的秋》,感谢郁达夫。 
  油菜花开 
  家在百年古镇后塍,位于市区西侧,十五公里许。 
  每周六四时左右,便是一周一次的回家,一如清明时节的细雨,准时而安静。公路两侧的方寸草坪正在吐绿,夹道两旁的杨树正在挺拔,隔离带内的不知名称的花卉也在争长斗艳,还有就是工程车的轰鸣与民工的挥汗如雨。 
  当然,原本错落有致的农房,落日熔金,暮云合壁时便会袅袅升起的缕缕炊烟以及绿水环绕野芳拥抱的大片土地就成了义不容辞的草灭进行时。窗外的纵横交错总会引起来自五湖四海的嘉宾游客的共同赞叹:“张家港的路真多真好。”语气之中,有主人的自豪,宾客的羡慕。无数次的穿梭其中,偶尔言不由衷的附和,我更多的是无动于衷。 
  然而,不久前的一次回家,心中却是徒然起惊。 
  车子经芙蓉大道一拐便进入江阴港城两市的交界地段,长约六公里的范围之内,南北两侧居然有保存着较大篇幅的原野农田,零星点缀其间的是新旧不一,造型各异的民房。一片野意拔地而起。近观远望,青草翠苗弥满双眼,生意便荡漾在了心间。这些青翠的精灵高不盈尺,因风而起的翩然舞动俏嫣生姿。车过声起处,两边的精灵便作出前仰后合微笑示意的憨态。这些卑微的生灵,在蓝天白云下,在风和日丽中,绝不作复形行为,悄然摆弄着活着的生命状态,在每一次哪怕是细不可察的点头迎往中,注解着春天来临之际不可掩饰的喜悦。来是热情洋溢 的拱手相迎,去便是含情脉脉的多情挽留。它们忽略了矗立道路两旁那些傲然的道旁树。 
  车行十分钟左右,往北一拐,便径直向后塍驰去。方才的淡淡欣喜还没有退却,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惊喜又倏地直钻心底。 
  港华路西侧北段,风尘微扬,此路的金线贯通意味着张家港江阴这两座江南经济名城进入全方位的亲密接触期。东侧,因修路故,原来错落的农房已经销声匿迹,方圆六七公里消逝着遮我视线的障碍之物,留给了大自然可以肆无忌惮地舒展筋骨,亮相丽姿,倾诉丰富的舞台空间,整个立体平台,黄绿相间,参差分配,井然有致,大地生辉,妙不可言。 
  黄的是油彩花开的颜色,据同事讲,东北没有这种植物,这是江南才有的极其普通的农作物。一片片的油菜地与青翠地毗邻而居,枝枝相连,叶叶相粘,油菜花线绿的枝杆完全隐藏了陪衬的角色,让位于这黄色铺就的花的春天。浅黄、绿黄、疏黄、油黄、赤黄不一而足的花色演绎着四季更替一生只有一次的春临花放的唯一风情,它们也知道,于自己而言,有了黄色的丰富,春天的味道便愈加浓烈,任何秀色的点缀只能是一种破坏。 
  油菜花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花籽,这些花籽生长在由花瓣团簇托起的温柔怀里,在孕育了绿黄,呼吸了阳光的味道,绽放了金黄之后便直奔赤色的菜籽主题而去。菜籽打油,油成暗黄色,流动时在阳光的抚摸下还复了金黄色彩,菜农喜欢把油瓢高高举起,展示油菜流动时的细腻温柔状态,那种感觉如丝拂肤,如《镜中的安娜》悦耳怡心,且过齿留香,有益健康。二是花瓣,外圈的花瓣神态各异,有半球形状有托举形状,有舒卷形状等。花瓣统一是黄色,花叶细小,排列如梳,吹弹可破,花边是弧形线条,流畅生动,形态努力向四周空间尽情伸展,细观之余,不忍触之,即使有了拈花一笑的欲望,瞬间便起了如燃烟之时稍不留意手指被火灼伤而一触即发的心慌,抑或似意中人嗔目一瞥猝不及防便爬上面庞的青涩。油菜花香不浓,似有若无,夜阑人寂时,风中过来淡淡雅香,鼻孔微张,才有了渗入肺腑的 自然味道。蜜蜂偏爱栖于花蕊之中,勤耕不辍,于是,细而密的嗡嗡声响,暖暖的疏黄色彩,微微甘甜的鲜花味道便构成了此刻原野中生机春天最华美的乐章。王维《新晴野望》中所言“新晴原野旷,极目无氛垢”应该是此刻的最好注解。 
  可是,依然有不甘,不甘心车内赏景的一晃而过,不甘心注视目送的短暂恍惚,更不甘心刹那之间无名而起的惘然。 
  这一方土地,盛开的油菜花呀,依然缺少了二十五年前那花开的完整味道,就如我那些囿居都市的学生也有鲜为人知的一丝忧伤,那就是既无缘一睹旭日初升其道大光的壮美,又无法分享落日余辉的脉脉关照。我还知道,这样的完整在钢筋水泥筑就的现代文明中永远无法与你我再次相逢。 
  于是李义山的一声叹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应该是多年之后的遗憾。我作这样的合什祈祷。 
  品味时尚 
  盛夏而至的裙舞飞扬,冬临之际的锦帽狐裘,踏花归去的名车靓影,天高气清的蟹黄飘香,寒暑易节,春秋代序,精彩异常,可娱视听,能甘口腹。季节秀出的时尚元素左右了都市男女的追求和梦想,对生活的享受并随怦然心动后的迅捷出手也成了令人艳羡的时尚。品味这样的时尚,我无法也不敢轻易地作出评判, 我只是知道,它们都可以与我无缘。 
  周末夕阳在山,斜照亲人沉重的归程;清晨旭日初升,不忍叫醒父母一周的疲惫,蠢动已久的欲望却已泛滥在少年躯体的每一个角落。不说是  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的慌张,莫讲天刚拂晓,路上行人早的辛劳,黄昏与黎明无隙焊接而成的轻触键盘的声响便是时下众多少年的时尚。形形色色的网吧门前,主人在饥饿了一周的脸上堆起了谄媚铺就的微笑,仿佛连恭迎的每个细节都填满了清点钞票的快乐。推门而入,相约而至的敲击演变成可以诉说衷肠,能够发泄忧愤的暖声细语;也可于倾盖如故时敲击出天涯海角,吞吐狂想的激扬文字。更多的是沉浸于古代战争与未来战场虚拟而成的刀光剑影的扑朔迷离之中,忘乎所以的扭曲,情不自禁的尖叫,甚至是拍案而起的愤怒。所有的失控浓烈成少年周末时尚的电影画面。品味年少轻狂的挥霍造就的这种时尚,我知道父母的忧伤和少年未来的后悔将一起成长。 
  霓虹初起,华灯绽放,雅室铭楼在无精打采了将近整个白天以后,逡巡起属于它们的对象。鱼贯而入的人流亮丽了都市黄昏的风景,一杯新茶于手,二三好友在傍,方寸斗室之中可相视一笑,恬然不语,啜水而坐;亦可促膝而语,坦诚相向,往昔把盏言欢的时尚演义为今日以茶代酒真心沟通的都市时尚。门扉小启,流溢清香,间或飘过的一声轻笑,随意邂逅的一次顾盼,茶楼便氤氲在这略带暧昧而情义浓浓的恍惚之中。直至清水变无味,眉梢起慵懒的离席,隐约可见因今日相聚一吐块垒后于灯火阑珊处再次挺拔身影的坚强。品味这样的时尚,会让我们心神荡漾,因为朋友与慰藉是人类心底的无限渴望。 
  夜阑漏声稀,轻风过耳,明月入怀,暗香浮动,虫鸣悠扬,江水微澜,松竹上墙,掩卷瞑目,“一蓑烟雨任平生”,“冯虚御风而登仙”的洒脱身影穿林破雾而出。“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汨罗江畔的吟唱踏月高歌而来。于是,目睹耳闻的现代时尚在洗净铅黛脱去繁华的坦然于困厄,忠诚于祖国的传统时尚面前黯然失色。经历沧桑,几番思量,品味时尚的感触终化作成美好的畅想: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当对坦然与忠诚的孜孜以求成为每个华夏子孙的时尚,东方巨龙必将成为领跑世界的时尚。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