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黛玉饰衣着

作者:陕西延安中学 杨学彦|  时间:2005/3/20 11:02:43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一回,先后三次对林黛玉的肖像进行了描写,但没有一次写其服饰,这难道是作者的疏忽吗?不是。我细细品味,方感到作者用笔的妙处所在。
    第一次通过众人的眼睛写道:“黛玉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 便知他有不足之症。”这是对林黛玉的初次肖像描写,写出了林黛玉的不俗气质和病弱身体,但写得却如此简单。为什么?因为作者要把林黛玉的美貌风韵留待贾宝玉去观察,意在写出贾宝玉眼中的林黛玉。这里对其服饰只字未提。
    第二次通过王熙凤写黛玉。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 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 王熙凤虽上上下下细细打量了黛玉一番,并极尽赞美之能事,但却没有一句实质性的描绘。不但不知道黛玉的衣着穿戴如何,就连她所说的标致也没有了下文,根本看不出黛玉标致在哪儿。看来王熙凤的细细打量是假,她的那些夸赞之词是说给贾母听的,是表演给贾氏姊妹们看的。林黛玉只不过是她用来巴结讨好贾母、八面玲珑众姊妹的一个道具而已。再则,王熙凤作为贾府执掌财政大权的人物,她整天忙于各种勾心斗角的人际往来,应付各种明争暗斗,绞尽脑汁筹谋各种权术伎俩,哪有心思去欣赏打量这个对自己并不重要的林黛玉呢?所以,这里我们不但不能领略到林黛玉的美貌,也无由欣赏林黛玉的服饰。
    第三次是通过贾宝玉的眼睛写林黛玉的。宝玉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姊妹,便料定是林姑妈之女,忙来作揖。厮见毕归坐,细看形容,与众各别: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贾母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作者在这里借宝玉的眼睛才对黛玉进行了一番细致的描写。这正是作者的匠心独运之处。黛玉早已出场,但作者就是迟迟不予肖像描写,原来作者是有意为之。作者留下这一笔,是通过自己的笔来饱宝玉的眼福,宝玉的“细看”是真“细看”,是用心看。借宝玉的眼睛写黛玉有一箭双雕之妙。这样写,既写了黛玉的美貌,又表现了宝玉的心理情态。在宝玉的眼里,黛玉那“弱柳扶风”的身姿就显得脱俗飘逸,“风露清愁”的眉目就显得崇高深刻,通身的“灵淑之气”能使他的灵魂清爽、净化,难怪他要发出“女儿是水做成的骨肉”之类的奇论。宝玉也看得真仔细,连目中的情、两靥的愁、比比干多一窍的心、比西子胜三分的病、闲静时的姣花照水、行动处的弱柳扶风都看出来了,但为何没有看出黛玉的衣着打扮?
    林黛玉作为一个大家闺秀,衣着肯定不凡,大有看头,也大有写头。但为什么不写呢?
    林黛玉的“与众各别”,其最生动最典型的是她的气韵神情:“罥烟眉”,清、淡、秀;“含情目”,愁、娇、泪;虽怯弱不胜,却有自然的风流态度。她淡而不俗,清丽高雅。在她的身上,处处闪耀着中国古文化的气质神韵。她有一种书卷气、灵秀气、孤傲气。而没有那种贵族女子的珠光宝气。所以这里无须对她的服饰进行笔墨渲染。同时,她那泪光点点,娇喘微微的柔情媚态暗示了她的悲剧命运。如果重彩详绘其服饰,势必减少人物寄人篱下的辛酸感,削弱其凄凉的悲剧色彩。
二,贾宝玉作为锦衣玉食的贵家公子,见惯了腻红肥绿,华衣艳饰。他对黛玉的观察自然重神韵气质而轻服饰装束。黛玉“与众各别”,不在服饰,重在他们那一见如故的感觉。他们心有灵犀一点通。前世的情缘在这里暗合神契。宝玉一见黛玉,就觉是个“神仙似的妹妹”,就觉得“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就觉得“看着面善”,就有“远别重逢”的感觉,这一切都缘于一个情字。而用情去看,用心去看,岂能不是黛玉目中的情和两靥的愁?岂能不是黛玉“姣花照水、弱柳扶风”的风姿与情态?哪里还有闲情逸趣去欣赏她的服饰呢?
    然而,不写不等于黛玉的服饰不漂亮。作为大家闺秀的林黛玉,她对服饰是颇有研究的。各种华贵服饰,从面料到质地,她如数家珍,了如指掌。不信?请看看林黛玉眼中王熙凤服饰的珠光宝气,请看看林黛玉眼中贾宝玉服饰的雍容华贵。
    当黛玉正“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这一段关于服饰的描写精彩绝伦,我们这些对服饰一窍不通的人读起来都感到舌短拗口,可林黛玉却能出口如诵,从头到脚一一道来。可见,林黛玉对服饰有多么深厚的了解与研究。这些服饰恐怕就是她平时随手可拿,随身可穿,随时可戴的。
黛玉对女人的服饰有研究还可不必大惊小怪,但令人可感叹的是黛玉对男人的服饰也颇有研究。再请看黛玉眼中贾宝玉的服饰吧。
    黛玉“心中想着,忽见丫鬟话未报完,已进来了一位年轻的公子: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一时回来,再看,已换了冠带:头上周围一转的短发,都结成小辫,红丝结束,共攒至顶中胎发,总编一根大辫,黑亮如漆,从顶至梢,一串四颗大珠,用金八宝坠角;身上穿着银红撒花半旧大袄,仍旧带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下面半露松花撒花绫裤腿,锦边弹墨袜,厚底大红鞋。” 宝玉的这种服饰虽不曾让黛玉穿戴过,但如不是经常见到,恐怕也不能脱口说出这些服饰的名称。
    由此我们可以想见:黛玉的穿着佩带一定是高贵、美丽、漂亮的。作者不写是出于人物形象的塑造和性格的刻画。然而,我们想象的黛玉的穿着佩带一定不同于王熙凤的珠光宝气。王熙凤的浓装艳饰,遍体锦绣,满头翡翠,环鬓金珠,显得过于招摇,过于耀眼。这与王熙凤张扬的性格,显赫的地位以及她的贪婪与铺张不无关系。她的服饰体现了一个权重势显的贵夫人的特点。而林黛玉举止高雅,言谈不俗,气质神韵非同一般。而又寄人篱下,处事总是小心谨慎,“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所以,她的穿着佩带一定是高雅而不艳丽,迷人而不张扬,高贵而不耀眼。她更有一种“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美。

文章评论

共有 18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 切~~ 于12-04 16:01发表评论: 第18楼
  • 切,王熙凤比你好多了
  • vnmfoyfgiu 于11-09 14:30发表评论: 第17楼
  • jdBKSP a href="http://bowoddknuyvk.com/"bowoddknuyvk/a, [url=http://ydcsmfqtdcuq.com/]ydcsmfqtdcuq[/url], [link=http://yplybxywnyzc.com/]yplybxywnyzc[/link], http://diqcwfpawytc.c
  • 伪装下的谁 于03-18 20:34发表评论: 第16楼
  • 气质啊~~~~~~~
  • 狐假虎威 于03-14 17:13发表评论: 第15楼
  • 赞。对黛玉的肖像地描写已显她的不俗,写衣着已是多余,这样处理给读者想象的空间。
  • 落幕后的悲剧 于09-14 20:41发表评论: 第14楼
  • 这就是黛玉的特点吧。是她与别的姊妹不同的地方!
  • 暮雨潇潇 于08-05 19:36发表评论: 第13楼
  • 在我看来,作者不明写黛玉的服饰,正是在说明她的不俗。服饰的美丽与否已经不重要了。通身的气质与灵雅才是最让人难忘的!~
  • 剑胆琴心 于07-17 22:48发表评论: 第12楼
  • 有理。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