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已新传

作者:佚名|  时间:2005/3/27 14:34:25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鲁镇的网吧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门口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啤酒,可以随时冰镇:打工的人,傍午傍晚下了班,每每花四文铜钱,买一瓶啤酒——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瓶要涨到两元——倘肯多花—文,便可以买一包口香糖,或者一碟茴香豆,如果出到十几文,那就能买一瓶可乐,但这些顾客,多是短衣帮,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长衫的,才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一边喝着可乐一边上网。
    我从十八岁起,便在镇口的成亨网吧里当伙计,掌柜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长衫主顾,就在外面管理服务器吧。外面的短衣网民,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我从此便整天的坐在服务器旁,号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掌柜是—副凶脸孔,主顾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孔乙己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已是喝着啤酒上网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睑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睑乱莲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孔乙己一到店,所有上网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掌柜说,“先上一个小时”便排出九文大钱。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厂人家的东西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伺家的MODEM,吊着打,”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MODEM不能算偷……窃MODEM!……网民们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学过计算机,但终于考取程序员,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打字很快,便替人家打些东西,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键盘鼠标,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打东西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窃的事.但他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掌柜的商务通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掌柜便又从商务通上删除孔乙已的名字。
    孔乙己上了半个钟头网,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已,你当真干过黑客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个计算机等级证也捞不到呢?”孔乙已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之乎者也之类,众人都哄笑起来。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看笑,掌柜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掌柜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入发笑;孔乙已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我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学过WINDOWS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学过……我便考你一考。WINDOWS共有几个版本?”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晓得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东西应该记着。将来号程序员的时候要用。”我感觉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WIN3.0、95、98、ME、2000、XP吗?”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用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显示器,点头说,“对呀对呀!……WINDOWS还有四个补丁,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已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然而自此以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孔乙己,关于孔乙己的失踪流传着多个版本:有说他偷人家的硬盘被打折广褪,有说他已经死了,还有的说他去了中关村……孔乙已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大家渐渐忘掉了孔乙己,只有掌柜还惦记着孔乙己欠下的十九文钱的上网费。成亨网吧的生意日渐萧条•••••

文章评论

共有 19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 l13 于11-12 18:53发表评论: 第19楼
  • 980890946 于04-27 18:13发表评论: 第18楼
  • 蛮有创意的,呵呵…
  • 974348224 于02-27 20:58发表评论: 第17楼

  • ╄嗼棄●мe 于03-16 20:37发表评论: 第16楼
  • 一般
  • 一江春水 于11-28 13:45发表评论: 第15楼
  • 路过
  • 7474 于10-21 22:17发表评论: 第14楼
  • 同意过路行者
  • 76765 于10-06 17:40发表评论: 第13楼
  • 毫无新意,除了把背景换到了现在,其他与原文别无二致,只是一份复制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