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福楼拜家的星期天》

作者:朱轶夫改编  时间:2010/4/30 19:11:16  来源:流浪客转发  人气:
  时间:十九世纪末的某一个星期天
  地点:福楼拜家
  人物:福楼拜、屠格涅夫、都德、左拉、莫泊桑、女中学生甲、女中学生乙、女中学生丙
  演员表:旁白──温梦迪  福楼拜──温合金  屠格涅夫──朱轶夫
  都德──叶怀昆  左拉──罗晗  莫泊桑──韩峰
  女中学生甲──吴敏龄 女中学生乙──陈欣欣  女中学生丙──庄娜
  旁白:福楼拜住在六层楼的一个单身宿舍里,屋子很简陋,墙上空空的,家具也很少。他很讨厌用一些没有实用价值的古董来装饰屋子。
  每到星期天,从中午一点到下午七点,他家一直都有人来,都是一些有名望的作家朋友,也有一些少年文学爱好者。
  今天又是星期天。这时,门铃响了。福楼拜立刻把一块很薄的红纱毯盖到办公桌上,把桌上的纸、书、笔、字典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遮起来,然后亲自去开门。
  福楼拜:你好,请进!原来是屠格涅夫,你每次都是第一个来。
  屠格涅夫:我都一个星期没见到你这个好兄弟啦!还不得早点来。
  (说着他们两人热烈地拥抱了起来,这是一种很强烈并且很深厚的爱的表示。屠格涅夫进屋后一下子仰坐在沙发上,用一种轻轻的并有点犹豫的声调慢慢地讲着。)
  屠格涅夫:现在的世道真是不好啊!沙皇统治使我们失去了自由,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像普希金写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就揭露了沙皇统治的腐败。又像歌德,他的《少年维特之烦恼》,以日记的方式描写了青少年青春期的烦恼,实际上是从某个方面反映了德国政府的统治使人民不得自由,生活压抑啊!
  福楼拜:(大声地说)是啊!现在的许多帝国主义国家,为了增加国土面积,只知道打仗和掠夺别国的资源,供官僚阶层享乐,不 知道了解民情,改善人民生活。真应该改一改制度,干脆来一个大革命。对了刚才说到普希金和歌德的书我倒要想找来再读读,看到底谁比谁更烦恼,哈哈(大笑)。
  旁白:接下来又有人敲门了,这回来的是都德。福楼拜又亲自去开门。
  福楼拜:噢,原来是都德!听说你最近老是往娱乐场所跑,可是真的?
  都德:是啊!巴黎是个贪图享受、寻欢作乐的城市。面对奥凶帝国的入侵,巴黎的最高领导人只知道建宫殿,造城堡,大大增加人民的负担,而不去组织人民起来反抗,我自从写完《最后一课》后,就去各个歌舞厅观察生活,收集统治者醉生梦死的素材,写一部揭露他们丑恶嘴脸生活的小说。(说着,他习惯地用左手捋着自己的胡子尖,右手做着手势,眼睛眯缝着)。
  旁白:这时候,门铃再次的响了,来的是左拉,他看起来很累的样子,一进来就歪坐在一把沙发上,并开始用眼光观察每个人脸上的谈话表情和精神状态。
  (终于轮到他说话了)左拉嘲讽式地微笑着:可是……可是……现在法国最热闹的地方应该是小酒店,那里的酒菜又很便宜,所以人们喜欢经常光顾,饭饱酒足后便离去,从没有人去谈论生活的艰苦。我们也不妨以酒当歌,写一些风花雪月的随笔和言情诗篇吧!
  (福楼拜像飞起来似地跳到左拉面前,义愤填膺地打断他说话)
  福楼拜:你快别说下去了,我们身为作家就要有社会责任感,要写出鼓舞人民斗志,充满爱国主义的作品,岂能寻欢作乐?
  (都德站起来,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屠格涅夫依然坐着,用英语朗诵着普希金的诗句:啊──!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旁白:这时门铃又响了,福楼拜立即收起激动的面容,又恢复了和蔼可亲的样子去开门,这会进来的是莫泊桑和三个女中学生。
  莫泊桑:老师好,我今天带来两篇短篇小说《项链》、《羊脂球》请老师给我修改。
  女中学生甲:福老师好,我今天在书店买了您的大作《包法利夫人》请您签名留念。
  女中学生乙:(走到屠格涅夫跟前)屠老师好,我也买了您的作品《前夜》和《父与子》,听莫泊桑老师说您肯定在这里,所以特意赶来,也请您给签名留念。
  女中学生丙:(走到左拉跟前)左老师好,我这里有您的大作《小酒店》,您能为我签个名吗?
  旁白:众人签名后,陆续离去,福楼拜一一送到前厅,单独讲几句鼓励和道别的话,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再热情地大笑着用手拍打几下对方的肩头。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