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词的魅力何在

作者:佚名  时间:2010/6/27 22:36:18  来源:safe1990 转发  人气:
  叶梦得《避暑录话》中记有:“余仕丹徒,尝见一西夏归朝官云:‘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徐度《却扫篇》记有:“刘季高侍郎,宣和间尝饭于相国寺,因谈歌词,力诋柳耆卿,旁若无人,有老宦者闻之,默默而起,徐取纸笔,跪于季高之前请曰:子以柳词为不佳,盍自为一篇示我”上至高级官员,下到平民百姓,歌儿舞女,无不喜爱柳词,就是当时
  西夏异国也“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这足见柳词在当时流传之广。
  柳永继承了民间流行的俗曲慢词,突破了晚唐五代及北宋初年文人雅士只填小令不写慢词的风气,这是在形式上对词的一大开拓。因此,在中国词的发展史上,柳永成为文人之中大量填写慢词自谱新腔的第一人。柳永词声律特别谐美,同时又由于他经常使用民调,所以特别注意章法结构、层次安排及领字使用等等。这些形式上的特色,对北宋后期长调的写作,特别是对周邦彦《清真词》中的铺叙及音律影响很大。
  柳永的时代由于城市经济高涨和市民阶层的兴起,以市民为主体的勾栏瓦肆文艺逐渐繁荣兴旺、生机勃发。经济文化的空前发达为当时许多文学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全新的艺术参照。柳永第一次比较全面地写了当时许多大都市的繁华景象,第一次比较完整地描绘了生活在繁荣都市的市民的生活与心态,从而赢得了他们的热爱与推崇,形成了自己全新的艺术个性和审美观念。
  对于繁荣的都市生活的描绘,是前人笔锋未到之处。柳永开拓这个新题材,可以说,这一类词是当时社会各个阶层都欢迎的。同时又由于柳永一生仕途不顺,谒一方面磨砺锋刃,以求再试,一方面开始了封建时代知识分子在所难免的干谒与漫游;柳永到底漫游与干谒过多少地方* 迄今也无法确证。不过从有关记载和其作品提供的线索来看,他到过睦州、泗州、华阴、开封、长安、建宁、会稽、杭州、扬州、苏州、金陵、鄂州等几乎当时的大半个中国。这些大都市的繁华景象,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期间,柳永写了大量的描绘繁华都市的词。
  柳永正是用词的形式首开新路,将大都市的繁华景象一一展现出来,并且以高妙的艺术手法,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可以说,这是他这类词不胫而走,广为流传的重要原因之一。
  柳永屡次受到排斥与屈辱,无可奈何之际,只好带着一颗受伤的心灵,再次来到歌妓当中,以求得精神上的平衡与慰籍。这也就促使他以一个不得志的知识分子的身份同歌妓交朋友。既不同于那些春风得意的士子来歌楼妓馆寻欢作乐,也不同于那些达官贵人于事业文章之暇的听歌押妓。
  柳永在思想上开始成熟起来,眼光也变得深沉了。因此,在妓馆歌楼,这个遭人践踏,受人轻蔑的地方,他不仅看到了歌妓们美丽的容貌和绰约的风姿,发现了她们出色的才华与善良的心地,更深刻地体验了她们悲惨的哭泣与热切的梦想。
  柳永的秦楼楚馆之作,所以深刻动人,就在于他是用自己的心在写作。这里边不仅有他的真性情,而且熔铸了他悲苦的身世之感。《斗百花》一词写道:“无限幽恨,寄情空掰执扇。应是帝王,当初怪妾辞撵。陡顿今来,宫中第一妖娆,却道昭阳飞燕。”平庸之辈一个一个都平步青云了,胸怀长策的他仍然不获一展,是不是皇上对自己抱有固而不化的成见呢*又如《受恩深》一首咏菊:“⋯⋯刚被金钱妒。拟买断秋天,容易独步。粉蝶无情蜂己去。要上金尊,惟有诗人曾许。待宴赏重阳,惩时尽把芳心吐。陶令轻回顾。免憔悴东篱,冷烟寒雨。这首词表明,柳永不仅多次受到最高统治者的排斥,而且受到当时一般贵族士大夫的忌恨,处境孤危,心情寂寞,只是没有最后绝望。他希望有知音见赏,有得力的人帮他摆脱困挠。也正因为心中存有一线希望,他在浅斟低唱中苦苦挣扎了三十一年。
  浪迹京华,由于精通音律,常替歌妓乐工填词。与妓女相类似的遭遇,使他同她们之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他同情歌妓,反映她们的愿望,抒写她们的幽怨。《雨霖铃》中“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是爱情在“别离”这一特殊条件下的表现,往昔的恩爱,离别时的凄苦,别后的孤独、凄凉,都凝结于此。很难设想,谁能够在没有深厚感情的情况下,能抓住别离时刻的这些特征,道出肺腑之言。柳永生活于社会的最下层,与歌妓乐工的命运相类似,深深熟悉她们,了解她们的苦痛,对她们寄予深刻的同情,表现了她们的悲苦命运。因而,这部分歌词特别受她们的欢迎。
  他的有些作品对封建社会取仕制度是含有讽刺嘲弄意味的,《鹤冲天》便是代表。《长寿乐》一词则更锋芒毕露。当他写到爱上一个妓女的心情时说:“情渐美,算好把夕雨朝云相继。便是仙禁春深,御炉香袅,临轩轻试。)后三句是指皇帝于宫廷亲试进士,这在一般封建文人看来应该是十分严肃和光荣的,而柳永却等之与青楼歌妓相爱。无疑,这是对封建朝取士制度的大胆嘲弄。由于柳永自己就是个考场上失意者,所发之情自然十分深刻,这不能不使落魄文人拍手称快,大伸幽怨之气。
  以上所述都是柳永歌词中的精华部分,或者内容上不存在什么问题的部分。作者作为封建时代的文人,尤其是浪迹京城,栖身于烟花柳巷的柳永,不可能没有低劣的作品。如《斗百花》其三:“满搦腰纤细。年纪方当笄岁。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柳双髻。初学严妆,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争奈心性,未会先怜佳婿。长是深夜,不肯便入鸳被,与解罗裳,盈盈背立银缸,却道你但先睡。)
  很明显这是首极尽色情之作。这样的东西,自然适合于那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整日无所事事的无聊贵族公子的口味,因此,它便得以在这些人中广为流传。徐度曾记柳事说:“其词虽极工致,然多杂以鄙语,故流俗之人喜道之。其后欧、苏诸公继出,文格一变,至为歌词,体制高雅。柳氏之作始不复称于文士之口,然流俗好之自若也。”
  在柳永的全部词作中也有不少的作品,如《御街行》、《圣寿》、《永遇乐》《其二》等,粉饰太平,为求官职而迎合统治者的作品,正是那些封建官僚所需要和欢迎。所以这些歌词,也得以流传。
  虽然上述这两类作品不是柳永词中的精华,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它在当时以及后来的各封建王朝统治下到处流传,为社会上一部分人所喜爱。因为我们是在探讨柳词如何在当时深有影响和为何在后世广为流传的,所以,对这部分作品,也有必要在此提及一下。
  柳词在艺术上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有情,发自内心的真挚感情,总是有着极大的感染力,使人能在不知不觉中随着作品内容的起伏而产生感情上的起伏。像《八声甘州》、《雨霖铃》等都是一些表达了真情实感的作品。这些优秀作品,往往在音律上都与内容配合的很好,词调选得合适得当,因此,收到的效果也很好。
  语言通俗,明白如话,便于传唱,这是柳词能够广泛流传于民间、“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的重要因素。柳永长期浪迹社会下层,因而能用当时的口语来进行创作,一扫晚唐五代词人的雕琢习气。如《望汉江》一词便是口语化了的。“明月明月明月。争奈乍圆还缺。恰如少年洞房人,暂欢会、依前离别。小楼凭栏处,正是去年时节。千里清光又依旧,奈夜永、厌厌人绝。)这首词,在今天读来也依旧明白如话,一听就懂。
  上述仅仅是其艺术风格的几个主要方面,在这几个方面的统领之下,还有许多写作方法上的特点,即如周济所说:“柳词总以平叙见长,或发端,或结尾,或换头,以一二语勾勒提缀,有千钧之力)  见《宋四家词选》 等。正因为这些艺术上的独特之处,所以,他的词才能够经久不衰。
  综上所述,“词至柳永为之一变”,是柳永词作吸引人的根本所在。这“一变”,首先是内容上的变,即吸引都市市民题材入词,从内容上开拓了词的领域。其次,是形式上的变,即北宋词的创作因柳永的大量长调的创作,而由大量写小令到大量写长调,从而使词的发展出现了一个新的局面。其三,便是在艺术技巧上他独自的拓新了词的新腔新调。当然,柳永词在内容上和艺术上的成就,是它当世拥有大量听众、读者的原因,内容是起主导作用的。其词之所以千古流传,经久不衰,深为后人推崇,其主要原因还在于艺术上的开拓和创造。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