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眼中的美人之美——《论语》乱弹之二

作者:民院附中 史发民  时间:2010/12/4 19:24:04  来源:看云时原创  人气:
  众所周知,孔子发过一句流传青史的的高级牢骚:“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至少让普通人在圣人那里找到了认同感。
  可今天学了一段文字,却发现孔夫子审美的普通与不同。这一段文字是: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以言诗已矣。”
  这也是《论语》里很有名的一段,也是很有争议的一段。
  人教版《诸子散文选读》的注解是:
  “大意是说,美丽的笑容上面泛起一对酒窝,漂亮的眼睛闪闪转动,未染色的丝绸变成了艳丽的衣裳。”“绘画后于白色的底子”“礼后于人的本性吗?”
  陕师大网络教育学院网上是这样翻译的:
  (  http://resource.sne.snnu.edu.cn/xxzy/dy2/news/view.asp?id=18298)
  子夏问道:“‘美妙的笑靥真美好呀,顾盼多姿真多情呀!素粉描面更娇俏啊!’说的是什么呢?”孔子回答说:“就像绘画一样,不是最后用素粉勾画吗?”子夏又问:“(您的说法使我想到)礼仪制度不是在后来产生的吗?”孔子说:“给我启发的是卜商啊!如此,是可以和他讨论诗了。”
  还有一种翻译是这样子的:
  (http://ljscn.blog.sohu.com/159154798.html)
  “动人的笑容温柔甜美,迷人的眼神顾盼流芳,纯洁的身体焕发出绚丽的光彩。”是什么意思呢?”孔子说:“绘画要在白色的底子上进行。”说:“要遵守礼制吗?”孔子说:“启发我的人是子夏啊,现在可以和你谈论《诗》了。”
  比较过后,方知异议主要集中于对“素以为绚兮”和“绘事后素”的解读。
  就这两点,我赞赏“陕师大版”的观点。
  先说“绘事后素”不是人教版说的那样“绘事后于素”,其原因有三:
  1、绘画的自然过程,作为一个常识是,先绘彩,后点素(白颜色)。绝不是什么先白色底子后彩色。
  2、退一步,孔子时代要作画,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做“白色的底子”,就是到了纸张发明后,纸张的本色也不是白的,是宣纸,发黄的。
  3、联系上文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可知“素”是后的,后于“巧笑”与“目盼”;联系下文的“礼后乎”,可知“礼”后于人的本性。所以,是“素”后于绘事,而非“绘事”后于“素”。
  再说“素以为绚兮”的“素”。
  素,可以是“素练”,白色的丝绸,但白色的丝绸绝不是丝绸的本色。缫丝者都知道,丝绸要白,就必经反复洗,故有“洗练”一说。所以,未染色的丝绸就不见得一定是白色的了。联系前文“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可知笑得可爱顾盼神飞,是天生丽质无需刻意打扮过分妆饰,是“俏不争春春自浓”,只要着一素装,就绚烂多姿,或者敷一素粉就绚丽多彩。相比之下,“素粉”比“素装”更显的自然一些。
  不过,也可以说不用打扮,“素面朝天”,只因“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就足以“绚烂多彩”让人“美不胜收”。
  但联系下文“礼后乎”的“礼”是一种主观上很有为的积极进取行为,而不是顺其自然的无为。再联系上文的“绘事后素”的“素”,就可明确“素以为绚兮”的“素”只能是一种增益其美的主观努力:素妆之要素于脸部的体现:素粉敷面。
  真正的美,是发自内心的巧笑,是源于真诚的流盼,率性天真的莞尔——
  更是不但不伤害巧笑流盼之天真的动人的“素妆”(黑馍多夹菜,丑人多作怪。当今流行臭美丑美——美容整容),而且能使发自内心真诚的微笑借着流盼的眼神穿越一切,点亮一切,生发一切——
  蒙娜丽莎永恒于她神秘的微笑,而非其他。
  更可爱的是弟子万变不离其宗的一句联想“礼后乎”竟赢得了老师惊叹与夸赞。这可真是——
  “匪汝之为美,美人之贻”(《诗经   静女))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