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花淀》隐伏着“悲”的意韵

作者:佚名  时间:2011/3/18 9:55:14  来源:流浪客 转发  人气:
  《荷花淀》无疑是一篇具有独特艺术价值和艺术追求的短篇小说,而以往的解读,似乎过于偏重于小说中鲜明的人物个性、微妙的心理活动以及以荷花荷叶为主体的明丽而恬静的自然景色。其实,隐伏在这一切的背后,还有深深的“悲”的意韵。
  小说“悲”的意韵,首先潜隐在小说的开头。就故事情节而言,这部分的内容,并不复杂,文字的表层似乎也不见沉重,但透过作者设计的人物对话以及一些细小的情节,我们从中感受到的却是一种别样的凄苦。
  水生“很晚”才回来,他脸上的异样,彰现出的是当时形势的紧张。而这一切很快就让水生的女人察觉,“他们几个呢?”及“怎么了,你?”的连续发问,完全出于战争年代女人的一种自我警觉意识,她能从丈夫脸上的一丁点的异常揣测出时局的变化。当她听到水生的“明天我就到大部队上去了”的小声絮语之后,手指立时“震动”了,这“震动”不仅仅是让“苇眉子划破了手”,而是她内心深处的一种“悲”的心情的流泻。突然的离别就这样降临在女人的身上,心里纵有千般的不愿意,但更多的是无奈。
  水生女人是坚强的,她把手指上流淌的血“吮”进嘴里,让那血和心里的血一起流淌。她不想在丈夫去前线之际,留给他太多的心理负担。她宁可独自吞咽那份苦涩,唯愿丈夫知晓自己的苦衷也就心满意足了。战争就是这样把许多的女人牵扯了进去,不管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水生“到别人家里去了”,他的这趟回来,还肩负着另一项特别的使命,那就是他得代表那些没敢回来的同伴,和他们的家人道别。那些同伴没敢回来,这里蕴涵着太多的空白,太多的潜台词。读这样的文字,总会让人联想到很多相关的东西。水生出门了,可水生女人只是一味地“呆呆地坐在院子里等他”,这种等待,它的全部内涵就是一个“别”字,这“别”的背后是看不到底的黑洞。
  终于,水生回来了,这时鸡也叫了。“有什么话嘱咐嘱咐我吧”,水生女人的等待一时变得如此的简单。“不要叫敌人汉奸捉活的。捉住了要和他们拼命。”也许这就是战争时期,上前线的丈夫们,以为最该对自己妻子所说的话。在他们看来,生命是重要的,但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水生女人完全明了男人的心思,她“流着眼泪答应了他”。我们可以注意到在小说的这个情节里,起先女人是忍着没让泪流出来,却在这时候泪流满面。这泪,无疑是一种承诺,更是一种切肤的悲痛。因为彼此心知肚明:战争是残酷的,一切都会是一种可能。
  小说“悲”的意韵,随着情节的发展还在蔓延。男人们上了前线,可女人的心思却始终牵挂着男人。
  “听说他们还在这里没走。我不拖尾巴,可是忘下了一件衣裳。”
  “我有一句要紧的话,得和他说说。”
  “我本来不想去,可是俺婆婆非叫我再去看看他——有什么看头啊!”
  于是,女人们聚在了一起,商量去探望自己的男人。女人们总能为自己探望男人寻找出合适的理由,或是送一件衣,或是捎一句话,或是再看自己的男人一眼。女人的情感是细腻的是丰富的,可这样的一种情感的寄托,却要冒一种极大的风险,甚至有可能就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女人们“偷偷坐在一只小船上”,到了“马庄”,可她们没能找到自己的男人。于是,便觉出一丝“失望”,几份“伤心”,而排遣这种内心深处“不痛快”的最为有效的办法,就是“忘记”了。暂时的“忘记”让“说笑”替代了。而就在这时,她们与日本兵的大船遭遇。日本兵的大船紧追过来,她们拼着命地摇着小船,心里想的却是“假如敌人追上了,就跳到水里去死吧!”当她们将小船摇进荷花淀,当她们的耳边传出一排枪响,她们想到的还是:“陷在敌人的埋伏里了,一准要死了。”于是她们也就“一齐翻身跳到水里”。这完全是对女人们当时心理的客观描述,可以说,在那样一个特定的背景下,“死”的阴影始终追随着女人们,她们知道自己一旦成为日本兵的俘虏,那将意味着什么。因为有太多的事实,让人胆战心惊。而“死”也许就是一种最好的解脱。于是,小说的“悲”之意韵也就穿过文字飘逸而出。
  小说“悲”的意韵还潜隐在那些明丽的景色中。《荷花淀》中的自然景物的描写,充满了诗情画意,让人感受到一种纯美和和谐。然而细细品尝那些由文字组合而成的图景,依旧能获得另类的别样的体验。
  小说开篇有两段这样的文字:
  “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凉爽得很,干净得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湿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
  ……
  这女人编着席。不久,在她的身子下面就编成了一大片。她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她有时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银白世界。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风吹过来,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
  这样的描写充满了自然美感:明月朗照小院、女人编织苇席、荷花荷叶飘香。这里没有丁点的战争味道,没有丁点的尘世纷扰,一切平和而温馨。“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这极富童话色彩的联想,更是把人引入了一个绝美的境界。
  然而也正是这样的一个绝美的境界里,却也隐含着一种不和谐,“她有时望望淀里”,女人这种有意无意的举动,折射出她内心深处的不安:天这么晚了,男人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就此也就自然引出小说后面的情节——夫妻话别,那是一种难言的苦涩的离别。而先前的那种清新宁静因了这样的情节,也便实实在在成为一种反衬。以“乐”景衬“悲”情,也就更显其悲了。
  再看小说写女人寻夫未果,徜徉在白洋淀时的两处景物描写:
  “万里无云,可是因为在水上,还有些凉风,这风从南面吹过来,从稻秧上苇尖上吹过来。水面没有一只船。水像无边的跳荡的水银。”
  “顺手从水里捞上一棵菱角来,菱角还很嫩很小,乳白色,顺手又丢到水里去。那棵菱角就又安安稳稳浮在水面上生长去了。”
  白洋淀风光无限:风凉习习,水跳如银,稻苇清香,菱荇生嫩。这本该是白洋淀儿女的美好家园。可正是这样美丽富饶的家园,闯进了异族的铁蹄,枪声即将打破静美,流血即将染红淀水。这就是那明净而纯真的自然景色背后所隐蔽的一种理性的东西。
  最后,作者笔下的荷花淀,展示出来的又是另外一种景象:“那一望无边挤得密密层层的大荷叶迎着阳光舒展开,就像铜墙铁壁一样。粉色荷花箭高高地挺出来,是监视白洋淀的哨兵吧。”此时,作者也一改前辙,将“悲”的意韵直接彰显在读者面前。这里的荷叶、荷花也已不再是自然形态的荷叶和荷花,它与“铜墙铁壁”与“哨兵”粘连于一体,其意义也就早已在荷叶和荷花本身之外了。
  当战争无法让女人走开,那么它的背后就一定是硝烟弥漫、枪林弹雨、血肉横飞的惨烈与悲壮。从这个意义上解读《荷花淀》,我们一定会得到一种全新的阅读感悟。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