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墨斯和雕像者》寓意探讨与续写

作者:不详  时间:2011/9/15 11:40:37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原文】
  赫耳墨斯想知道他在人间受到多大的尊重,就化作凡人,来到一个雕像者的店里。他看见宙斯的雕像,问道:“值多少钱?”雕像者说:“一个银元。”赫耳墨斯又笑着问道:“赫拉的雕像值多少?”雕像者说:“还要贵一点。”后来,赫耳墨斯看见自己的雕像,心想他身为神使,又是商人的庇护神,人们会对他更尊重些,于是问道:“这个多少钱?”雕像者回答说:“假如你买了那两个,这个算饶头,白送。”
  这个故事适用于那些爱慕虚荣而不被人重视的人。
  【大概内容】
  自大的赫耳墨斯化作凡人,到一个雕像者的店里问价,本以为是商人的庇护神的自己的价格会很高,没想不过是宙斯、赫拉雕像的饶头而已。
  【寓意】
  《赫耳墨斯和雕像者》这则寓言的结尾说:“这个故事适用于那些爱慕虚荣而不被重视的人。”我认为这话只是虚晃一枪,而我们的教参也说这寓言针对的是爱慕虚荣的人,这离伊索本人的本意太远,并非这则寓言的真正寓意,因此我觉得很有必要在此探究一下。
  在希腊神话中,宙斯是天神和人类的主宰,他有众多妻妾情妇,给他生下了许多子女,这些子女有些成为天界里的神,有的成为人间里的英雄。他的家族是一个力量强大、权势显赫的统治集团。宙斯家族高高在上,忙于寻欢作乐,工于争权夺利,他们对地上的人类并不怎么关心,严惩盗火的普罗米修斯一案,即为明证。对这自私自利、不负责任的一家子,人们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感,想方设法对他们进行揶揄嘲讽。伊索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赫耳墨斯在他的寓言中一共出现了八次,大部分是作为被讽刺和嘲弄的对象来出现的,《赫耳墨斯和雕像者》只是其中之一。
  赫耳墨斯是宙斯的儿子,主管商业和旅行他这次微服私访,目的是想搞一次民意调查,看看自己在凡人的心目中到底印象如何,“在人间受到多大的尊重。”
  雕像店是个调查民意的好地方。如果某个神灵忠于职守,任劳任怨,责任心强,对人们帮助很大,那么,人们必然会爱戴他,依赖他,那么,他的雕像就会供不应求,价格就会越抬越高;相反,如果一个神仙懒惰失职,对人们的疾苦视而不见,对所有的祈祷置若罔闻,人们在危难之际总是得不到他的帮助,那么,人们就会淡忘他,鄙弃他,他的雕像百无一用,那就会无人问津了,老板不得不将这类神仙的雕像价钱压得很低,唯恐卖不出手。在雕像店里,顺民意者得高价,失民心者得低价。所以说,这个地方很适合做民意调查。
  赫耳墨斯走进雕像者的店里,首先问问他父亲宙斯的雕像价钱。老板回答说:“一个银元。”便宜得很,这是赫耳墨斯意料之中的事。他父亲行为荒唐,贪财好色,自私自利,在民间不可能得到高分。赫耳墨斯又笑着问道:“赫拉的雕像值多少钱?”这个“笑”字里面,大有文章。
  赫耳墨斯的父亲高高在上,在人间他的雕像却只卖到一个银元,赫耳墨斯幸灾乐祸,认为这是活该,所以他笑了。但在另一方面,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宙斯口碑不好,累及店主人的雕像卖不到好价钱,生意惨淡,雕像者一家的生活必定十分艰难。赫耳墨斯身为“商人的庇护神”,看见自己的子民在做亏本买卖,如果他很有责任心的话,应该表示关切、同情才是。而他感到心花怒放,很开心,“笑”了起来。从这一“笑”之间,我们可以断言,虽然他出身高贵,身居高位,但却是一个不理政事的尸位素餐者。
  店老板回答道:赫拉的像“还要贵一点”。这话表明,在世人的眼中,赫拉只比他的丈夫略强一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后来,赫耳墨斯看见自己的雕像,心想他身为神使,又是商人的庇护神,人们对他会更尊重些,于是问道:‘这个值多少钱?’雕像者回答说:‘假如你买了那两个,这个算饶头,白送。’”老板的回答如同一瓢冰水泼在赫耳墨斯的头上,让他狼狈不堪,大失所望。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赫耳墨斯平时玩世不恭,不安心本职工作,故他的神像只能当作添头搭配给顾客,落得个近乎“白送”的身价。老板的回答不仅对赫耳墨斯的虚荣心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更重要的是,作者意在借此表现出普通民众对玩忽职守者的鄙弃和憎恶。
  从“一个银元”,到“贵一点”,再到“饶头白送”,我们看到了作者讲这个故事的意图:对整个统治集团——宙斯家族的否定和辛辣的讽刺。
  因此,我认为,这则寓言的寓意并非是讽刺那些爱慕虚荣的人,而是意在对当权者进行当头棒喝,指出:如果你不为民着想,不为群众服务,不管你的出身多么高贵,权势多么显赫,你在人民心中都会一文不值。所以,这个故事不“适用于那些爱慕虚荣而不被人重视的人”,而是“适用于警告那些爱慕虚名而不为人民做事的官”。
  《伊索寓言》里有许多故事在结尾处另加一句话,指出该故事的寓意所在。这些话里,有一些画龙点睛,恰到好处;有一些画蛇添足,纯属多余;还有一些离题万里,与故事的本意风马牛不相及(也许是伊索为了逃避迫害,故意为之)。《伊索寓言》的译者白山先生在这本书的序言中说:“有些寓言后面的‘教训’,现在看来则显得牵强,我们在阅读说不妨只从寓言故事出发,而不必用这些‘教训’来理解故事。”(《伊索寓言》白山译,北京燕山出版社1999年8月出版)白山先生的话,正适合帮助我们正确理解《赫耳墨斯和雕像者》这篇寓言的真正寓意。
  赫尔墨斯和雕像者通过天神赫耳墨斯自命不凡、主观臆断而在事实面前碰壁的故事,以神喻人,讽刺和批评了那些爱慕虚荣、狂妄自大的人。
  【续写结尾】
  其一 杨熊博
  赫耳墨斯听了以后非常生气,一怒之下竟然现出了原形。雕像者一看吓坏了,跪在地上求饶。赫耳墨斯怒气冲冲的说:“我既是神使,又是你们的庇护神,你怎么敢轻视我?”雕像者回答说:“小人哪里敢轻视阁下。只是我们做生意的,如果谁买的东西多,我就会送给他一些不值钱的添头。并不是有意要贬低您的价值。”赫耳墨斯无可奈何,便蛮不讲理的说:“那也不能拿我来做添头。”雕像者只好说:“是是,如果有谁买两个您的雕像,我就一定拿宙斯当添头。”赫耳墨斯顿时转怒为喜,乐滋滋的说:“那还差不多!”他赏给雕像者一个银元,得意洋洋的回天去了。
  雕像者站了起来,看着手中的银元,“呸”了一声骂道:“以为你是神使就蛮了不起吗?老子偏要拿你当添头。”
  这个故事适用于那些并不真心实意为人们做事却动不动就以武力威胁他人的人,这样的人其实人们最痛恨他。
  其二 汪剑丰
  赫耳墨斯听了以后又气又羞。他回到天庭以后,心里越想越有气,暗暗说:“好,既然你们不把我这个庇护神放在眼里,那我以后也就不管你们的事了。”这时,宙斯出现在他的面前,问道:“我的孩子,是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呀?”赫耳墨斯就将他在雕像者店里的事讲了一遍。宙斯听完后严肃的说:“我的孩子,难道你就没有错吗?你身为商人的庇护神,却没有为他们做几件有益的事情;每一个神使都应该虚怀若谷,你却爱慕虚荣……别人是否尊敬你你自己知不知道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每一个人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赫耳墨斯低下头想了一会儿,似乎明白了点什么,然后说:“那,我以后一定努力的工作,尽力做一些对商人们有利的事情。”宙斯笑了,说:“这就对了。到那时,人们自然就会尊敬你了。”
  这个故事适用于一些循循善诱、谆谆教诲的家长和知错就改、发奋图强的孩子。
  其三 张清文
  赫耳墨斯听了雕像者的话,十分恼怒,正准备施展魔法教训一下那个雕像者,忽然觉得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将他拉扯了一下,一下子就把他带到了半空中的一片浮云上。仔细一看,原来是宙斯。只见宙斯笑着说:“现在知道你在人间受到多大的尊重了吧。”赫耳墨斯惭愧的低下了头,喃喃的说:“唉,我可算是知道凡人的心理了——不过,您和母后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大的尊重呢?难道只是因为你们的神职高吗?”
  宙斯语重心长的说:“看来你还没有吸取到教训。一个人受不受到别人的尊敬,与他的职位并没有什么关系,而在于你为别人做了多少实事。你做的事越多,人们就越尊重你;你做的事少,就算有再高再大的职位,人们也不会尊重你。”
  赫耳墨斯听着听着,脸上露出了更加惭愧的神色。他不能再说什么,只好腾云驾雾向天上飞去。
  这个故事适用于那些没有做什么事情的游手好闲者。
  其四 樊家友
  赫耳墨斯听了雕像者的话,气的脑袋要爆炸,他想了一会儿,忽然想出一个好主意,于是笑嘻嘻的问道:“如果我给你三个银元买赫耳墨斯的雕像,你愿意把那两个作为添头送给我吗?”
  雕像者一听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转念一想可能是碰上天底下最傻的傻瓜了,就说:“行行行,只要你出三个银元买两个雕像,谁做添头都还不是一回事。”
  赫耳墨斯一本正经的说:“不行。我要你告诉我:赫耳墨斯的雕像值三个银元,宙斯和赫拉的雕像才是添头。”
  雕像者愣了一下,说:“依你依你,赫耳墨斯的雕像最贵,要值三个银元。只要你出三个银元买他,另外两个你愿意要就拿去,我一分钱也不收;你不要也行,我就当扔了他。”
  于是,赫耳墨斯高高兴兴的花了三个银元买下了自己的雕像,心满意足的回到天上去了。雕像者也非常高兴,他乐滋滋的看着手中的银元,自言自语的说:“真是想不到,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愚蠢的傻瓜!”他看看宙斯和赫拉的雕像说:“这两个还可以卖两个银元呢。”
  这个故事适用于那些自以为聪明的自欺欺人的人。
  【寓意】
  这则寓言讽刺和批评了那些爱慕虚荣、狂妄自大最终又不被重视的人。

文章评论

共有 2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 张华健 于12-04 11:58发表评论: 第2楼
  • 我日你妈
  • 热心人 于12-01 21:30发表评论: 第1楼
  • 你应该在寓言方面上多写几个寓言,作为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