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雀归来了——《边城》续

作者:湖北五峰土家族自治县第一中学高三(4)班 孙彦妮|  时间:2004/5/20 16:42:39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黄昏依然温柔、美丽和平静。天已快黑,别的雀子似乎都休息了,只有杜鹃叫个不息。翠翠坐在渡船上,没有要过渡的人--此时正是端午夜。"前些年时,大概正和爷爷一同说笑着流在从县城回来的路上吧!"翠翠这样想着。
  屋里黑黝黝的、静悄悄的,只有灶堂里"噼哩啪啦"的不时飞出些火星来。翠翠焖好了瓜菜,摆上粽子,还倒了半碗酒,"爷爷,你该来吃饭了!"翠翠边摆着筷子边轻声的呼唤。
  翠翠抱膝坐在月下,傍着小屋,想着爷爷讲诉的自己的父亲与母亲。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竹在月光下变成一片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间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会有一只草莺"落落落落嘘"啭着它的喉咙,不久之间,这小鸟儿又好像明白这是半夜,不应当那么吵闹,便仍然闭着那小小眼儿安睡了。
  "爹爹是会在这夜里唱歌的吧!"翠翠想着不禁自己唱起来了。是那首好觉得顶好听的歌又软又缠绵,带着她各处飞,飞到对溪悬崖半腰,摘了一大把虎耳草……
  月光极其柔和,溪面浮着一层薄薄的白雾。翠翠张起耳朵听着,希望有人在对溪应和。待了许久,对溪除了一片草虫的清音复奏以外,别无所有。
  "扑扑扑!"鸡笼的公鸡抖了抖翅膀,向母鸡挪近些又安静下来了。翠翠看着,就滚出眼泪来了,抽泣着,不知何时就睡着了。再醒来时,东边早已泛白。到溪边洗了脸,一天又开始了。虽然是五月天,却总也好不起来,灰沉沉的,偶尔出现一块蓝天,一会儿又被淹盖了。翠翠的心里老是想着,想着桃源县,老是想着。站在渡船上,长长的篙插进去,弯腰一推,然后抽出来;再插进去,再抽出来……随着长篙的起起落落,翠翠的目光也时时的抬起,又垂下,时儿忽的撑得渡船像离开了水波的一条打跳的梭鱼,忽的又慢下来;因为她总会把对溪立着等过渡的穿白褂的青年错当了某个人。
  月亮又升起来了,月光还是那样的柔和如银子,草虫仍然闹着,夜莺依旧转了几下又停下来睡了。翠翠同样抱膝坐在小屋前,然后聆听着对溪,依然别无所有,同样过了一会儿就自己唱起来了。也不知唱了多久,心又飘了多远,没停下来了,那歌声久久的回荡着。翠翠立直了身子,张起了耳朵,惊讶于如此长久的回音,然后问自己:"这是回音吗?"不是的,原来是她的竹雀又在为她歌唱了……(指导老师:刘军乔)

  (续写大家名篇是对学生文字功夫、鉴赏能力或审美能力的综合考查。本文最大的成功在于能够把湘西特有的民风民俗揉进文章中,同时也完全按照原作者的行文风格走,这是难得的。真正的成功的续写不是把自己的创作风格加以证明,而是对原作文本及风格的理解和领悟,并描红之。      吴昌均荐评)

文章评论

共有 4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 蚊仔 于08-14 20:59发表评论: 第4楼
  • 完美的结局
  • 盛夏 于04-03 17:11发表评论: 第3楼
  • 边城美的化身.
  • 雨纷飞 于03-29 19:53发表评论: 第2楼
  • 这样写也行哦
  • 珍珍 于03-08 14:16发表评论: 第1楼
  • 还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