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自喻“花中第一流”

作者:佚名  时间:2012/4/24 7:42:40  来源:tank0206 转发  人气:
  李清照 自喻“花中第一流”
  于千年之外,有那么一个女子,自喻“花中第一流”,至今仍迷倒众生;
  于千年之外,有那么一只斑斓彩蝶,牵动我的心,飞往三山而去,再不理市井俗流;
  于千年之外,秋风吹起如梦如幻的纱帘,窈窕美人拢起满袖菊蕊花香,邀我共赏词话……
  出生名门,少年成名;如意郎君,情投意合。
  国仇家恨,最难将息;词动京华,学无所传。
  这便是中国古代第一才女—李清照。循着她的一字一词一句,品味她的喜怒哀乐,好像时光倒流,你我都化作她身边的细雨春风,去追寻这个女子的传奇一生……
  李清照的生命一度明若繁花。十七年华,韶光正好,泛舟湖上,徜徉于藕花深处。鸥鹭惊起,银铃巧笑,眸光闪烁,明若星辰。纤手提笔,一挥而就,从此奠定了她一代才女的地位。
  叹息着“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浅吟着“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不觉间,她已长成一名风姿优雅的少女,有着婉约却又刚毅的气质。同时,她也邂逅了一位志趣相投的伴侣—赵明诚。从此,她也有了“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的娇羞;从此,造就一段千古佳话……
  月色朦胧,花影摇曳,两人相邀园中,绵绵情意映着月色传递。无须言语,一个含笑的眼神便猜到了彼此的心思。芙蓉初绽,花下对诗,一纸素笺写满娇嗔与幽幽的爱恋。他们的结合没有“梁祝化蝶”般的荡气回肠,但这平凡也是一种幸福。只道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在那样一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李清照无疑是最幸运的:书香门第、才华横溢、慈父贤母、如意郎君。她似乎什么都有了,但悲哀往往隐藏在幸福背后……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婚后的李清照与赵明诚往往聚少离多。月光融融,清凉似水。仰一轮明月,伤嫦娥之孤寂;手持黄花,叹岁月之凋零。春日悠悠如水,落花脉脉含情;无奈惜春春去,几点摧花雨。“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那是怎样的一种相思?然而,动心容易痴心难,留情容易守情难。她宽容大度,对于明诚纳妾,只是强颜欢笑,而在某个寂静的角落里,她黯然垂泪,“可怜人似春将老。”试问明诚,当你怀中拥着其她女子的娇躯时,可曾想到,在无数个孤寂的夜晚,清照只能“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可曾看到,她“情疏迹远只香留”的容颜,在残秋的夜色中,独自把玩忧伤。
  遥想当年的恩爱,恍然已如隔世;说好的地老天荒,已随风逝去。那令人迷醉的往事,撕扯着她脆弱的心,竟在等待中碎成千片……风住尘香花已尽,她等来的是天人永隔的怨念悲苦!春天,她看着院里早开的野梅,想他;夏天,她站在寂静的树阴下,想他;秋天,她面对一片湖光山色,想他;冬天,她无心踏雪无意试灯,还是想他。酌一杯伤心酒,流两行相思泪,望穿秋水,无奈“人面不知何处去。”从此,只能盼着在梦中相逢;从此,只能含着泪回忆那些点点滴滴。回忆很甜,但回忆也很痛。痛得蚀心刻骨,痛得心力交瘁。明诚欠清照的情,今生已无法偿还。奈何桥前踌躇徘徊,愿在三生石上再结姻缘。忽然想起一首歌:“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感情已如镜花水月,国家也似风雨飘摇。物是人非事事休,家不成家,国亦不成国。由青春年少到暮年华发,从大好河山到偏居一隅,心若残阳,道不尽一片凄凉。一边的国土已被异族的铁蹄踏碎,而另一边的人们却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沦陷后的绝望,残喘下的繁华,眼见此情此景,她情何以堪?回首间酸楚低吟:“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是她,临江怀古,诵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豪情。这本应出自一男儿之口,可这分明是清照之诗,清照之心,清照之情。纤弱无骨之手,娇柔无力之躯的她,竟能作出如此气拔山河的诗句,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我不禁怀疑,她真的只是婉约词派的代表人吗?眼前这首诗绝对是一首豪放之作,她若无真情实感,又怎会字字戳人脊骨?作为一个女子,不能上阵杀敌、为国捐躯,是她一生的遗憾。只能化满腔哀怨于文字,诉说心声……
  眼见国破家亡,空有一腔热血,却只能泼洒在一首首诗词中;枉她学富五车,词动京华,却因一句“才藻非女子事也”,就足以手足冰凉,只能哀叹一句“怎一个愁字了得!”,便佝偻了身影,白了三千烦恼丝。
  她纵有生花妙笔,却诉不尽万千心事;
  她欲说还休,却未语泪先流……
  她本是不染尘埃的空谷幽兰,是巍峨冰山上的高洁雪莲,却被世俗践踏得凌乱破碎。
  曾经烂漫,皎皎兮如繁花;
  一度坎坷,飘飘兮似浮萍;
  结局凄凉,瑟瑟兮若秋风。
  这便是李清照的一生。
  当浮光初现,她将她的满腹才华化作一段千古愁情,既然载不动,那就让它们和着咸咸的泪,滴在对赵明诚的绵绵追忆里,滴在对国仇家恨的无限忧思里……
  于一个静静的午后,执一把水墨画笔,在苍白的记忆中认真描绘,赫然绘出一朵含羞的幽兰,那便是易安笔下梦幻般的词句。叮叮咚咚,似二月间的泉水,缓缓流入我干涸的心田,于每个深夜反反复复地吟唱,萦绕在唇齿间的,都是酸涩。
  那个充满愁情的女子,伫立于相思河畔,满眼所见皆是彼岸花,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失。用尽余生,化作一首首旖旎的词,于时间的洪流里,流转千年,终是鲜活地呈现在眼前。这时,你只需倾心静听,便能看穿历史厚重的尘烟,瞧见隔世离空的红颜,正望断了天涯路……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