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负”,是否该对古诗“动刀”?

作者:不详  时间:2014/8/31 21:35:15  来源:网络转载  人气:
  上海推行“零起点”教学,语文课本大幅“瘦身”,古诗仅剩一首——
  “减负”,是否该对古诗“动刀”?
  原来的语文教材正文有186页,新版教材只有122页。新学期来临,上海小学一年级新版语文课本比旧版明显“瘦身”。让不少人感到惊讶的是,旧版教材中“古诗诵读”的8首古诗被全部删除,占被压缩的64页内容中的8页。
  今年秋季开学,上海市教委推行“零起点”教学,对小学一年级第一学期语文教材“动手术”,删繁就简,以期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此举在社会上引起热议,不少人认为,“减负”不能减古诗,从教材中删除古诗是语文教学改革的倒退。小学一年级应开展怎样形式的语文教育?语文教材如何改革才能回应社会的关切?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教材大幅瘦身,古诗仅剩一首
  据介绍,上海市现行的小学语文教材,是根据2004版《上海市中小学语文学科课程标准(试行稿)》编写的。教材组发现,由于编写持续时间较长,教材存在一些不足,特别是低年级学生的学业负担较重,如课文篇目过多、部分课文篇幅过长、带读字过多、教学时间过紧、教学要求被随意拔高等。
  为此,教材组对2014年度小学语文第一册教材进行了修订。新版课本与旧版相比,课文篇目总数从45篇减至40篇,识字量从353个减至296个,写字量从296个骤降至118个。具有单元练习性质的“快乐语文宫”从7个减为6个,原有的8个“古诗诵读”内容被整体删除。
  打开旧版的试用本语文教材可以看到,每个单元末尾都设置了“古诗诵读”环节,共收录了8首五言绝句,分别为《画》、《草》、《登鹳雀楼》、《寻隐者不遇》、《悯农》、《夜宿山寺》、《江雪》和《梅花》。此外,“快乐语文宫”中以“读一读,看谁先把文中的古诗背出来”的形式,呈现了《静夜思》和《咏鹅》,加起来教材中共有10首古诗。在新版教材中,“古诗诵读”环节的8首诗和《静夜思》不复存在,整本书中仅剩单元练习中的《咏鹅》一首古诗。
  上海市教委副主任贾炜表示,此次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的修订经过了科学核定,目的在于更好地落实课程标准要求,切实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回应家长和社会的期望,将“零起点”教学和等第制评价落到实处。
  语文教材“瘦身”得到校长和家长的支持。上海市静安区教育学院附属学校校长张人利认为,由于各校教师在执行课程标准方面存在差异,原本只要求学生会看、会读的内容也变为会写、会默,增加了学生负担,从这个意义上看,为语文教材“瘦身”是必要的。
  删除古诗并非不学古诗
  以“减负”的名义将语文课本中的“古诗诵读”全部删除,是否适宜?小学一年级不需要学习古诗吗?针对上海此次教材修订,社会人士提出质疑,上海市教委表示,会用非书面的形式引导一年级学生学古诗。
  对此,同济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刘强的第一感觉是“震惊”,他说:“本来我以为有8首古诗不算多,增加一倍到16首也可行,但全部删除则匪夷所思。应该珍惜对孩子进行传统经典文化教育的启蒙期,给他们多一些民族文化的养分,不能都是白开水似的儿歌和白话文。”
  在刘强看来,一年级孩子有非常好的接受能力,应给他们最精华的东西。他说:“要为孩子的未来提供负责任的教育,经典流传千年,怡情养性,如同孩子成长需要的母乳。‘减负’不能减古诗。以快乐教育或‘减负’的名义清除古诗,就像放弃母乳而用奶粉喂养孩子。”
  “古诗不以书面形式呈现,并不意味着一年级不需要学古诗。”贾炜说。
  上海市教委教研室小学语文教研员薛峰说,新教材改变了古诗教学的方式,通过课前两分钟、语文拓展课和学科活动等时间,以学生听录音或教师的示范诵读,并跟着读读、诵诵的方式进行。他说:“古诗的学习既没有识字、理解诗句意思的要求,更没有抄写和默写的要求,重在引导学生在听听、读读、诵诵的过程中积累古诗,初步感受古诗的情感美和音韵美。”
  记者在长宁区一家新华书店购买了小学一年级新版语文教材。教材不是光溜溜的一本书,而是装在塑料袋里的一套资料,包括一册语文课本、一本识字卡片和两盘磁带。
  教几首古诗可做教学探索
  随着新版语文教材的面世,有人认为删除古诗的做法有欠周全,教材修订需要倾听社会各界的意见。也有人提出,不能把修订教材的问题无限扩大化。
  刘强提出:“修改教材是关乎孩子未来成才的大事,需要社会各界参与,不能由少数几个教材编写者说改就改。”
  据了解,为做好教材修订,上海教材组和教研部门做了一系列调研工作。薛峰告诉记者,上海对3套语文教材的识字量、写字量等进行全面统计分析,面向867名教师开展“小学语文一年级教材使用情况”问卷调查,收集教师对教材的意见和建议,还组织高校语文专家进行实地观课、教师访谈和专题研讨。
  《收获》杂志副编审、作家叶开表示,尽管学校教师可能会用听磁带、读读诵诵的方式教孩子学古诗,但把“古诗诵读”从教材中移除,可能会向教师传递这样一种信号:“古诗是不重要的,学不学无所谓。”
  张人利则认为,不应把是否从课本删除古诗这个问题无限扩大化,甚至扩展到“无视民族文化”的高度。他说:“教育不是简单的学科问题,涉及对人的研究,非常复杂。小学一年级能不能教古诗、可以教几首古诗,这是个学术问题,可以展开教学探索。在教学实践中如果发现多教几首更合适,可以再加上去。”
  据介绍,上海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第二册正在修订,如何处理古诗尚未最终确定。上海市教委教研室已组织团队运用专业工具对整套小学语文教材做全面评估,征集一线教师对教材的意见,为整套教材的修订提供依据。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