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的问答

作者:佚名  时间:2016/4/6 16:39:15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问一:何为“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
  答:“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是教育部考试中心张开在其“对2015年高考作文的特点及相关问题的解读”的文章中提出的。在他看来,“通过增加任务型指令,着力发挥试题引导写作的功能,增强写作的针对性,使考生在真实的情境中辨析关键概念,在多维度的比较中说理论证”。从新材料作文到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增加特定的任务指令,“从不同角度拓展了材料作文的测试功能,使材料型作文的考查功能不断完善”注。2015年全国卷两道作文题的任务指令最显著标志就是“写信”和“权衡、选择”,“优中选优”。前者要求考生就“女儿举报”事件给相关方写信,来入情入理地谈问题、讲道理;后者要求考生对“当代风采人物”的推选进行思考、权衡与选择,最终确定“谁更具风采”。这类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中的“写作任务指令”也应属于“写作要求”,与往年的“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的写作要求相比,从“禁令式要求”变为“指令性要求”。当然,“禁令”与“指令”的区别在于一个是不要这么做,不要这么写;另一个是明确要怎么做,怎么写。从这个角度看,“指令性”要求是方向性要求,任务指令更明确。如2015年的“书信”、“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作文,体现你的思考、权衡与选择”的要求,都是指令性要求。
  这种“任务驱动材料作文”,可以看作“新材料作文”的延续与发展。“新材料作文”的优势在于给考生提供充分的作答空间、多元的立意角度,但是,过多角度的材料提供,也为提前准备几个应万变的角度进行套作提供了可能。在此基础上,2015年的全国卷作文题目在承继新材料作文的自主空间大、立意角度多元、重视考查思辨能力等优势的同时,增加或强化了写作任务的指向,“任务指令”的设计让考场写作从“条条大路通罗马”变成了“一条大道通四方”,考查考生在任务指令的驱动下的思考、辨析、权衡的思维过程,引导考生形成写作内在动力,在完成写作任务的过程中,显现出自己的学养、思维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和情感态度价值观。“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的真正意义就在于命题者以增加任务指令的方式,让考生在任务驱动之下,有了写作动力产生,让考场作文成为一种在具体情景、具体语境之下的真实写作,从而防止套作、宿构的“假写作”。
  问二:如何认识“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中的“任务”?
  答:其实,考场写作都可以视为一项任务写作。不管写作要求是“指令”还是“禁令”,写作者都要明确题目的要求,并遵照“要求”完成考场写作任务。命题作文、话题作文、材料作文莫不如此。像“材料作文”写作,首先要阅读材料,尊重材料,从材料中获得意义,从要求中明确写什么与不能写什么,正如入乡问俗,入境问禁。“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则是把“任务”更明确出来,因此,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的写作首先要对“任务”进行确定性判断。比如,我们不妨明确如下问题:①这是一个什么任务?②怎样才算基本完成任务?③完成任务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以全国新课标卷的“女儿举报父亲开车打电话”作文题为例,这项任务就是:选择一个对象,给他写封信,表达自己对“女儿举报父亲”这件事的态度和看法。如果你对小陈举报老陈的做法表示“点赞”,认为在这件事上,小陈做得对,这样的写作,应该说有自己基本的认识、态度,而且字数也符合不少于800字的硬性要求,这就是基本完成了任务。但是,这还不能说是比较好地完成了这个任务。为什么呢?题目要求“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而单纯“点赞小陈”,应该说没有充分理解这则材料中蕴含的“情与法”两难的含义,这封写给小陈的信也难解小陈举报老陈后在“情与法”两难之上的纠结。因此,漂亮地完成任务,应该不是简单地看你的写信格式对不对,也不单看文章字数够不够,还应该看你有没有“综合材料内容及含意”,提出自己在这个两难问题中比较深刻的观点和看法,体现出你的思维能力,表达出当代中学生应有的伦理观、法制观。就是说,同是一个任务的指令,你的思考的深浅之别会决定你文章的高下之分。
  当然,这些还都是“任务”中的指令性要求,应该视为显性任务。除此之外还有隐性任务。比如,有的考生在写信的开头就直呼“小陈”“老陈”,应该说就不太符合书信体所包含的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礼”,就不那么得体。因为,材料所提供的语境,小陈是大学生,而考生此时的身份是高考考生,“小陈”比考生年长,“老陈”则为长辈,直呼“小陈”“老陈”,显然不合写信者的身份。“写信”这样一个任务情境,就决定了写作者是在与收信人进行对话,而对话,就应该包含对社会角色、社会伦理、对话方式、语言形式等问题的考虑。可以说,这样一个作文题目的聪明之处,也就在于这些隐性任务的存在,它背后是在考查一个人的修养与情怀。这些内容的考查,是从育人的角度进行考查,是为实现作文教育功能的考查。因此,“书信”这一任务指令,不仅考查考生的实用文体知识,更考查一个人的情感态度,甚至是潜意识中的情怀、在中国文化氛围中成长起来的学养和素质。能看出显性任务,当然是聪明的;能暗合隐性任务,那才是大智慧。
  问三、怎样才能更好的实现“任务”的“驱动”?
  答:“任务驱动”,明确任务,完成任务,或者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可能还不能算得上是漂亮地完成任务。因为,任务的完成不能仅仅只是局限于任务本身,还应该在任务的驱动之下让这项任务完成得有创意。这就要善于发掘完成任务的内在驱动力,让任务驱动从被动走向自觉,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要“戴着镣铐跳舞”,“镣铐”虽在却只见舞蹈。比如2015年全国卷的“当代风采人物评选”这个题目,任务指令要求你必须在“各有风采的三名候选人”中选出一个“更具风采”的,那么,在选的的过程中,不能仅看风采人物的“风采”,更要能看得出选择者对“最具风采”的评价标准,以及这个标准背后丰富的内容。正如莎士比亚的名剧《威尼斯商人》中主角鲍西娅用“金盒、银盒和铅盒”作为选择求婚者的标准一样,她正是用这项选择来评判选择者的价值观,这里的选择,同时也是被选择。
  请看这段文字:“在大李、老王、小刘中,小刘,更是走向了别人不敢走的道路。在生活和梦想中,他坚定地选择梦想,并且坚信这个梦想的实现为此付出。如今社会中,所有人普遍都认为长大了有一份安稳的工作才是最理想的生活状态。只有少数人追求自己的梦想,去做没人敢做的事情。小刘拥有的勇气、耐心不比老王差,小刘对于美的捕捉的才华也不下大李。在高压力的社会生活中,拥有一份让自己舒心的职业,比成就某些功绩来说更来的重要。在所有人都乘着名为‘工资稳定’的小舟,飘荡在风平浪静的小湖时。总有人,扬起帆,在波澜起伏的海浪中,活出风采的人生。”
  这段文字里,作者在比较、权衡、选择的同时,已经显现出自己对未来的思考,显现出自己未来的人生选择。他否定了“工资稳定”式的安稳,选择“追求自己的梦想”,活出自我生命的真风采。这样的写作,已经不仅仅是完成任务的“遵命”写作了,这是真正用心的写作,已经把任务的驱动变成了自己内在的动力。
  其实,写作,原本就存在着一种驱动力,不管这种动力是来自他人还是自己。有了这种驱动力,写作成为一种自然、真实的表达。鲁迅先生有篇杂文叫《夏三虫》,可以和这道“更具风采”的题目进行有意思地比较。所谓“有意思”,是鲁迅先生写的不是“优中选优”,而是“劣中选优”。文章是这样开头的:“夏天近了,将有三虫:蚤,蚊,蝇。假如有谁提出一个问题,问我三者之中,最爱什么,而且非爱一个不可,又不准像‘青年必读书’那样的缴白卷的。我便只得回答道:跳蚤。”鲁迅先生认为在“三虫”中最爱“跳蚤”,自然是因为“跳蚤的来吮血,虽然可恶,而一声不响地就是一口,何等直截爽快”。鲁迅先生写这篇文章时,并没有哪个给他发出指令性任务,比较“夏三虫”选出“最爱”的任务是他自选的,是他要讽刺和批判当时的一些可恶的无行文人,这就是写作的驱动力。其实,写作总会有驱动力的,不管是考场写作的硬性要求,还是任务指令,抑或是自己写作的冲动。只不过在这种驱动力的作用下,表达出自己的写作水平,出自己的思维能力,体现出自己的思想境界,更接近写作的本义。明白了这一点,接受任务驱动,显现出任务驱动下的写作动力,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的写作也应该不是多么困难的事。
  问四、“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如何备考?
  答:常见的高考作文复习备考多是在训练内容上进行线性的系列化训练,如审题立意、材料、文章结构、点题扣题、论证方法使用、拟题技法、开头结尾等等。既然高考作文有了这样一个新的方向,那么,高考作文备考应该有相应的变化。首先,在认识上,应该把它和对当下流行的材料作文的认识结合起来,视为材料作文的发展。因此在备考和写作训练中,要遵从材料作文的训练特点,如一篇文章是建立于材料之上,要有对材料的充分分析、解读,并在此基础上有所拓展。然后,在这种意识中再明确任务驱动的内容,从以往的“禁令”式写作要求转向“指令”性要求,并在完成任务的层次、程度上有所体现,并不断追求任务完成的高境界。其次,可适当增加“任务确定”等写作训练系列,增加针对性,避免训练偏差。这里不妨强化一下“写作任务确定、写作对象确定、写作任务完成程度”等横向训练系列。再次,要在备考过程中及时纠偏,如在每次月考中发现学生在这类作文的写作中存在的问题,及时纠正,使训练更有针对性,也提高指导的实效性。总之,要让学生有比较明确的任务驱动意识,明确写作要求的驱动指向,做到在驱动力的作用下,选择写作方向,确定写作角度,选取写作对象,这样才能比较好的完成任务驱动型材料作文的写作。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