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也给数学家拼拼爹

作者:不详  时间:2016/6/20 8:44:52  来源:网络转载  人气:
  数学家都有一个爸爸,他们中有好爸爸,也有坏爸爸。还有的爸爸不知道去哪了。
  阿基米德:我有一个好爸爸,好爸爸,好爸爸,好爸爸。。。
  被西方称为最伟大的三位数学家之首的阿基米德出身于希腊贵族家庭,其父费狄亚就是是天文学家兼数学家。这位父亲不仅给儿子带来了贵族身份、良好的家教,更因为他与叙拉古的国王—海维隆二世国王的关系,为阿基米德的发展铺好了一条光明大道。
  关于费狄亚与国王的关系,有两种说法,一种说他们是朋友,一种说他们是亲戚。不管真相如何,不可否认的是费狄亚跟国王相处密切,所以阿基米德学成回国后就有充分的机会出入宫廷,并常与国王、大臣们闲话家常或是畅谈国事。
  在这样优裕的环境下,阿基米德作了好几十年的研究工作,并在数学、力学、机械方面取得了许多重要的发现与成就,成为上古时代欧洲最有创建的科学家。
  欧拉:我曾跟爹一起走近上帝
  莱昂哈德·欧拉出生于瑞士的巴塞尔。他的父亲保罗·欧拉是基督教加尔文宗的牧师。受父亲的影响,欧拉13岁时就入读巴塞尔大学,15岁大学毕业,16岁顺利获得硕士学位。虽然对数学早有接触,但是欧拉此时的主修方向还是哲学和法律,并在之后遵从父亲的意愿进入了神学系,学习神学,希腊语和希伯来语。
  不过虽然保罗·欧拉一心想让儿子也成为一名牧师,但是他也不是冥顽不化的固执老头。当约翰·伯努利来说服他允许欧拉学习数学时,他还是听取了意见,并开始相信欧拉注定能成为一位伟大的数学家,从而使欧拉真正开始逐步走向数学家的道路。
  高斯:我不坑爹,爹坑我
  近代数学奠基者之一高斯几乎可以用天才、早熟、高产、创造力不衰等人类智力领域所有褒奖之词来形容。但是他的父母却是很普通的一对夫妇。他的母亲是一个贫穷石匠的女儿,没有接受过教育,近似于文盲。在成为高斯父亲的第二个妻子之前,她仅仅从事着女佣工作。而高斯的父亲做过园丁,工头,商人的助手及一个小保险公司的评估师。
  这位经历丰富的父亲格尔恰尔德·迪德里赫对高斯要求极为严厉,甚至有些过分,常常喜欢凭自己的经验为年幼的高斯规划人生。高斯很小就对一切现象和事物十分好奇,并且常常坚持弄个水落石出。古板顽固的父亲经常因此而训斥他。
  幸运的是,高斯拥有一位鼎力支持他的母亲和颇有眼光的舅舅。
  舅舅弗利德里希发现高斯的聪明伶俐后,花费了很大一部分精力投入到对高斯智力的启蒙和教育中,并经常劝导姐夫让孩子向学者方面发展,才使得高斯没有成为园丁或者泥瓦匠。
  而高斯的母亲罗捷雅也对儿子的才华十分珍视,在高斯的父亲面前坚决维护高斯的思考和行动,也为高斯的发展赢得了更为开阔的思维空间。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高斯虽然没有直接从自己的父亲那里获得更为良好的教育,但是他秉承了其父诚实、谨慎的性格,这也算是父亲身教的良好结果吧。
  拉格朗日:我本官二代,一朝变屌丝
  在数学、力学和天文学三个学科领域中都有历史性贡献的约瑟夫·路易斯·拉格朗日,生于意大利都灵。
  他的父母共有11个子女,但大多数夭折;拉格朗日为长子,是幸运活到成年的两个之一。
  从出身来看,拉格朗日的家境应该不错:曾祖父是法国骑兵上校,祖父任都灵的公共事务和防务局会计,父亲也在都灵政府任同一职位。可是这位父亲,弗朗切斯科·洛德维科·拉格朗日亚,并不满足这样职位和收入,参与了大笔金融上的的投机,最终失败将家产挥霍殆尽。
  早期拉格朗日并没有展现出对数学特别大的兴趣。在都灵大学进修的时候,他最喜欢的学科是拉丁语,还认为希腊几何学很枯燥。但到青年时代,在数学家F.A.雷维里指导下学几何学后,激发了他的数学天才。17岁时,他读了英国天文学家哈雷的介绍牛顿微积分成就的短文《论分析方法的优点》后,感觉到“分析才是自己最热爱的学科”,从此他迷上并且转向主攻当时迅速发展的数学分析。
  不过拉格朗日本人曾回忆说自己,如果家境富裕,可能就不会作数学研究了。大概中落的家道也让他放弃了对其它某种生活方式的追求,才能致力于数学研究吧。这算不算是他父亲歪打正着的为数学界做出的另类贡献呢?
  柯西:差点跟爹一起文艺
  奥古斯丁·路易·柯西的父亲路易·佛朗索瓦·柯西是一位精通古典文学的律师,曾担任法国参议院秘书长。他将自己擅长的法语、拉丁语等语言研究早早教给柯西,使得柯西小时候在文艺的道路上遥遥领先。柯西很小就曾获得希腊文、拉丁文作文和拉丁文诗奖,在中学毕业时还赢得了全国大奖赛和一项古典文学特别奖。
  可是柯西最终还是从一个文艺青年胚子转成了数学家。这也离不开他父亲的铺垫,因为他的父亲经常带着他一起出入法国参议院。在那里柯西得以和两个已经成名的数学家经常进行交流。这两位就是拉普拉斯和拉格朗日。两位数学家都对柯西表现出来的天赋非常的欣赏,拉格朗日更是在众人面前评价柯西,说这个孩子将来会超过我们所有人。但是,拉格朗日后面还加了一句,说柯西的身体太单薄,17岁以前最好不要碰数学,否则他会沉迷其中。简单地说,拉格朗日怕柯西累死。所以,柯西的父亲坚决贯彻了这个政策,把柯西的早期教育重点放到了文科上。但当柯西接触数学并且专攻数学后,这位父亲也没有要求儿子继续文学而进行干涉和指责。
  笛卡尔:我是留守儿童,爸爸每个月寄钱给我。
  勒奈·笛卡尔父亲Joachim是雷恩的布列塔尼议会的议员,同时也是地方法院的法官。笛卡儿1岁多时母亲患肺结核去世,而他也受到传染,造成体弱多病。母亲去世后,父亲移居他乡并再婚,而把笛卡尔留给了他的外祖母带大,自此父子很少见面,也因此养成终生沉思的习惯和孤僻的性格。父亲见他颇有哲学家的气质,亲昵地称他为“小哲学家”。可是他们父子俩相处得并不融洽,笛卡尔自己曾经说,他是父亲最不喜欢的孩子。他与兄弟之间的感情,似乎也不怎么深厚。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他经常离乡背井单独外出旅行,并且对待朋友特别情深。
  迪卡尔的父亲虽然心理上跟笛卡尔有些疏远,却从没有真正放弃笛卡尔,他一直给予迪凯尔提供金钱方面的帮助,使他能够受到良好的教育,并且在死后也留给笛卡尔一大笔遗产,让笛卡尔可以追求自己的兴趣而不用担心经济来源问题。
  希尔伯特:我没成为爸爸强扭的瓜
  大卫·希尔伯特,二十世纪的一流数学家,被称为数学世界的亚历山大,是康德的同乡。
  希尔伯特的父亲奥托·希尔伯特是法官。他有些狭隘,他对儿子喜欢搞数学总是持批评的态度。幸好母亲玛利亚·特丽萨却比较开明,她兴趣广泛,对天文学、哲学以及应用数学都抱有兴趣。这无疑对儿时的希尔伯特产生了影响。
  而希尔伯特的数学天分,在中学就表现出来。据说在中学时,希尔伯特不能写出很好的德语作文,于是她母亲经常为其代笔,但是他的数学非常好,能够给老师们讲解数学问题。
  这样的天分,做父亲的却不能接受,是不是有点失败呢。
  康托:我的蛇精病和爸爸没任何关系
  乔治·康托生于俄国的一个丹麦—犹太血统的家庭。父亲乔治·瓦尔德玛·康托是个富商。1856年康托全家迁居德国法兰克福。像许多优秀的数学家一样,他在中学阶段就表现出一种对数学的特殊敏感,并不时得出令人惊奇的结论。他的父亲力促他学工,因而康托在1863年带着这个目地进入了柏林大学。这时柏林大学正在形成一个数学教学与研究的中心。康托很早就向往这所由外尔斯托拉斯占据着的世界数学中心之一。所以在柏林大学,康托受了外尔斯特拉斯的影响而转到纯粹的数学。
  康托父亲的影响对于康托来说是一生的。这位在福音派新教影响成长起来的父亲,不仅在经济上给康托的发展提供了物质基础,他将宗教的使命感,及自信、自强和奋斗精神也带给了康托。父亲在给15岁的康托的一封信中写到:“你的父亲,或者说,你的父母以及在俄国、德国、丹麦的其他家人都在注视着你,希望你将来能成为科学地平线上升起的一颗明星”。这封信始终陪伴着康托,成为康托终生奋斗的一个动力,让他面临数十年的指责,也不放弃捍卫超穷集合论。
  庞加莱:我爹基因好强大
  亨利·庞加莱出身于法国的显赫世家。他的祖父曾在拿破仑政权下的圣康坦部队医院供职,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莱昂·庞加莱即为庞加莱的父亲。莱昂·庞加莱是一位著名医生,并任南锡大学医学院教授。
  庞加莱从小就显出超常的智力,他很爱读书,而且阅读速度快得惊人,并对内容的记忆迅速、准确而持久。他在儿童时代还显露了文学才华,有的作文被老师誉为“杰作”。庞加莱l862年进入南锡中学读书。初进校时虽然他的各科学习成绩十分优异,但并没有对数学产生特殊的兴趣。对数学的特殊兴趣大约开始于15岁,并很快就显露了非凡才能。从此,他习惯于一边散步,一边解数学难题。这种习惯一直保持终身。
  看上去这位天赋异禀的数学天才,应该是遗传了家族的良好基因吧。不仅他的祖父、父亲颇有成就,他叔叔的两个儿子也成为法国政界的著名人物:雷蒙·庞加莱于1913至1920年间任法国总统;吕西·庞加莱曾任法国民众教育与美术部长。
  陶哲轩:爸爸为了学位到处奔走
  陶哲轩的父亲比尔·陶是儿科医生,和母亲格雷丝相识在香港大学,后移民澳大利亚。
  陶哲轩小时候惊人的智力发展让父母意识到,儿子是个神童。于是这对夫妻到处为陶哲轩买书、借书,鼓励他读书探索。但是不久他们就发现自己的教育很难跟上孩子的进步。围边绵耽误了儿子的发展,决定让他提前上学。然而,提前入学对这个智力提早发育的孩子似乎并不合适。智力上,陶哲轩比同班5岁的孩子们发育得都要成熟,但为人处事方面,他还不愿意长时间和比自己大两岁的孩子呆在一起。对此,私立学校的老师无能为力。几个星期后,父母和老师达成一致,让他退学。陶哲轩又被送进幼儿园,和与他同龄的孩子一起成长。幼儿园的18个月里,陶哲轩的数学能力显著提高。在妈妈格雷丝的帮助下,不到5岁,陶哲轩完成了小学的所有数学教程,这通常需要7年时间。格雷丝在香港大学念研究生时,曾经获得数学物理一等奖学金。然而,她发现,在数学上,陶哲轩不需要别人告诉他该怎么做,他主要通过大量阅读数学著作和教科书来完成学习。
  在这个时候,陶哲轩也开始接受专门针对天才儿童的零星教育。这个项目由澳大利亚的教育机构发起,每个星期六对天才儿童进行特殊教育。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陶哲轩的父母开始为儿子“量身定做”教育课程,在专门从事天才儿童教育的老师的帮助下,终于让这个神童的智力发育走上了“正轨”。
  牛顿:爸爸去哪儿呐?
  相比以上所有几位数学家,艾萨克·牛顿就可怜多了,出生前三个月,他同样名为艾萨克的父亲不幸离世了。之后牛顿的母亲在牛顿3岁时改嫁了。而她母亲并没有把牛顿带入巴纳巴斯·史密斯牧师家,而是把他托付给了他的外祖母玛杰里·艾斯库。这样的疏离导致年幼的牛顿不喜欢他的继父,并因母亲改嫁的事而对母亲持有一些敌意,牛顿写过他曾:“威胁我的继父与生母,要把他们连同房子一齐烧掉。”这位伟大数学家的人生中,父爱就是一片空白。
  父亲节来了,祝福天下所有的爸爸都有值得自己骄傲的子女!感恩父亲!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