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读文学名著的四大缺憾

作者:无涯镜读书汇  时间:2016/6/26 21:11:49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最近在《欢乐颂》这部电视剧中,难得地出现了剧中人引用莎士比亚戏剧中的人物互相打趣的场景,让我们隐约感受到了知识的力量,模糊领略到了文化的神奇,解气地看到了有钱没文化的富二代在既有钱又有文化的精英面前自愧不如、自惭形秽。这个场景虽然不无牵强和穿凿的痕迹,虽然缺乏足够的文化自信和内涵,但仍然值得点赞。
  现在的流俗大约是以推崇金钱和鄙视文化为主色调的,许多人信奉的是认为有钱为王、有钱是爷,有钱就有快乐和幸福。这样一种主色调的社会氛围中,文学名著只能坐冷板凳了。
  比起上世纪八十年代,现在读文学名著的人越来越少了。不仅西方的古典文学名著越来越小众化,而且中国的文学名著也越来越淡出我们的日常生活。形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复杂多样、一言难尽,一篇千把字的短文显然无力触及。但可以肯定地说,流俗未必总是正确的,甚至多半是不正确的。不读文学名著终究是一个不小的缺憾,而且这个缺憾是其他任何东西都无可替代的。
  笔者不揣冒昧,也不惧被扣上“酸腐”或“浅薄”的帽子,杜撰了以下四大不读文学名著可能会出现的具体缺憾,供各位茶余饭后一笑了之吧。
  一是文学名著是丰富人生体验的管道。
  人生的价值都是通过体验而实现的,而每个人的生活角色又是很有限的。我们也许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也许没有品尝过刻骨铭心,也许没有见识过壮怀激烈,也许没有感受过穷途末路。不要紧,这些在文学名著中都能找到,而且生动逼真。比如在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中,我们领略到的是快意恩仇。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中,我们犹如煎熬在心灵地狱中。
  二是文学名著是穿越时空窠臼的旅行。
  庄子《秋水篇》说,“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而时空视野的每一次拓展,都是极大的精神享受。现在的那些网络穿越小说,创意很独特,惜呼是一种近乎游戏的文字,对所穿越去的时空塑造多数是失实失真的。其实文学名著本身就是时空的穿越,不必非得有那种直观的却也是肤浅的代入感。比如读读狄更斯的《双城记》,雨果的《悲惨世界》,我们就能走入资本主义初始阶段的社会生活,就会发现那时曾经有过的贫富对立和社会撕裂。
  三是文学名著是缓解尘世苦痛的良药。
  苦痛是人生的常态,有再多的钱也彻底祛除不了来自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的种种苦难和痛楚。对于这些苦痛不能憋在心里,我们需要慰藉和抒发。在文学名著中能够找到和我们亲身经历一样的苦难,能够发现比我们亲身感受更甚的痛楚。比如小仲马的《茶花女》,托尔斯泰的《复活》,会让我们的痛楚感减轻不少,会让我们知道有许多人曾经有过同样的苦难历程和痛楚体味。
  四是文学名著是审视自我灵魂的镜子。
  名著之所以为名著,首先是因为塑造了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挖掘到了这些人物形象的灵魂世界。丢失或迷失灵魂而活着,人生难免会有一种恍惚的虚浮感,难以找到那种愉悦心灵的终极快乐。而要找到或认准自我的灵魂,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和一劳永逸的事情,需要不断地对标调向,需要一面能够折射人间万象的昊天镜。文学名著就是一面这样的镜子。比如在司汤达的《红与黑》中,我们看到了不择手段向上爬的功利人生。在霍桑的《红字》中,我们看到了为了情感被烙上耻辱印记却无怨无悔的人生。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