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做教育为何看重因材施教的原则?

作者:温希庆  时间:2016/10/22 12:23:14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马说》开头:“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祇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短短数语,深刻阐述了伯乐再发掘人才和培养人才中的重要意义。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最重要的素养是要善于发现每一个学生身上的优点,并能够把受教育者的优点发扬光大,使之最大程度的实现自我的价值。对于教育者来说,善于发现每个人的特长,并能够引导每个人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发展比一味传授知识更加重要。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是个多元化的时代,科技、人文、文艺、政治等等日趋多元化。而我们教育的责任是什么?既要传承好自己本民族的一些优良的文化,同时,我们还要以开放的思想积极广泛的吸收西方教育界一些先进的教育理念,并广泛的引进西方的优秀学科来充实我们的教育内容,使得我们的教育在历史的发展中不至于坐井观天而被淘汰。因此,这个时代对因材施教、教育多元化的需求较之更加强烈。
  然而,“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糟糕的时代,”
  较之以往,当代的互联网社交平台等已经日益成熟,可以说我们呆在家里通过互联网络就可以了解到世界各地的一些科技进步和成就。这个时代的所能够接触到的知识面也好、社交活动范围也好较之以往都要开阔了很多。
  然而,问题也是存在的:当代所面对的时代是一个知识大爆炸的时代,我们该抱着神么样的态度来面对知识和教育呢?很明显,摆在我们面前的知识太多太多,任何一个人,穷尽一生去钻研一个领域尚且未必能够全部吃透,面对优良的传统、丰富卓越的外国自然科技成果,我们该做出如何的取舍?我们是否应该抛弃自己本民族的传统,而全盘的接受国外的学科和知识呢?这之间如何取舍?是摆在每一位教育者面前的最难的问题。
  就目前国内的高考及其代表的应试教育而言,已经彻底否定了自己本民族的传统,形式上更多的被“西方”的学科所误导,简单粗暴的把各种各样的人才局限在同一个考试模块里贴标签。
  统一的学习科目、统一的死记硬背、解难题的考试方式,极不科学的人为增加了每个人的学习压力,严重扼杀了人才的个性特长。同时,也让学科的知识发生了严重的扭曲。对于当代的受教育者而言,脑子里背诵过的各学科千奇百怪的考试题装得满满的,然而,只是被关在考试的文本常识里,并没有能够深入到每一个学科去培养基本的学科技能。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回忆过去的求知生活时,我们总难免会问:这种高强度的教育过后,我们培养起了什么技能?曾经,同学们平日玩的不亦乐乎,临考抱抱佛脚背背考试题挣个高分,考试完再统统“还给老师”这种教育的方式有什么太大的现实意义吗?
  对于当代的教育来说,亵渎的不单单是每个受教育者个体才能的开发和培养,更多的,我们也在扭曲着科学的学科精神。当代让我们看得比较重的语文学科知识,让国内的文化大师们考试及格都难,国际上的文化大师们来参加中国高考的话更会莫名其妙,恐怕及格都难!试问,拿着这些用来考试的东西培养学生,真的能培养出色的写作才干吗?
  是时候了,我们的教育需要醒醒头脑了,个人认为当代需要打破“精英教育”的魔咒。充分尊重每一个学科的地位,让语文学科告别铺天盖地的“常识教育”,直接回归识字、读书、写作;让自然科学学科如理化生等等,直接回归学科阅读、学会观察、实验设计、论文写作……更需要打破被语数外僵化了的学科认识。我们教育所承担的使命,绝非把人才关在考试的笼子里学会各种考试,更多的,我们还需要去传承一些本民族遗留下来的一些诸如琴棋书画、诗歌词赋、民族器乐歌舞等等一些优秀的文化遗产!
  这就要求,考试选材方式绝不是当代这样的一条独木桥,用一个标准去衡量。这般做法,古往今来的文化艺术大师们,李白杜甫也好、王羲之唐伯虎也罢,陈寅恪臧克家等国学大师等,有几个可以通过如此苛刻考试的?因此,我们要做的是打破狭隘的招生渠道,探索尽可能多的学科考试道路,让富有各种各样特长的人都可以找到一个展示自己特长的考试平台。以期解放基层办教育的思想,让基层教育科目尽可能的多元化,真真正正让基础教育为各种资质的人才成长服务。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