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教师的日子,很绚烂,很美

作者:吴兴红  时间:2017/1/4 12:58:11  来源:网络转载  人气:
  心灵是一棵会开花的树,做教师的心情便是那一树一树的花开。这些花朵,记录了教育人生的酸甜苦辣。
  读着这篇温暖的文字,感受可爱质朴的乡村孩子和刚刚毕业的年轻教师之间的点点滴滴,感受作者由豆蔻年华的少女至为人母之间的教育观改变,一字一句,润人心脾。
  文|吴兴红
  心灵是一棵会开花的树。
  一直钟情于席慕容的那首《一棵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对于我,做教师的心情便是那一树一树的花开,开满爱、溢满情。即便轮回千年,我仍旧愿意成为一名教师,晴阳烈日、风吹雨打,品味教育人生的酸甜苦辣。
  走过二十年的教育之路,充满劳绩,但依然诗意。细数那清浅的教育时光,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故事,正如那一树一树的花开,香远益清,经久不散。
  一
  1996年,我16岁师范毕业,跨入一所乡村小学的大门。在一间七架梁的教室里,我结识了64个刚入学一年级的孩子,从此一起走过六年时光。
  六年里,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孩子王”,和这些孩子一起成长,青涩多于成熟,感性多于理性,在热热闹闹、磕磕碰碰中尽情释放着真和纯。即使今天,隔着十多年的光阴,我仍然能感觉到当初的热忱与快乐。
  甚至,十几年前,和孩子们会心的相视一笑,阳光下跃动的斑驳身影,轻声吟唱的一首歌谣,滑过唇边的一滴清泪,都在心里渐渐地澄明起来。
  一年级,和孩子们一起认识校园,一起学习“a o e”,一起适应小学生活。课间,总和孩子们腻在一起,处理那些诸如“哪个小子揪了我的辫子了”“谁的作业没订正好就出去玩了”“谁说我坏话了”之类的矛盾和纠纷。
  二年级,和孩子们一起学会扫地、擦窗、拔草,一起学习许多汉字,把汉字写得端端正正。一日农忙时节,小磊被我留下写作业,小磊的家长不太满意,又表示理解地说:“我知道,老师多教会一个孩子,多拿一份钱呢”。当日心里那份不被理解的酸楚与无奈,至今依然记忆犹新。只是,当时的我却不会懂得思考:也许,我的这种方式也不甚恰当吧。
  三年级,和孩子们一起学写钢笔字,学写作文。一个中午,小嵘没有回家吃饭,却拐到学校旁边一个小巷子里玩。老师、家长四处寻找,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才把他找到。第二天,他拿着一袋方便面试探性地送给我,脸上的表情可怜兮兮,却又让人忍俊不禁。
  四年级,和孩子们一起参加学校组织的广播操比赛。每天下午第二课后,一招一式,一一过关,我和孩子们都累得筋疲力尽,却没有人喊一声累。最后比赛中毫无悬念地夺得年级组第一名,大家高声欢呼,抱成一团的情景也在记忆中定格。
  五年级,在几个同学的提议下,我带着孩子们匆匆准备,便来到一个山坡上举行野炊活动。野炊器材准备得倒也齐全,却忘了野炊活动是个技术活儿,因为缺乏经验而漏洞百出:刚刚经过几轮清洗的青菜,因为突然飞扬的尘土而前功尽弃;炒菜炒得正欢忘了盖锅盖,细小的尘土乘机来到锅里捣乱;还有菜的咸淡、生熟也颇费周折……
  尽管如此,大家还是热情高涨,忙得不亦乐乎。后来,周围邻居也来帮忙,野炊活动才终于结束。也许活动并不圆满,但那份快乐却永远地镌刻在心底,无比清晰。
  六年级,在学校青年教师比赛的那个课堂上,孩子们为“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后,唐僧该不该驱逐孙悟空”发生了争论,唇枪舌战,互不相让。直到下课,争论还在继续。为此,我与第一名擦肩而过,却还是表扬了我的孩子们有思考、有想法,同时也让我学会反思:如何更好地驾驭课堂,发挥教师“导”的作用呢。
  ……
  2002年7月,我送走了陪伴了六年的孩子们。现在回想起来,六年的教师生活里不乏激情与创意,但不可否认,也曾有过急功近利、狭窄浅薄的经历。然而,年轻的日子,无忧无虑的我,泼泼洒洒的孩子,自由、率性、热情,那份记忆也许就如同一颗颗饱满的果子,会永远地挂在我们的生命树上吧。
  二
  《古丽雅的道路》中这样说:“人的一生不能只是冒烟,而应燃起熊熊的火焰。”一路走来,从爱上孩子,爱上教师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浸在其中,悟其道,明其理,也让自己柔和,有了韧性,让心性更贴近朴素,贴近爱,向着明亮的那方前行。
  2004年,我成为一名母亲。人生中的这件必经之事,在我的教师生涯中则成了一座重要的分水岭。如果说,之前对教育的热情是因为梦想,对学生的爱是基于年龄与天性的话,那么,当我成为一名母亲后,我对教育的理解、对学生的爱更加趋于理性,走向专业了。
  再次回到校园,看到孩子们稚气的脸庞,望着他们跃动的身影,我会常常想起张晓风的那句话,“我,一个母亲,向你交出她可爱的小男孩,而你们将还我一个怎样的呢?!”每个孩子的身后不仅站着他的一生,还站着一位母亲、一个家庭,甚至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这该是一份怎样沉甸甸的责任呢!
  且行且思,且思且行。在陪伴孩童行走的时光里,我努力让所有的生命在童年世界芬芳如花、馨香四溢。
  我曾记录下发生在2005年的那件教育小事:
  休完产假重返校园后我再次任教一年级。面对一张张生动的面孔,听着一串串稚嫩的声音,我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母亲的温柔与疼爱。每天,孩子们都像一群小麻雀“叽叽喳喳”地围在我左右,这个拉拉衣襟,那个摸摸手背,还有些孩子干脆靠在我身上,撒娇似的炫耀着他的小玩具、她的新衣服……日子如同被太阳镀了金似的格外闪亮。
  钰,一个聪明又有个性的男孩。说实话,我从心底里喜欢他,但是他每天的课堂作业总是拖了又拖,一直拖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还意犹未尽。
  于是,我总在他的耳边絮絮叨叨:“钰,把鼻子擦擦,‘小溪’要决堤了!”“钰,快做作业!”“钰,先做作业,再玩。”……看到他慌乱地擦过鼻子,看到他一本正经地拿出本子,我常常是既好气又好笑。日子在这种简单重复的提醒和督促中慢慢流逝。
  五月份,班级流行腮腺炎。有一天早晨,钰急匆匆地跑来告诉我:“吴老师,吴老师,你最喜欢的宏洁得了‘黑猫窝’(腮腺炎的方言)!”
  听到这里,我顿时愣住了。宏洁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自然得到老师也包括我在内较多的表扬与赞美,可这在钰的眼中分明被“翻译”成:老师最喜欢宏洁!而我对他善意的提醒、叮咛、批评竟给了他这样的错觉:老师不喜欢钰!
  我猛然醒悟,开始每天寻找他的优点,用语言和行为真真切切地告诉他“老师也喜欢你”,渐渐地,他发生明显的变化,虽然作业仍时有拖拉,但次数少了。
  孩子是一个个真实的存在,是发展中的人,他们渴望老师真心地关爱他们,尊重他们的独立人格和自主意识。他们需要老师用欣赏的态度赞赏和肯定他们,用积极的心理鼓励和期待他们。在课堂上,那一双双争先恐后高高举起的小手,都是想争取一个表现自己和体验成功的机会。他们就像孕育在土壤中等待发芽的种子,一旦感受到春天的温暖就会萌动、滋生。
  老师对他们的尊重、赞赏和期待使他们敏感地体察到一种友善、真挚的关爱,他们本能地感觉到那是一片明媚的春光在召唤他们,那幼小的心灵就会自由而充分地表现出来。相反,老师的漠视、冷酷和贬责只会使“那颗种子”在冰冷僵硬的土壤里长久地埋藏,得不到正常发育的机会。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拥有爱,更要表达爱、传递爱,懂得如何去爱!必须时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对学生的巨大影响。
  ……
  从青涩到较为成熟,从豆蔻年华的少女变为人妻、人母时,不变的依然是对教育的那份钟爱,而且时间愈久,这份情愈浓,这份爱愈深。每每忆起那段日子,心里总会慢慢,慢慢,长出柔软的眷恋。做教师的日子,很绚烂,很美。
  三
  生命是一棵树。这棵树上的每一片叶子,都可以读出我们生命的基因。也许,我生命之树的每一片叶子都该有着“教育”的基因吧。
  2010年,我到如皋市教育局机关工作。每天早晨,当早操音乐响起的时候,我会想起学校,想起孩子,想起课堂。两年后,我主动申请到如皋市外国语学校兼语文课。每逢星期四,我会毫无例外地去外国语学校上课。迎着阳光,迎着轻风,我的脚步格外轻盈。我想,那是追逐梦想的脚步,比风更快,比爱更远,超出了可能的一生。
  迎接我的,总是孩子们纯真的笑脸和热情的掌声,我非常感动。这一学期,我和孩子们一起亲近母语,吟诵诗歌、阅读美文、开展竞赛,所有的学习都是短暂的,所有的学习又都是无尽的。我期待,每一堂课都能成为一颗种子,在孩子们的心灵深处发芽、生根,悄悄地长出绿叶、伸展开枝丫,形成一片绿荫,一道风景。
  班上有58个孩子,高个的矮个的,严肃的活泼的,正经的调皮的,各有姿态,各具个性。瘦瘦高高的虎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总喜欢把头埋在书堆里;活泼美丽的燕皮肤白白的,喜欢在课堂上释放自己的能量;聪明好动的震最近迷上了一种叫“你是我的公鸡”的猜拳游戏;杰特别调皮,总喜欢在课堂上摸摸直尺、摸摸橡皮,至今还没改得了……
  魏书生老师说,“当你把学生看成一个个天使的时候,你就生活在天堂里。”教育是一种“时雨化之”的润泽过程,以平和从容的心态,遵循教育的规律,追求教育过程的舒缓与整体的优雅,教师生活中的每一天就都是春天。
  教育生涯原无涯,教师人生应有梦。感谢生活,它总让我多几番体验,换一个岗位可以换一种思维,甚至可以如萧伯纳所言的多拥有一种思想。感谢教育,它给了我人生的梦想,为我打开了一扇大门;它也让我懂得,前方,总是还在前方,我永远在行走的路上。而激励我前行的,正是对教育、对教师的一种爱,一种执着。
  心灵是一棵会开花的树,爱就是那一树一树的花开。轮回千年,爱犹在,情犹在。不需要诺言,不需要条件,守候明天,我依然与教育牵手相约。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