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维东:高考作文评议的应然视角和应有立场

作者:佚名  时间:2017/6/15 22:23:43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每年高考作文甫一流出,照例引来媒体狂欢。这大家早就习以为常。
  中国盛产谦谦君子,各路专家各种话语,芸芸众生各取所需。但若仅仅如此,年年如此,自说自话后,没有争鸣,不辨优劣,不明就里,那高考命题也就不会进步,之后的评议——永远都是老样子!
  笔者曾执教中学18年,又致力高校语文教育研究多年,对各路喧嚣和评议感触尤甚。同时,也想跳出三界外,以一个相对客观全面的视角,谈谈看到的一些蹊跷与门道——知识、权力和各利益阶层对高考作文的权利述求。
  一、评议高考作文题的几种视角
  好作文题的评价标准,在我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甚至学术界都少有研究。我目力所及各种评论大都属属个人的即兴感想和零星发言,而这些评议,又以政治、社会、文化、道德、审美层面居多,专注于写作命题本身是否恰当、科学、有效的少。
  1.政治视角。这是最常见也最稳妥的评议视角,多由官方背景人士发出。比如今年高考作文结束当晚“教育部考试中心”就发布了《2017年高考语文试题评析》——
  2017年高考语文试题以润物无声的方式引导考生在展示语文学习成果的同时,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进立德树人,向社会传递正能量,传播好声音。如全国I卷作文题“中国关键词”,引导考生正确认识中国特色和国际比较,以正确的立场和方法认清世界和中国的发展大势,在此基础上向外国青年“讲好中国故事”。
  作文命题春风化雨,引导考生领会命题背后的人文精神和价值观念。如全国II卷作文题“中华名句用用看”选取了6个分别来自古代、近代和现代不同时期的中华名句,包含自强奋发、家国情怀、豁达自信、开放进取、敢于正视、勇于担当等丰富内涵。北京卷作文题“共和国,我为你拍照”,以2049年共和国百年华诞为情境,要求考生通过拍照来展现中华民族伟大夏兴的辉煌成就,小切口,大开掘,暗合“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有利于发挥想象,也激发了考生的自豪感和自信心。
  显然,这个分析充满了“政策话语”“政治正确”。这也是任何一个国家有作为的政府行使政治职能或意识形态控制(或曰“统治”“治理”)的正常而必然体现。很多普通民众在我们这样一个“政治敏感”而“尤善道义评判”的国家——占领思想政治高地,无疑是一种很有效的话语策略!——上对得起党和政府,下对得起黎民百姓,稳妥而聪明。至于考生在考场上是否体会到党和政府的这种“意旨”,并且心领神会地表达出来,这属于考生政治和思想水平问题,不属于语文教育的问题,除非我们回到“政治挂帅”年代。
  2.社会视角。即所谓“接地气”,看考题是否“关注反映现实生活”。其实,任何一个时期的作文题总是有着或浓或淡或隐或显的“现实性”“时代性”,试图呼应社会上的热点焦点话题的。今年尤其关注“一带一路、传统文化、大气污染、中国元素”等,也算准确把握住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社会背景和“宏观(文化)语境”。具有时代性和社会性是好题目特征之一。因为“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合乎写作原理,对学生来说“深入社会生活,关心家事国事”合乎教育宗旨。
  3.商业视角。每年打着各种旗号的作文培训机构或杂志,总会在题目公布的第一时间内将自己的辉煌业绩大张旗鼓地宣扬出来——某某题又猜中了!这些杂志或商业机构一般有着明显的广告意味,受商业利益驱使,虽不免牵强附会、涂脂抹粉,装扮自己的高明,达到吸引更多客户和学生的目的,但也是本分之事。
  4.娱乐视角。每年高考作文一出来,各路段子手总大显身手,给我们带来很多笑料、调侃。在这个“娱乐至上”的时代,它们让我们哂笑解颐,故姑妄听之。
  5.考生视角。即从写作主体的心理、认知、经验、兴趣出发,这本是最必要的、必须的视角。一个好考题应该契合学生的生活经验,符合他们的认知和兴趣,不应为难学生,不应过分设置审题障碍,这方面2017年考题大都清晰、明确而平易,不像往年那么难以猜度。这是一个极大进步。在这方面学生最该发言但最弱势,他们已经被考试折磨成“沉默的族群”。一线教师作为“代言人”往往最积极,但一般也只是从试题难易度上谈点体会,虽也有不少明达而专业的评点,但整体是“应试取向”、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以提高学生考分为目的,并不关心学生真实写作水平的提高,更少有对写作教育本质规律的深入思考。
  6.学术视角。评议高考作文最直接的目的是指导作文教育教学。作为教师,其职业操守、学术良知和良心,决定了教学取向的高考作文评议,不能从自己学派利益出发,不能照搬政治话语,不能追随流俗声音,也不能服务于商业利益,而应该以思考作文的本质和应然功能为天职。
  可是,高考作文的本质和功能这个原点是什么?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大家只顾自说自话,快乐着自己的快乐,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悲哀最难堪的事情了。
  其实,我们讨论的真实目的是基于上述多元视角下的教学取向。高考作文题,主要应该是考查学生发表思想和书面表达能力的。这是我们语文人应该坚守不移的作文教学立场。
  高考作文主要不是考察一个人的思想品德的,不是考查学生政治水平的,不是考查学生的国学素养、民族豪情、家国情怀以及文化底蕴的……。这些东西无疑会隐含着一篇篇作文之中,可许多评议人士似乎忘记了这一点,一味地在那些这些“宏达话语”,自然这些话语会引得人们啧啧赞赏——“很有文化”,可是它容易偏离写作考查的初衷,这其实是一种不良学风、矫饰世风、愚蒙民风的体现。真不知道这样会把作文考试引导到什么地方去?
  这背后虽然有权力控制文化选择学风世风问题,但对于语文教育来说重要的是观念认识问题——即“语文观”“写作观”的问题。如果我们认定那些东西重要而必须,也只好如此!可是有一点语文教育界基本达成了共识即:语文课或作文课不能成为某些话语的跑马场和游乐场。语文(包括作文)不能种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
  一句话,只有搞清作文课的初衷和本质,才能找到评议高考作文的立场和方向。
  二、高考作文需要考查学生哪些核心素养?
  高考作文属于典型的“限制性”“任务型”写作,不属于自由写作、文学创作,其选拔性质和筛选功能决定了它一定是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按照规定要求、依照合理的标准,“任务驱动型”本来应该是一切写作题目的本质特征,而今特别地提出来是因为我们已经离开写作本质太远了,作文考试和写作教学严重地异化了,需要回归本质和正轨。写出符合要求的文章来。
  高考考题虽然是“带着镣铐跳舞”,是不自由的,为特定场合的,但是其评判标准必须是科学的、合理的,指向学生真实有效的写作核心素的。这也就是说,考题的信度和效度要尽可能反映出一个考生真实社会生活中需要的那种写作能力而不是相反。
  高考写作与过去科举年代一篇文章定终身不一样,它是与“语文基础知识应用”“阅读”并列的一个板块,从作文题目设计看,因该避免重复考察阅读和文言等内容以避免重复,高考作文也应该尽量避开政治思想的内容而专门着眼于写作能力事项的考察。高考作文不可能“包打天下”,应该纯粹一点。它考查的应该主要是“语文”的“写作能力”,而不应该过多承担“文化的”“政治的”“民族的”“国家的”“社会改造”“弘扬正能量”的功能,一道小小高考题可以谈论“一带一路”“空气污染”“移动支付”,但不可能解决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问题,也不可能成为千古文人意淫的什么“经国之大业、不朽之胜事”,它考查的只能是:作为合格公民或国民应该具备的适应社会生活学习工作需要的基本写作能力。
  那么,这些写作基本能力主要有哪些呢?
  1.写作任务分析能力。“写作任务分析”就是对于作文题目所要求的话题,作者角色,读者(对象)以及写作目的(阐释、说服、传达经验或者审美)等这些交际语境要素作出分析,然后据此对要写的文章做出构想和设计。比如:
  2017全国Ⅰ卷作文题: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60分) 据近期一项对来华留学生的调查,他们较为关注的“中国关键词”有:一带一路、大熊猫、广场舞、中华美食、长城、共享单车、京剧、空气污染、美丽乡村、食品安全、高铁、移动支付。
  请从中选择两三个关键词来呈现你所认识的中国,写一篇文章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要求选好关键词,使之形成有机的关联;选好角度,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少于800字。
  这道考题受到大家的一致称赞,不仅仅是因为话题设计得好——贴近时代,呼应社会生活热点和主流关切,更可贵是在命题技术科学性上有长足进展:这个话题是具体的,相对自由的,能让学生有话可说;对象设定具体——(外国青年);写作目明确——“呈现你所认识的中国”并让外人“读懂”;还有指导也是具体、有效、充满善意的(选择两三个关键词,使之形成有机的关联,还有“角度”“文体”“标题”等),这些材料和指示语凝练而具体、有效地规限出一个写作任务语境。
  设计具体有效的任务语境是好作文题的特征。任务语境模糊含混会带来学生审题上不必要的障碍。传统作文题交际语境不清,任务指向模糊,概与传统作文考试的“类文学写作”导向有关。而今任务明确的“交际语境写作”(或任务驱动型作文)是当今社会快节奏高效生活所必需,也是未来公民生活学习所要求的真实写作能力。如果考生看不清、审不透、吃不准任务语境的要求,可以视作写作水平某方面的欠缺或不足。
  当然,这道题预设的读者——外国青年,对绝大多数考生来说,是不熟悉的甚至毫无感知的,一般考生对外国人的生活、需求、爱好隔着千山万水,是有着天然的文化和种族上的隔膜的。虽然,这个题目符合一个急切地向世界推销自己的中国的政治文化语境,但对广大考生来说仍然是一个明显“硬伤”。因为写作最真实动机,来自于对“读者”真实真切需要的拟想和感知,如果作者对读者的经验、生活、需要一无所知,不但影响写作的动机热情,也无从知道写什么好,因而也就写不好。
  “写作任务分析能力”不同于传统的“审题能力”,准确说应该是“审境能力”即:对“这一个”写作任务语境的分析、研判、把握、营造能力。作文能力本质应该是“合语境、合目的的书面表达和交流能力”——作者针对具体或拟真的语境,写出符合语境要求和文体要求,达成交际意图的文章。这种“语境拟想力”是写作能力的构成要素之一,过去不被重视,这既造成了学生的写作障碍,也加剧着“伪写作”困境。语境分析力有助于学生构思,比如如2017全国作文卷1,我们可以假设一个外国青年就是自己的“笔友”“驴友”或“表亲”等,你们过去有过交往,多年未曾谋面,需要运用书信交流分享分别后的各自国家的生活变革和生活感受。这种“审题能力”实质是一种“审视和构想语境”的能力,是一种独特的写作专属思维力。
  2.写作内容生成能力。“内容为王”对于评价作文也适用。评作文主要看的应该是主题、材料、细节等是否充盈丰富得当,而不是所谓的“文采”“形式”。一篇好文章,内容总是集中的、切题的、具体的、丰富的、新颖的、有趣的,或思想深刻,情感真挚,思辨有力的。
  写作内容的本质其实是作者所记忆、所感知并在大脑中不断生成出来的信息。文章的一切内容都不过是作者头脑中相关的长时记忆、工作记忆以及即时思维。写作内容当然主要靠平时的生活观察、读书和思考所形成的“长时记忆”,然而,对考场作文来说,生活、读书形成的“长时记忆”信息大都是沉潜着的、冰封着的。写作的时候,需要作者对自己的长时记忆进行激活。这种临场激活信息的能力,就是所谓的写作情思、才情。这种现场的内容生成能力是写作技能的重要体现,其关键在于:写作思维。
  写作思维即作者对一个具体话题进行思索。它包括激活、联想、想象、分析、界定、分类、比较、鉴别、评价、延伸、拓展、关联、发散、聚合等多种多样的思维方法的运用。运用这些思维方法,现场生成并梳理资料,然后并将它们转化成文字材料,编织成文章——这是成熟作者的基本写作技能。自然,在此过程中,善于观察体验生活喜欢读书思考的人,记忆里的信息自然就丰富,思考起来左右逢源,内容生产源源不断。像2017年全国作文卷2提供的那些名人名言,只不过是思考的原料,如果不会思考或思考不深不透,作文质量就大大折扣了。
  既然写作中的内容生成的核心就是作者平时和现场的思维能力,这种思维力程度高低、成色优劣又取决于阅历、读书、思考形成的见识和经验。因此,所谓“作文即做人”的育人功能,就是是以思维和思想训练为核心的生活读书训练。
  3.作文篇章构造能力。当学生有了足够的信息、记忆、思维之后,如何将它们转化为一篇文章里的内容呢?这就需要“选材、组材并构造文章”能力了。这种选材和组材能力实质上是围绕一个话题或主题,寻求“最佳关联性”材料,并使之形成“结构化文本”的能力。这个过程自然需要学生基本的谋篇布局能力,遣词造句能力、丰富的句式和语料,多样化的篇章组织能力和精巧构思、立意能力以及各种表达上的能力和技巧。
  尽管高考作文承担着“立德树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政治功能,体现着选拔人才的“国家意志”,体现着时代发展的现实需求,负担着传承民族文化的时代使命,可不管怎么说,政治的、文化的、道德的功能不应该是写作教育的主要着力点,从写作教育本位、人才素养角度以及上述所论述的写作核心能力看,其中最重要的是:学生在写作前、中、后全程中体现出来的思维力。
  然而,在当下中国语文教育语境中,“思维力”过于笼统,因应时代和发展需求,表述为“思辨力”比较恰当。
  三、思辨力:今后高考作文命题的路向选择
  有人撰文指出“2017年高考作文题,满地尽带‘思考力’”,这是准确的描述。虽然历年高考题都不乏思辨元素,但今年这个元素特别多。从写作教育发展趋势和现实需要看,在作文教育中培育学生的思辨能力是一个不错的路向选择。为什么这样说呢?
  第一、当今是一个信息时代,逻辑思辨力和批判性思维能力是我国国民严重匮乏而又亟需具备的核心素质。我们国民目前容易盲从、偏听偏信、上当受骗。这是思辨能力缺乏的变表现。不善于思辨的国民要么容易成为顺民,要么容易沦为暴民,而不是当今时代所需要的理性、慎思、明辨、笃行的高素质公民。
  第二、批判性思维能力应该成为我国写作教育的核心内容。“批判性思维”英文为“critical thinking”,也有人译为“明辨性思维”“慎思明辨”“审辩式思维”等,在中西方国家都有着比较久远的优良传统。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已经成为世界教育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和价值取向。2015年11月在重庆召开了首届全国中学语文批判性思维教学现场会暨“中学语文思考力培养联盟”成立大会,随后各种相关专题的培训风起云涌。近三年来,批判性思维在我国已经成为一个热点话题引起语文教育工作者的广泛关注和参与。大家一致认为:批判性思维应该成为我国语文教育以及各科教育的一个核心内容,也应该是学生核心素养的重要构成。批判性思维运用于写作教育中就是要培养学生理性自省的生活态度,对事物逻辑审慎的分析能力,以及准确严谨的语言表达能力,这是学生学习工作生活重要的素养必需。
  大量事实表明:批判性思维能力正是我国国民和学生所匮乏的核心素养之一。今年官方对高考作文命题的评论指出“在正面引领价值观的同时,也为批判性思维的发挥预留空间”,可见我国从政府层面对于“批判性思维”予以了高度重视。因此,从官方和民间看,我们都可以说:注重“注重思辨力培养”很有可能是今后高考命题继续坚持的一个正确方向。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