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戒尺还给老师,你赞成还是反对?

作者:不详  时间:2017/11/17 20:49:47  来源:网络转载  人气:
  戒尺,其实就是辅助于教学管理的工具。对于是否赞成老师用,要从两方面来看:
  积极的一面:如果老师得到校方和家长的授权允许,在维护教学与管理秩序时,完全可以正当使用。因为懂教育的老师知道,戒尺也好,教鞭也罢,只是具有威慑性的一个象征,让调皮捣蛋不遵守课堂纪律的学生知道,只要老师警告之后仍继续违反纪律,那是要受皮肉之苦的。只有违纪受惩罚痛过之后,才会建立条件反射,而后按要求遵守纪律。当然,这里对于老师在实施惩罚时的尺度要讲究艺术,绝不能滥用惩罚工具。
  举例:我曾经办过好习惯养成班,由家长带着孩子参加,孩子大都是家长在家管教比较困难,甚至不能正常管教的。这些孩子在班级里大都上课爱捣乱,不认真听讲,影响其他同学,课堂练习不认真完成,课外作业也不认真完成等。在好习惯养成班的前两天,我就专门对孩子们进行秩序感的构建培养,把应该遵守的纪律要求明确,并按事不过三原则,对惩罚做出规定,让家长和孩子熟练背记纪律内容,以及惩罚方式,由每一个确认同意后开始实施。
  体验与认知:获得家长和孩子们同意后,我开始让每一个孩子和家长体验被教鞭(戒尺的另一种称呼)打手心的感觉,每人三下,由轻到重,体验完后,让孩子们说出感觉。孩子们都说痛。我问孩子们,谁愿意遵守纪律做好孩子而不被惩罚?孩子们都举手。我再问孩子们,谁愿意做诚实守信的好孩子,在违反纪律时按着事前约定好的规则接受惩罚?孩子们也都举手。我鼓掌,家长们也跟着鼓掌,再看孩子们脸上都充满了自豪感。
  引入连带惩罚机制:凡是故意违反纪律的同学,到第三次后,陪伴你来学习的爸爸或妈妈要受连带惩罚,即你被打一下手心,你的爸爸妈妈要打三下,并且我用的劲更大。谁愿意让爸爸妈妈因你不遵守纪律而受连带惩罚,请举手。结果孩子们都举手。我表扬孩子有责任感,能为维护自尊心和家庭荣誉感而争做遵守纪律的好孩子,再看孩子们都特别高兴。为了加深孩子们的印象,我让每一个家长手心被打三下,孩子旁观。几乎每一个孩子看到我教鞭落在他们爸爸或妈妈手上,孩子都显得特别紧张。有的孩子甚至还心疼爸爸妈妈而掉下了眼泪。体验活动结束后,我让家长和孩子谈心,问孩子是否愿意让爸爸妈妈因为你不遵守纪律而受到连带惩罚时,孩子们表示愿意主动遵守纪律,保护好爸爸妈妈不被惩罚。
  管理效果:在后续上课的过程中,到了第三天,孩子们几乎都能够按着课堂纪律要求去做,我的教鞭几乎没有落在哪个孩子和家长手心上。这说明教学管理必须要专项进行,否则,没有统一的规范、要求和管理体验,孩子们根本不知道怎样去遵守纪律,更不知道后果是什么,如果扯着嗓子喊去维护秩序,根本无济于事。同时我们还要看到,面对统一管理,统一要求,按着规则实施奖惩,对激发孩子们主动维护自尊心和建立遵守纪律争做好孩子的自豪感,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这些孩子回到学校课堂后,经调查和反馈回来的信息看,大都能够认真遵守课堂纪律,老师省心,家长开心。
  从上面的事例中,我不知道有多少家长能够静下心来去读和领悟,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现在很多家长特别浮躁,浮躁到连动脑思考都不愿意,又如何在家里培养孩子遵守纪律,避免孩子上课不认真听讲,给老师的教学管理带来麻烦呢。好习惯养成是家里开始,而后延伸到课堂里,道理就这么简单。
  消极的一面:如果校方和家长没有授权使用戒尺,老师惩罚违纪学生可能会带来潜在的风险和麻烦。这要从两种可能来看,一种是责任心较强的老师,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进行教学秩序管理,一旦出事后校方会追究老师的责任以给家长一个交待,此时老师百口莫辩,反而成了过错方,同时也成了弱势一方。另一种是部分老师对教学管理缺乏系统的理解和实践中又缺乏艺术技巧,很容易滥用手里的戒尺工具。同时还有护犊子心切不明事理的家长过度追究老师惩罚学生的行为后果,也常导致家长与老师产生矛盾与冲突,最终让此类老师再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讳。
  举例:我曾遇到过一位班主任老师的求助,起因是班上一位年轻老师在管教一位学习态度较差的学生时,该同学和老师狡辩顶撞,老师当时手里正拿着一根塑料格尺,气急之下,用格尺敲打桌子,结果尺子打到桌檐上断了。结果这个孩子回家后向父母告状,说老师课堂上打他,把尺子都打断了。当时教室里并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同学们也没有看清楚事情的过程,结果老师自然解释不清。家长大闹到学校讨说法,最后校方责成老师向家长和学生道歉,并给校方写出深刻的检讨。这位年轻的教师心理受到很大的打击,教学情绪因此受到影响。
  我对这位班主任讲,这种事情如果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的情况下,真不好为老师维权。但可以来推断,把尺子打断了,那得用很大力气呢。可以问孩子,老师打他的头,打了几下?打在什么部位?如果尺子都打断了那起码的得肿起来吧?通过问询孩子,孩子回答不上来,再检查孩子头部没有任何痕迹。但是校方无视这些,仍然坚持让老师给家长和学生道歉,然后又写检讨。
  所以,在使用戒尺方面,赞成也好,反对也罢,这不是一道简单的单项选择题,还要考虑到大环境因素。否则,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不明整理的人在网络或媒体上为了制造焦点新闻,即使老师没有主观故意,或恶意惩罚学生,不良社会影响也会让老师受到很大的影响或心理伤害。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