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跑得太快,早忘了为什么出发

作者:张志勇  时间:2018/12/5 17:49:39  来源:网络转载  人气:
  精彩导读
  提速!提速!提速!我们的教育,似乎就像被一根力大无比的鞭子抽打的陀螺,一旦转起来,就慢不下来了。黎巴嫩著名诗人纪伯伦说过,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我们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这次会议的主题是“高中教育:回到基础,提高质量”。我想把这个题目放在改革开放40年的背景下来看,来思考高中教育改革发展的方向。我把回到基础看成是高中教育的一场革命,我这里有四个观点。
  提速!提速!提速!我们的教育,似乎就像被一根力大无比的鞭子抽打的陀螺,一旦转起来,就慢不下来了。黎巴嫩著名诗人纪伯伦说过,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我们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这一切都源于我们的功利是很强大的,办高中教育的功利非常强大,怎么办?我有一个想法:要从教师的高速教学回到学生的高质量发展。
  要把教育的重心降下来
  我这有三个观点:第一从基于精英到大众教育,我们高中教育对象已经发生重大的变化。现在的高中,从总体上讲,它已不是40年前的教育,那时候高中教育是精英教育。第二,我们从高中教育的功能来讲,它从基于选拔到基于分流,高中教育不是满足选拔人才的需要,而是要把高中学生分流到不同的高等学校去读书。整个教育的功能发生重大的变化。今天,我一直在讲,在高考这个盛宴当中,我们应该让每个孩子成为成功者,帮助他们进入不同的高等教育轨道去学习和成长,这是我们高中教育功能发生重大变化,从基于选拔到基于分流的功能变化。第三个观点,我们的高中教育的目标自然要发生变化,从基于淘汰的到基于成功的目标变了。这是我想讲的教育重心要降下来。
  基于这三个观点,教育的重心怎么降呢?
  第一,回到大众。从传统的精英教育回到新精英教育。什么叫新精英教育?人人不同、人人卓越,必须要回到这样的观点看。
  第二,回到根本。从知识传授回到育人为本。
  第三,回到个体。从面向少数精英回到每个教育个体。
  这是我讲的第一个观点,把教育的重心降下来。
  把教学的速度慢下来
  单纯的知识传授是可以不断提速的,而尤其在所谓的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支持下,我们可以搞所谓知识点的精准对接,知识可以不断提速教学,但是真正的育人活动是离不开实践性学习的,实践教育是不能速成的,真正的核心素养在实践环境里它是无法提速的。我们必须把知识教学的速度降下来,由此基于知识教育真正的育人活动才可能发生。把教学的速度降下来,怎么降?
  第一,要回归课标,要改掉基于高考出口的考试大纲教学标准。我为什么要呼吁废掉高考大纲,整个高中一入门就是按照高考大纲进行教学,这是教学提速的很重要的指挥棒。
  第二,回到学制,把高中教育回到三年,不能把新授知识的教学一年干完。要把教学的速度降下来,就必须回到学制框架内来组织实施学生的教学。
  第三,回到基础,要从学生能够学的完、学的进的知识难度教起。不然,我们很多高中从高一开始,从那天开始对着高考的速度来进行教学。
  第四,回归全体,教学的基点从前三分之一回到后三分之一。
  第五,回归个性,要为每个孩子提供适合的课程。我说新精英教育就是面向所有孩子,大众教育基础上人人不同的教育。
  要把教育的质量提上去
  我们并不是要把速度降下来危及质量。问题在哪里,质量问题是永恒的教育本质问题。从教育质量的供给侧角度讲,我们最大的挑战是教育质量的供给侧结构,供给的结构出了重大的问题。
  我们存在四个问题:第一,全体学生发展的质量有没有?全员的国民素质质量有没有?这就是全体的问题,实际上我们教学已经偏移面向少数了。第二个,全面发展的质量有没有?德智体美包括劳动教育,这样一个质量有没有,我们供给的质量有没有?第三,和谐发展的质量有没有?学生身心的和谐发展,我们是割裂了,甚至摧残。第四,个性发展的质量有没有?那就是他的创造性,人格独特的发展有没有?
  我们要从四个质量来看高中教育,存在的问题太多了。我们一切都是知识教学、应试导向、考试本位,这样的一个质量关系极其偏颇。我们讲立德树人的教育,要把教育的质量提上去,不是说简单把考试的质量提上去,知识教学的质量提上去。
  把教育的规矩立起来
  我认为,现在我们的教育面临一场教育治理的危机。现在乱向丛生,就是在教育治理方面出了大问题,我们教育没有规矩。我们整体上来讲没有实现教育治理的现代化,没有好的教育环境,一切都无从谈起。包括特色化发展,个性化发展,创新人才的培养,没有好的教育环境,一切都无从谈起。一旦有了好的教育环境,办学是校长自己的事情,校长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理想办好学校,我们需要把自己的环境做好。
  第一,坚持依法办学。不能底线不坚守,法治思维一点没有,课程方案可以随便取舍。国家规定的课程你想开就开,想不开就不开;我们的孩子作息时间,你想提早就提早,你想推迟就推迟;星期六、星期天你想上课就上课。这样一个干法,实质上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教育环境。在这样的环境,校长永远是戴着镣铐跳舞,只有这个环境健康了,校长才能真正施展教育,教育不能没有底线。
  第二,坚持平等招生。生源是不能抢的,无论是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我们的教育初心是为了培养人,不是为了抢生源,不是为了抢生源追求升学率。这个思想必须要统一,坚定不移地推进公民办学校平等的招生权利,无论是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都应坚持公平的招生权利。
  第三,要坚持合格标准。我们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学业质量的合格标准坚持不坚持?这个合格是高中毕业的基本要求,坚持不坚持?合格是高中毕业生的基本要求,合格毕业生是报考高等学校的基本要求,坚持不坚持?我们不坚持这个制度,就出现了高考考几门,我就干几门,这是普遍现象。
  我们规定不合格的比例不能高于5%,好了,考我10分也可以合格。这就导致了除了高考那几个科目之外,其他科目都不好好学习,导致了极其功利的教育范围!这个不治理,高中的共同基础、国民素质有吗?我们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科学家素养和人文素养基础有吗?全都被破坏掉了。对此,我非常忧虑。中国的高中教育要撕开我们的脸皮来看,你说是好的,我不承认!
  第四,要坚持增值评价。所有的高中要看它的生源质量,不能简单地进行口评价。我们生源分层太厉害,凭什么收的最差的生源跟生源好的学校比高考升学率。要进行一个新的教育质量评价体系的革命,就看这个学校对学生的的发展有什么增值。我们要从进口看出口,要让所有的高中学校都有希望,由此,实施增值评价的时候,出就没有人把主要精力放在去抢生源啦。
  第五,要坚持执纪问责。敢于以身试法,扰乱整个秩序必须痛下决心进行治理。40年来,我们回顾中国高中教育重新出发的时候,我们不回到正常健康的环境看教育,我认为中国基础教育离现代化还很遥远。一点法治的思维都没有,我们谈什么教育的现代化!
  这就是我讲的四句话:把教育的重心降下来,把教学的速度慢下来,把教育的质量提上去,把教育的规矩立起来。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