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高考备考时评新素材4篇

作者:不详  时间:2019/1/7 19:37:04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1.就该激起“座霸”们的羞耻感
  近日有网友发帖反映,在开往北京南站的一列高铁上,一名男乘客霸占靠窗的座位,不肯坐自己的座位。被霸占座位的女士劝他时,该男乘客竟然说:“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要么你自己站着,要么去坐我那个座位,要么自己去餐车坐。”这一视频上传到网上后,立刻激起了广大网友的愤慨,甚至有网友检索到该男子的身份信息。迫于舆论压力,当事人进行了回应,表示对自己的行为很后悔,向女乘客道歉。
  这件事情说大也不大,但之所以引起网友热议,大约是因为挑战了人们的道德底线。众所周知,买了票对号入座,这是约定俗成、妇孺皆知的规则,就跟办事要排队、不能随地吐痰一样,是公序良俗的基本表现。必须意识到,个人只能存在于社会之中,无论他多么追求个性解放,也必须植根于现实,捍卫和弘扬为社会所公认的道德立场。对号入座就是这样一个朴素的道理,想一想,为何许多人看到此事,马上会条件反射般地反对?就是因为碰到了内心准则这根“线”。假如两个人协商换座,不触及他人利益,公众不会有这等意见,真正令人“闹心”的是该男子的态度,一句轻飘飘的“谁规定一定要按号入座”,实际是要改变一种道德秩序,所危及的是公共利益,自然难免让人炮轰。
  不尊重公共道德的行为,必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方面应该寻求于规则救济。事实上,对号入座远远不仅是一种道德秩序,它在法律法规中也能找到依据。1997年铁道部发布的《铁路旅客运输规程》中明确规定,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的基本凭证是车票,“依据车票票面记载的内容乘车”是旅客的依法权利。这虽然是一则部门规章,但结合《治安处罚法》的有关规定,对违反者乘警是有权力进行强力纠正的。不仅如此,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下发的《关于在一定期限内适当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火车 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意见》,对“扰乱铁路站车运输秩序且危及铁路安全、造成严重社会不良影响的”行为,可给予限制乘坐火车的处罚。此次事件虽不严重,但出于必要的警示意义,依然可以追加一定的处罚。
  此外,“舆论炮轰”也是其必须要承受的代价。我国古代传统文化中,素有“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的说法,一个人如果做了有违常理之事,不论法律能不能管,舆论总是要口诛笔伐的。况且,有许多事情并未上升到法律高度。还是拿高铁来说,许多人在车上吃味道大的食物,将瓜子壳吐得满地都是,不管他人大吵大闹,这时候没有依据强力纠正,周围人的议论和规劝就很重要。如果他依然我行我素,得益于互联网的出现,人们还可以寻求舆论的鞭挞。事实也证明了,在许多时候,对一个人仅仅罚款、警示,远远不及舆论曝光那样有威力。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要激起一个人的耻感,应该意识到,没有耻感就是对“无耻”的支持。就维护公共道德的目标而言,耻感正是一个人道德意识的起点,也是一个人有道德能力的体现。
  但也要看到,“舆论炮轰”的边界,容易陷入所谓隐私权的争议,这在该事件中也不例外。许多人搜集了当事人的个人信息,被质疑是否有“网络暴力”之虞。其实笔者倒不觉得如此,在当今开放的网络环境下,一个人以这种方式卷入公共事件,就相当于让渡了自己的部分隐私权,保护他不受进一步的网络暴力固然重要,但这丝毫不构成抵制“舆论炮轰”的理由。相反地,惩罚应该先行于保护——我们虽然乐见其改过自新,但世间所有的尊重都是挣得而不是应得的,人必自尊然后人尊之,要想获得尊重,必须努力证明自己有这个资格。
  2.
  2.农家女考上北大为何“感谢贫穷”?
  背景:“贫穷带来的远不止痛苦、挣扎与迷茫。尽管它狭窄了我的视野,刺伤了我的自尊,甚至间接带走了至亲的生命,但我仍想说,谢谢你,贫穷。”近日,一篇18岁女生关于自己、关于贫穷、关于希望的文章引发了网友的强烈反响。这名女生叫王心仪,刚刚在高考中取得了707分的成绩,被北大中文系录取。
  新京报发表梁鑫的观点:一名家庭困难的高中生对贫穷能有如此认识和理解,值得敬佩,但这不足以形成舆论“感谢贫穷”的理由。有点儿社会经验的人都应该明白一点:绝不能因为家庭困难的王心仪考上了北大而感谢贫穷,也不能因为考上北大的孩子写了一篇《感谢贫穷》而感谢贫穷。王心仪能考上北大,绝不是因为她家庭贫穷,而是因为她在家庭贫穷的情况下坚韧不拔的精神,是她努力奋斗的结果,而不是贫穷的生活状态的结果。苦难没有意义,战胜苦难才有意义。这一个案可以给家庭困难的孩子带来信心,但绝不能因此而肯定贫穷。舆论不能因为这样一个个案,或直白或暗暗地感谢贫困,因为还有很多像王心仪一样生活在贫穷状态下的孩子,但他们并没有王心仪的这份韧劲,在与自己的同龄人的竞争中早早地退出了;也不能因为一个阶段性的结果值得欣慰,要去感谢贫困,因为王心仪还很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要经历很多事。如果贫穷有意义,那还追求什么富裕?如果贫穷有意义,那还做什么扶贫工作?要肯定一个家庭贫困的孩子的奋斗,但舆论如果借机将贫穷的状态当成鸡汤,那就把个案的价值和意义带偏了。
  小蒋随想:巴尔扎克说:苦难是人生的老师。这其实是一种深刻而戏剧化的表达。任何思维正常的人都明白,苦难绝不是什么“善类”,更没有“育人”的打算,它是对身心的严重伤害,甚至会扼杀人的生命。能够从苦难中走出来的人,往往是靠坚韧、拼搏、奋斗,甚至还需要一点天赋、机缘、运气。所谓“人生老师”“感谢贫穷”,是脱离苦海者的回顾性自勉。他们庆幸自己没有被困苦和贫穷击倒,将苦难和贫穷视为是一笔特殊的“财富”,相信未来的自己会更加坚强和勇敢。他们感到庆幸,是因为还有很多人没能走出苦难与贫困的泥沼,或继续受煎熬,或在痛苦中逝去。后者不可能感谢贫穷,也不会觉得苦难是人生的老师——他们没有心思谈诗意,无法以“胜利者”的姿态谈感想。后者未必没有努力和挣扎,没能摆脱困苦有各种原因,很难说他们有“错”。无论对个人而言,还是从国家着眼,减少直至消灭贫困都是重中之重,社会不可能“眷恋”苦难和贫困。就本例而言,贫寒子弟考上北大,值得祝贺。王心仪表达的是,看到曙光者对黑暗的告别,以反讽的手法对苦难致“悼词”。18岁的王心仪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会遇到其他人生坎坷,希望她继续拼争、不要迷茫。对众多看客而言,不能刻板解读一个18岁女生“感谢贫穷”。不然,反倒显得幼稚可笑。
  3.
  3.让妲己代言周原,历史岂容如此轻慢
  曾到过周原,青铜铮铮,玉振金声,惊叹于厚重丰盈的文化遗存,又为诸多古迹名胜至今藉藉无名而惋惜。没成想,周原竟以这种方式一夜暴红。
  7月27日,陕西省旅游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纣王妲己火力全开!在周原热舞抖音点击破千万,这个景区要逆天!》的文章,称“昨天(26日)纣王妲己在中国??周原景区火力全开”。
  俗也就罢了,有没有搞错,让商纣王和妲己去做西周发源地的形像代言人?陕西旅游公号的小编,究竟知不知道周原是什么?
  这是诗经??大雅《绵》中“周原嫵嫵,堇荼如饴”的所在,曾经肥美得连苦菜都让人甘之如饴。这是西周故都,是中华民族重要发祥地。这里被誉为“青铜器之乡”,毛公鼎、大克鼎、墙盘等国宝级青铜器,都源出于此。
  进了周原,你会大兴“莫报乾坤施,空惊岁月迁”之叹,你很容易撞见出没于此的渊博幽默满面烟尘的考古专家,会有和两三千年前的珍贵文物面面相觑的惊喜、充实和熨帖,会有和跌宕起伏的历史故事蓦然相逢的沧海桑田之叹……
  雍山血池秦汉遗址、周公庙遗址、凤翔秦公一号大墓……原以为,它们不会被任何一家旅行社或自由行攻略推送,风雨飘摇,荒凉冷落。像辛苦挖了十年的秦景公墓,曾依靠村民集资修建的博物馆才得以继续“活”着,瞄着同为陕西的法门寺的热闹非凡。
  冷了老秦人,热了大盛唐的理由太充分了,人殉二百、阴气森森的墓地,怎么比得过佛宝叠出、舍利重光的灿烂地宫?金碧辉煌的法门寺,不但有善男信女顶礼膜拜的佛指舍利,更有女皇武则天遗存绣裙的风流故事加持,观者如堵是必须。
  得,毕竟旅游界有人才,终于想出了奇招:以妲己和纣王的名头替周原打广告,风流香艳、奢靡醉人,何愁没有客流?
  小编还“机智”地回复网友“周原和纣王有什么关系“的质疑,“凤鸣岐山,武王为啥伐纣?”按这个逻辑,岳飞抗金,得拿金兀术来做噱头?纪念全民抗战,莫非要让日本鬼子做代言?
  历史文化景点,岂容如此轻薄和轻慢?怎么对得起周原长眠的祖先,怎么对得起田野工作的几代考古工作者?他们用小毛刷慢慢刷出的浩然历史,就这么被肆意糟改,让人心寒。
  在历史热的今天,周原旅游确实应当勃兴。细细琢磨,认真策划,梳理文脉,不愁没有游客。比如,周原当年水渠怎么布局?周王家族迁徙勃兴之所由来,刖人为何被剐一足去守门?残破的青铜重鼎惟余残片,为什么周人要挖那么多埋藏青铜重器的深窖?考古学家竭力勘探出周原遗址分布详图,究竟“复原”出多少当年气象?血池祭祀是否反映了中国严谨生动的国祭流变?自秦人始,汉仍其旧,附近出土的汉瓦当图案之灵动飞扬为何如此令人惊艳……
  “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旅游也是一样,只有尊重历史,免于商业化的腐蚀,才能真正散发出深厚的文化魅力。怀揣中国梦的国人,对这梦的源头岂不动容,何必求助不相干不靠谱的噱头呢!
  4.
  4.从“卖门票”读出实体书店的无奈
  9月17日起,位于河北石家庄人民广场负一层的“城市书房”开始实行入场阅读收费制,即买门票方能进店。这种面向大众的书店采取这种经营模式,在国内尚属首次。实施一周后,书店营业额并未减少,店方表示收费将一直坚持下去。(见9月26日《北京青年报》)
  该书店的收费分为两种:一种是20元的入场阅读门票,不限次数,全天有效,并可抵现金在店内消费;另一种是5元的打折门票,主要针对没有明确阅读、购书需求,只想进来转一转的顾客,不能冲抵现金使用。此外,书店会员可凭消费积分兑换入场券,读者亦可办理门票月卡或年卡,会员还会有不定期赠票。可见,该书店卖门票不是简单地“一刀切”,有着经营者的多层考虑。
  尽管如此,大部分读者还是难以接受,认为买门票与实体书店吸引人流的趋势背道而驰,会降低人们外出选书读书的积极性,一些同行也预测可能实行不了多久。有质疑并不奇怪,毕竟图书并非生活必需品,去书店看书、买书是十分随意之事,而不管是收费办会员卡还是卖门票,都会将一部分随便逛逛书店的潜在买书人阻挡在店外。但从书店角度看,毕竟在生存面前不能仅谈情怀、谈理想。
  不可否认,世界上其他国家不乏书店卖门票的先例,比如葡萄牙波尔图的莱罗书店,每天的客流量可达5000人次,门票价格为5欧元,仅靠收取门票,书店就可盈利。 可问题是,莱罗书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书店之一,它更像是座藏品丰富的图书馆,是《哈利波特》的场景画面的原型,电影《哈利波特》还在这里取景,这里已然是闻名世界的旅游景点。而“城市书房”远没有人家那么有名气。
  书店卖门票不是一门好生意。长期看,门票收入也难为书店减压。实体书店当然可以探索摆脱困境之道,但还要以让读者产生认同感、亲近感为前提,这也是实体书店未来发展的关键。
  我们更要从卖门票中体会到书店的生存无奈,毕竟太多人只看不买,不仅对图书损耗大,也给真正想买书的人造成困扰。许多实体书店本就举步维艰,当“蹭书族”越来越多,还会有多少人愿单凭一腔情怀开书店?书店是城市的文化驿站,引导城市居民阅读,相关部门也要将扶持书店的政策落到实处,帮助书店渡过难关。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