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景妙合,神韵天成——古典诗词情景结合方式例说

作者:陕西省渭南市尚德中学 王耀宁 刘世龙  时间:2019/3/10 22:22:11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古诗词鉴赏,是多年来高考语文试题一直保留的题目,而具体鉴赏古典诗词时,常常涉及到情与景的关系。明代谢榛《四溟诗话》云:“景乃诗之媒,情乃诗之胎,合而为诗。”在写景抒情的诗词中,情与景巧妙结合,从而达到一种赏心悦目的艺术境界之作不乏其例,但仔细品味,机杼各异,异彩纷呈。下面分类举例说明。
  一、借景抒情
  借景抒情,是指诗人将自己要抒发的主观情志含吐不露地融入最典型、最突出的物象之中,使无形之情因之可见,无情之景因之可思。如:
  绝句二首(其二)    杜甫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诗中描绘的画面是:阳光普照,四野青绿;百花竞放,风送花香;紫燕春归,衔泥垒巢;鸳鸯出水,沐浴阳光。这幅画面反映了诗人在奔波流离之后暂时定居草堂的安适心情。诗人笔下明净绚丽之景、悠然自适的物态同诗人欢愉安适的心情契合相印。全诗写景不及人,但字里行间隐然有一诗人在,在每一个物象中都能使人感受到诗人生命的萌动。读之非一览无余,索然兴尽,而是余韵邈远,耐人寻味。
  二、离情入景
  离情入景,指诗人在“情不可尽”之时,并不矫作吐露,而是借助联想、想象之法移情于景,使情感得到升华。如:
  晚次鄂州   卢纶
  云开远见汉阳城,犹是孤帆一日程。
  估客昼眠知浪静,舟人夜语觉潮生。
  三湘衰鬓逢秋色,万里归心对明月。
  旧业已随征战尽,更堪江上鼓鼙声。
  这首乡愁诗的颈联,“三湘衰鬓逢秋色”一个“逢”字将万端愁情与秋色的万般凄凉联系起来,移愁情于秋色,那种落叶飘、秋霜落、清枫凋的景色正好可以衬托诗人处身战乱、漂泊异乡、居无定所的痛苦。“万里归心对明月”移归思之情于皎皎明月,见不尽之情于言外,有迢迢万里不见家乡的悲戚,有愁多梦不成的凄苦,有硝烟未熄的幽怨,可谓愁肠百结,动人肺腑。这种情与景的结合若即若离,似脱实粘,有绝处生姿、淡雅含蓄之妙。
  三、情景互生
  情景互生,亦称为“情景互藏”,即常说的“情景交融”。在诗人笔下“景语即是情语,情语亦即景语”(王国维),从而构成一种物我难辨、自然浑成的艺术境界。如:                 
  江亭夜月送别    王勃
  乱烟笼碧砌,飞月向南端。
  寂寞离亭掩,江山此夜寒。
  这首诗中,诗人匠心独运,运用“乱”“飞”“寂寞”“寒”等字眼将画面点活。“乱”既是形容夜烟弥漫的景象,也指友人离去后心情的迷乱;“飞”既是说时间的推移,也是好友聚散匆匆的写照;“寂寞”既是形容环境的冷清,也是诗人落寞心绪的表露;“寒”不仅是夜阑时分的肤体之寒,更是在特定环境下诗人的内心感受,即友人离去喜怒哀乐向谁言的凄凉之感。纵观全诗,诗人写景并非纯客观地描绘,而是景中藏情;诗人抒情并非抽象地抒情,而是融情于景。诗中情景互生,妙趣无垠。
  四、物色带情
  物色带情,即诗人将主观情志移入物的自然形态之中,从而化无情之物为有情之物的写法。如:
  和练秀才杨柳    杨巨源
  水边杨柳曲尘丝,立马烦君折一枝,
  唯有春风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
  这首送别诗,三、四两句诗人不直言送者与行者的关系,而是移情于物。春风拂柳,依依缠绵,似有“相惜”“殷勤”之态,这是诗人以个人情志去看待周围世界,将个人感情渗透到具体的物象之中,含蓄地表达送者和行者之间依依难舍之情,从而形成了一种物我合一、物我相亲的艺术境界。诗作抒情婉转,情韵悠扬。
  五、以景衬情
  以景衬情,就是诗人用自然景物从侧面加以点染烘托所要表达的人情物性。可分为正衬和反衬,正衬,就是用同诗人所要表达的主观情志相类似的自然景物作陪衬,即“思与境谐”,如以乐景写乐情、以哀景写哀情;反衬,就是用同诗人所要表达的主观情志相反的自然景物作陪衬,即“思与境违”,如以乐景写哀情、以动衬静、以声衬寂等。如:
  谢亭送别    许浑
  劳歌一曲解行舟,红叶青山水急流。
  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这首送别诗,前两句写友人乘舟离去,诗人以两岸青山、霜林尽染、满目红叶、秋水碧流这些明丽的景色反衬别绪,景色越美,越显欢聚的可恋,别离的难堪。后两句写别后酒醒怅惘空寂,诗人以暮色苍茫、风雨凄迷的黯淡之景正衬离情。全诗正反相映,妙趣横溢,摇曳生姿。
  六、以景带情
  以景带情,对作者来说即是“触景生情”,是指自然景物及其变化触发了作者的联想,引发了作者内在的情思,如睹物思人、触景伤怀等。如:
  寒食孟    云卿
  二月江南花满枝,他乡寒食远堪悲。
  贫居往往无烟火,不独明朝为子推。
  寒食佳节,对于富人来说,一朝“断炊”意味着佳节的欢乐,而对于远游江南、过着漂泊流离生活的诗人而言,饱含着多少难堪的辛酸。此时此刻,诗人面对繁华竞丽的江南之春,倍思亲人,不由悲从中来,可谓美景发乡愁。全诗触物起情在有意无意之间,颇觉自然精巧。
  七、以景启情
  以景启情,即先景后情,而写景之句往往带有起兴的性质。如:
  马诗   李贺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
  前两句展现了一片富有特色的边疆景色:皓月当空,霜雪皑皑,平沙万里。这悲凉肃杀、广袤无垠的场景,大有沙场点兵的氛围,对于报国心切的志士来说非常有引力。诗的前前两句是在起兴,后两句以马为喻,表达英雄欲驰骋疆场、马革裹尸、为国效力的强烈愿望。
  又如“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乐府诗《孔雀东南飞》)开篇两句写孔雀迟迟不肯飞走,似乎心有所系,情有所牵,引出了下文刘兰芝与焦仲卿藕断丝连、缠绵悱恻的爱情悲剧。故而,开篇写景是为了开启下文的记叙、抒情,具有“兴”义。
  八、以景结情
  以景结情,即先直接发吐情感,最后以写景收束抒情,给读者留下丰盈的想象和邈远的余韵。如:
  从军行    王昌龄
  琵琶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
  撩乱边愁听不尽,高高秋月照长城。
  首句写琵琶乐声唤起了征戍者强烈的感触;第二句点出关山“别情”,意蕴深沉;第三句是说那曲调无论什么时候总扰得人心烦意乱,怨、叹、赞皆有,意味深长;而最后一句在军中宴会的场面之外描绘一幅月照长城的的浑莽景象,壮阔而苍凉的景象中满溢的是无限的乡愁?抑或是不尽的忧怨?也可能是对边关风景的痴恋。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