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全国卷高考另类作文之古龙版

作者:佚名|  时间:2005/6/12 20:18:18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九月,校园。
  繁花落尽,红叶泣血,菊花独傲枝头。风中立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走进大学城。
  出乎意料地静,一树秋叶无声,人都落叶般被卷得无影无踪。风中立一头雾水,不就是晚来了两天吗,今天也还是报到的日子呀,尽管是最后一天了。
  这大学城也真大,才进门就找不着北了。加上,一阵香风。。。风中立有些立不稳脚。
  袅袅婷婷,花样的笑容,蜜枣样的小嘴,嘴角因为笑而上翘,勾人魂魄,MM!风中立在心里大叫了一声。脸上却露出了僵硬的笑容。呸!我!美女挡道我就这个德性!
  “才到?”樱唇微启,清脆出声,雨打芭蕉,语转丽莺。
  “嗯!哦,不,是才进校!”风中立咽下一口唾沫,“准确点儿说是才下火车!你看看我的票,三点到,没晚点。”
  “咯咯咯咯”真个是雨打梨花,风摇芙蓉。我说才交九月校园里的花都落得差不多了。风中立在心里说,头有些晕。美女笑得是花枝乱颤,自己的心也一颤一颤的,地也跟着颤起来,然后自己就没了知觉。
  没知觉前的一瞬,风中立一点也不惊慌,哪怕晕倒也是情理之中:美女当道嘛。无不遗憾地是:还没问美女的名字呢!
  半夜,男生公寓。
  风中立悠悠然从万劫不复中醒转,不知怎么地黑洞洞的眼前晃动着那个不知名的MM的笑脸,如梦似幻,笑意浅浅,吐香幽兰,含羞杜鹃,九天神女,款款花仙,是刚才做的梦,还是真的她此刻就在眼前?风中立一时真无法确定。四天四夜的火车,中间倒了两次车,从家到省城,从内蒙古大草原到北京,从北京到郑州一路金鸡独立,水也不敢喝,怕上厕所,真不是人受的罪,晃得一路上象在梦中一般。进了校门,劈头一个漂亮的妞,弄得自己更是找不着北,现在走路还一摇三晃的。好了,睡觉,大学城再大,我不也找到地儿睡觉了吗。风中立笑笑,天已有些发白了。
  医院,病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人,眼肿起老高,面色蜡黄,身体严重缺水虚脱。说白了,就八个字:营养不良,过度疲劳。依旧是风中立。
  天亮了,风中立下意识地想挪动一下身子,却只感觉沉重。
  “别动!”一声娇斥,风中立努力睁开眼睛,哇!不由地在心中惊叫一声,MM!床沿上坐着的可不就是那个漂亮MM。风中立笑笑,不过估计比哭还难看。谁这么缺德,这个时候叫MM来看我,没形象了都。大学就是大学,学生会的工作做的真TM好,才进校名还没报,劈头和一个MM只一面之交,都能给我找到。风中立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地躺好。
  “吃点东西吧,你都两天没醒了。”MM的笑真独到,脆到隔空点穴,柔到入水即化。
  风中立却一个字也听不到,风中立在想:MM也是一见钟情地,对我,看看她那甜死人的小样,听听她腻死人的声音。等我好了,先报名,然后就是约她去,看电影,打球,不知道MM爱打什么球,好在,自己样样都行的。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和她说。。。风中立心中那个美哟。这有什么,即使MM翻了脸我也好说呀,什么年代了,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我还算不上个英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MM当然是人都不会放过,情理之中,情理之中。嘿嘿嘿,风中立在心中先坏坏地笑了。
  教室外,风中立心里真有些忐忑。自己一脚踏进大学城,名都没报,倒先上医院挂了号,一躺就是四五天。今天班主任捎话让自己早点来班外等候,等着班主任向大家隆重推出经典式传奇人物——风中立。还别说,风中立不由地又想,爹妈不认得字却给自己起了这好的一个名字,颇有大侠之风。正想来一大段瞎(暇)想,不想教室里有人声说:“大家欢迎风中立同学!”风中立知道到自己上场了。
  讲台上,风中立找到了连宋登台演讲的感觉,微笑着向下面在座的同窗示意。要不要挥挥手什么的,那样的话太夸张了吧,算了还是谦虚点儿吧。“夏雨雪!风中立就和你同坐好吗?”
  夏雨雪!好名字,难道。。。风中立使劲咽下一口唾沫。一个扎马尾的小女生,不是,嫩了点儿,和我心中的那个她相比。
  笑着走过去,风中立居高临下地冲夏雨雪也就是自己的新同桌笑笑,然后才坐下去。最后的一线希望破灭,造化弄人,无缘和心中的漂亮MM同班。风中立一时就提不起精神。
  “同学们,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班会课,大家对大学生活的想象是什么样的,各自说说,好吗?风中立!”
  “到!”风中立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站了起来。满座倒!
  “你先说说!”
  “我先说。。。”风中立愣住了,讲台上,黑板前,日思夜想的漂亮MM犹如乍开的百合,暗香袭人,最具杀伤力。“我,我K!班主任!”
  风中立写了长达十二页的认错书,当着漂亮MM班主任的面声泪俱下。
  风中立从此再没说过“我K”这两字语。
  四年后,风中立的名字上了学校的光荣榜,做为第一批优秀毕业生走出校园。在四年同窗的留言本上,风中立一应地惜字如金,只有四个字:出乎意料!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