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你,让我怎样对待——关于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女孩

作者:浙江省桐乡市求是实验中学 孙秀峰  时间:2005/10/22 8:13:20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题记: 当人们都在歌颂“老师是蜡烛,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学生前进的道路。”时,如果看到这样一句来自学生的心里话“老师仿佛是那燃烧的蜡烛,她的烛泪非得烧伤几个人才好。”不知道我们老师都有着什么样的心情呢?

  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C.Rogers)提出,教学过程实际上是建立起教师和学生之间一种“诚实、理解和接受”的人际关系的过程。这说明师生的情感交流对知识教学有着重要意义。
  最初,我对这句话的感觉是有道理,但并没有真正深刻体会其中的涵义,一直到一个女孩子的变化呈现在我的眼前。
  这个女孩子,叫小平。非常自我的一名女孩,我已经教她两年多了,不只教她语文,还要做她的副班主任,管理她的日常生活习惯。在这漫长的日日夜夜,在她身上,我倾注了太多的爱与宽容,还有就是自己心情的起伏。
  在刚刚认识她时,那是军训,有一个女孩身体不舒服,需要去校医室打点滴,我去看望她,安慰她,鼓励她,这时我完全记住了她的名字——小平。那时,我的感觉是她很腼腆、很温柔、不太爱讲话的一个女孩。由于刚参加工作,热情高涨,对每个学生都充满了爱心。她在语文课上的演讲中,曾说孙老师给人很亲切的感觉。我心里喜滋滋的。可能是第一印象很重要的原因吧,我很关注她,上课也经常叫她回答问题,并且鼓励她多参加活动。记得那个时候,学校的广播站急需广播员,海报已经放在楼下的路口处,我觉得应该让这个女孩去试试,他的口语表达能力是很好的。于是,在她来问我问题的时候,我鼓励她,她说她的嗓音沙哑,她觉得不会被录用的,我告诉她,通过话筒声音与原声是有区别的,你可以去试一下,给自己一次机会。后来,她真的去了,并被录用了,并成了广播站的站长。应该说她越来越优秀,我为她高兴,但渐渐地我发现这个孩子在变化。全班都在背诵诗词,但她却拒绝背诵,理由是从来就不喜欢背诵。我给她讲了很多关于背诵的必要性,但无济于事。
  有一次,在班级里,我刚布置了作业,明天要讲的,我要求作业独立完成。虽然我再三地强调,她还是在我看晚自修的时候问了我,我看看那道题,她能做出的,于是,我说,自己再认真地考虑考虑,老师相信你一定会做出来的。我笑着说完就离开了,但她却在我转身的时候,很生气地摔了书,还说,学生问老师问题,老师不告诉这是什么意思?我心里真的是非常地难过,始料不及的事情啊!我压抑着心中的愤怒,让自己平静下来,走到讲台上,“同学们,老师再和你们重复一下,我的原则是如果是我布置的作业,明天就要讲的,希望你们独立思考,独立完成。如果在我讲解完之后,有人不懂,你尽管问老师,老师一定再给你讲解,直到你懂为止,但之前一定要自己考虑,要养成自己思考问题的习惯。”
  说完这翻话,我走出了教室,平静了一会,我把小平叫了出来,试着和她沟通,可是我怀疑我的说教对她是否有作用,她根本就是心不在焉!当天晚上我又将她叫出来,想和她谈谈心,但是当我以前教过的学生经过时,她都很开心地和他们打招呼,还和他们开玩笑。我的心情很复杂。
  几天后,第一次单元考试结束,她竟然是班级四个不及格之中的一个!
  又过去了一个月,她这段时间并没有任何改变,还是以往那样不尊重我,上课总在下边窃窃私语。早读她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有的时候我能听见她嘴里发出的声音,“读,读,读,有什么好读的!浪费时间!有毛病!”自修课上她总爱和别人说话。看到她,我的心里总有一种压抑的感觉,我不断地告诉自己:“她是孩子,我是老师!”我不断地询问自己,到底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学校举行了第四届文学社纳新活动,说句心里话,我们班级有很多的人都符合条件,鉴于多方考虑,我选择了另一位同学,是她的好朋友。这件事情我事先和她说起,她并没有异议。当那天她的好朋友要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时,她很傲慢地拿过她的稿子,看了一眼说,“你还要发言呀?”此时,她的眼中没有朋友,没有老师,有的是一种恨意,一种让我捉摸不透的东西。她的态度让我很寒心,她对我的尊敬也近乎于零,甚至于负数。当初由于人数的限制,我和她谈过为什么要选她的朋友,她在我面前答应了,可事后她却如此地恨我。后来,考虑到我班的情况,争得主管老师的同意,我班又加了两名同学。我很高兴同学们学习语文的热情,但是心里总觉得有说不清楚的担心。我找她谈了一次、两次、三次、、、、、、但每次她都不是用心地听,夜自修在走廊里,我和她谈心,她却频频地和来往的同学打招呼、开玩笑。对于我所说的话,她并没有丝毫反应,当我想让她谈谈她的想法时,她只是看着我,就是不说话。对于这样一个女孩,我教了一年又迎来一年,去年的我已经疲惫不堪,本想坚持一年,不再教她就好了,这个逃避的办法也支持我坚持了一天又一天,顺利度过了高一的教学生活。但没想到,当初我想如果那高一(2)班有一个同学不再在我的班级里,就满足了。可是这个愿望被残酷的现实击破了,我原来教过的学生没有几个在我现在教的学生中,而她却还是我的学生。生活往往是残酷的,这意味着我将要和这个学生很有可能要度过我从教的前三年!我对她已经足够大的宽容,换来的是她一次次地放纵。
  我们的文学社组织竞选,当结果还没出来之前,她去和另一个负责老师联系,表达了她非常想做社长的愿望。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她对那个老师说我针对她。对于这样的结果,我只用伤心两个字是表达不清楚的。我在不停地问自己,我到底是什么地方做错了?难道她不背诵课文,不能完成语文老师的作业,语文老师就不能想点办法让她学习吗?我记得我曾经对她说过,背诵课文对你的写作水平的提高有很大的帮助,能增加你的文学水平。并告诉她你希望老师关注你,那么你就要把没背诵的课文背诵出来,而她呢?她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有丝毫改变。
  她不但不理解老师,相反还诬陷诽谤自己的老师,这样的学生让我情何以堪?
  伤心的时候,自己难免会发发牢骚,当我向班主任倾诉心事时,班主任决定先找她了解一下她的思想动向,在中午,班主任和她谈了很多,但班主任从她那里得到的却是她说她和我没什么,她对我还好。这明明是在说假话吗!她在向初中老师倾诉时说的是我针对她,可在自己的班主任面前为什么要说谎呢?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开家长会时,他的母亲和我聊了很多,并给我看了她写给家长的一封信,信中的那个女孩不是一个只会伤害别人的孩子,而是一个孤独、无助、内心充满迷茫的女孩。她在信中诉说着自己的苦闷,觉得自己无依无靠,回到家里本以为可以找到温暖,但家中只有无休止的争吵,她说她和母亲、妹妹都属虎,而有一句话就是“一山不容二虎”,她觉得生活中缺少关爱,而她需要爱。她说她在初中时有一个好朋友,这个好朋友有一次割手腕自杀,后来抢救过来了。她很佩服她,多少次她也曾经企图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离开这个世界。但她最终都没有勇气。
  有一天晚上,第三节晚自修开始时,她到六班找我(我在六班值晚自修)她说她身体不舒服,想回寝室,我于是和她谈了几乎一节课。这次,她终于告诉我她对我的怨恨始于我曾在她面前夸奖她的朋友,她感觉我对那个女生比对她好,她妒忌、怨恨。特别是当文学社纳新时我让她的那个朋友发言时,她就恨、她就有满腔的愤怒。她想要打败她,要向全校证明她比她优秀。她不高兴看到我和她的朋友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她怨恨她的朋友经常来办公室能和我畅谈语文。她看到了不开心,她听到了就怨恨。她知道我在她面前提她曾经的朋友是为了激励她。但她受不了。(她强调那是她曾经的朋友,她强调过去两个人关系不错。)
  在她的眼睛里我看出了迷惘,读出一种“孤独”,或许在别人看来,她是坚强的,而且好象有很多的朋友,但我似乎看到了她自己的隐蔽,自己对自己的保护。她对自己爱得深沉,却  给自己带来了很多的伤痛。她似乎经历了很多的事情、、、、、、我说不清楚,但我感觉得到。她需要爱,需要别人大量无私的爱。而我是她所选中的一个对象。她曾对我说,她喜欢我,并询问我,“老师,我是不是你最喜欢的学生?”我说:“老师没有最喜欢,你们大家我都喜欢。”我没有达到她的标准,所以我的爱对她来说是一种伤害。
  当我问她那以后的课文背诵怎么办呢?她的回答是简单的背诵一些。言外之意还是不高兴背诵。我已经渐渐地平静了心态,我对她说,该说的道理老师都帮助你分析好,我希望你自己认真地想想。有什么想法及时和老师沟通,不要带着怨恨的心情听课,那样对你自己的学习不会有好处的。每天都开心地度过,对身边的人与物都带有一种珍惜的心态,一种愉悦的心情,遇到事情换位思考,不要总站在自己的角度,生气的时候提醒自己“对方可能不是有意的、、、、、、”说了很多,但她听进了多少,我看不透她的心,我只隐隐觉得事情还没有结束,可能还会遇到更多的事情,发生更多的状况,看着她那迷离的眼神、读着她所说的人心难测的论调,思考着她的一举一动,我不知道这个孩子的世界里到底曾有过什么,让她如此。但我知道我应该对她多一点爱,再多一点爱。
  教师节的时候,我给学生布置了一篇作文,就是写自己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个老师,作为教师节的献礼。她的作文让我看了后感觉毛骨悚然。她在文中说有一个老师,一句话伤害到了她,使得她生活在一种阴影当中,在文章中她说,“这个老师仿佛是那燃烧的蜡烛,她的烛泪非得烧伤几个人才好。”看着她的文字,我的心在痛。一个合适的机会,我找到她,“能告诉我你文章当中的老师的情况吗?”她给我讲了当时的情况,我很庆幸不是我,但同时又很为那个老师难过,因为从她的叙述中,我可以想见当时那个老师的话应该也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对她来说却是一种很大的伤害,因为那是关于女孩子青春萌动的一句话。这件事情之后,我越发觉得老师的一言一行有多么重要,或许我们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已经给他们带来了温暖或是寒冷。我看着她,“忘了这些好吗?生活中不要背负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不要让自己生活在恨意里,要学会宽容与谅解。开心点好吗?相信那个老师,她不是有意的。生活中可能经常会遇到类似的情况,自己学会淡忘,或者找那个人谈谈心,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因为有很多时候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总之,要学会忘记不开心的事情,每天都以一个好的心情面对学习和生活好吗?”
  之后,我们也交流了很多次,我发现她开心了一些,阳光了一些。我们的关系也缓和了很多。进入高三,学习很紧张,每当要放几天假的时候,我就和班级里的同学约定好,晚上几点我在网上,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有一个晚上,她上线了,她问我:“老师,你在吗?”我说:“在的。你有问题吗?”她说:“老师,有人问你吗?”我说:“还没有呢。我等了两个晚上了。”她说:“老师,你真善良,相比之下,我们是不是太不懂事了?”我说:“还好了,毕竟你们还是孩子吗?”、、、、、、聊了很多,后来她给我发了几张卡片,上面写满了祝福。几天后,我收到一封信,信是她写的:
  还记得高一开学的时候吗?那时,得知小娜当了课代表,我就问过你,为什么你选她?你说“我对你们都不熟悉,我去看了你们的档案,就先试用她吧?”其实,我暗暗地去看了她的中考成绩,她只比我高一分!可是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她,我也无话可说了!我的语文中考分是我们学校第二名,我是带着所有对语文的激情,带着所有对语文的美好设想,带着所有对高中的期望走进求是,走进高中生涯的!曾经,语文是我最引以为豪的科目,曾经,我对语文注入了无数心血,曾经,我为了语文可以放弃所有!可是……
  期盼了一年的时间,终于等到了高二。我心中想着,你是否会把我也列入语文课代表的候选人名单中。结果,又如晴空霹雳!我再次跌倒了!
  现在,我爬起来了!我想好好学语文,我想用一些责任来压制住自己!高三,我想再为语文拼一次!当然,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看轻别的科目!
  在小学时,有一个老师知道我需要什么,是他给我了很大的信心,使我对学习语文有很浓厚的兴趣,我一直是语文课代表。在我读初二时,有一次逃跑,我的班主任曾找到许老师“你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把小平捧上了天,为什么我对她这么好,她还要跑掉啊?”许老师就说“你不能给她,她想要的,而是应该给她,她最需要的!”
  也许,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不管怎么样,我说出来了,心里也好受多了!能不能成功,决定权在您的手里!我只是不想再给自己高中的最后一年里在留下什么未完的心愿而已!
  孙老师,您很善良,也很宽容,谢谢你看我的信!祝你一切安好!
 教师节快乐!
  你的学生:小平
    2005.08.31
    看着她的文字,我又发现自己对她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这是一个个性很强的女孩,我心中不油产生了很多的感慨,两年半的时间就要过去了,我才真正地了解了我学生的心情,她何以忧愁,何以怨恨,何以反叛、、、、、、现在我的文科班有三个语文课代表,她终于如愿成了其中一名,看着她开心地认真学习,积极负责的样子,我很欣慰,我很庆幸自己还在教的时候知道她的心情,了解她的需求。故事还在继续,但我已经看到她崭新的样子。
  教育是一件复杂而又漫长的过程,当某个学生出现问题时我们不要急于去批评她,去说服教育她,而让她感到我们老师的真诚、善良、正直与无私,这才是最重要的。每个学生都仿佛是一本书,我们要耐心地、真诚地去阅读。

 

文章评论

共有 1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