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课文中读出“生活”来——《荷塘月色》的层次美给人的启思

作者: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伍隍中学 钟永辉  时间:2006/1/5 20:32:21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读过《荷塘月色》,那田田荷叶、朵朵荷花、缕缕清香、溶溶月色,映入脑海;那静静的月光、薄薄的青雾、微微的清风、淡淡的云朵,留在心间。荷塘,月色,如朦胧的幻梦,如缥缈的歌声。
  是什么让朱自清先生将他“日日走过的”、 普普普通通的荷塘描绘得如诗如画,如梦如幻?有人说是描写的细腻,有人说是融情于景的技法,还有人说是语言的自然新颖,我要说,这得益我于课文描写的层次美,更得益于生活,得益于作者对生活的细致入微的观察。我们应当从课文中读出“生活”来,读出课文中的“生活情理”来。
  课文无处不体现着层次美。
  一. 课文所写景物的层次性
  作者写的月色是荷塘里的月色,所写的荷塘是月光下的荷塘,上下皆美,这本身就是一种立体的美。先写“田田”、“层层”的荷叶,后写盛开的荷花,再写“欲放”的荷苞,最后写微风送来的“缕缕”花香;单写月光一定比较单调,于是作者着力摹写了光的投影,“参差”、“斑驳”的灌木的“黑影”,“弯弯的扬柳的稀疏的倩影”,光影交错,这样,把岸边树塘中荷连结在一起,构成了美丽而复杂的图案。
  只写月色和荷塘或许还有些单调。作者于是又写了“天地”之间的另外一些东西。如“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的泻在花叶上”所形成的“薄薄的青雾”,以及雾光叶色,水气交相杂糅而形成的朦胧景色;“远近高低”、层次分明的柳树,还有“树梢上的远山,树峰上的蝉声,树下的水里的蛙鼓。
  总之,《荷塘月色》一文里的景物层次里复有层次,这使整个画面有立体感、渗透感、层次美,充满了诗情画意。
  二. 描写的层次性
  例如,“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的开着的,有羞涩的打着朵儿的。”作者为什么先写“开着的”,再写“打着朵儿的”?为什么不颠倒过来写?
  原来,由荷叶而荷花而花苞而流水,正体现了由远及近,由粗而细的认识规律,体现了观察的顺序,体现了生活的情理。
  作者首先“弥望”满唐的荷叶,观赏“出水很高”的叶子,像亭亭的舞女的裙的叶子。先看到的是叶子,然后走近细看“层层的叶子”,作者看到了“袅娜的开着的荷花”,花瓣已完全开放,再细一看(也许此时作者是低头不语,默默细瞧),才发现还有“羞涩的打着朵儿的”,含苞待放的,”如碧天里的星星”.。
  这时,一阵清风拂过,使“肩并肩密密的挨着”的叶子,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再仔细一瞧,“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因为被更有风致的叶子“遮住了”,所以“不能见些颜色”。
  生活中,我们观察事物,都有一个由表及里,由一个粗到细的过程。作者按照观察的顺序依次写荷花、花苞、流水,由此组成层次分明的月下荷塘美景,将荷塘美景淋漓尽致的展现在读者面前,可谓美满荷塘。
  三、感情的层次性
  《荷塘月色》之无限动人,还在作者融情于景,即景抒情。这种情是一种“微妙”的心绪。
  “心里颇不宁静”,如何摆脱?追求刹那间的安宁!
  作者笔下的荷塘景色全是幽静安宁的:花是零星的,香是缕缕的,风是微微的,月是淡淡的,但作者追求刹那间安宁,为的是暂时忘却心中的“不宁静”,暂时忘记“对当时现实的愤懑”,但作者毕竟不能真正超然,所以听到“蛙声”,愁思即涌心头,不禁感叹“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采莲赋》中“有趣”的“嬉游的光景”,作者又感叹到“可惜我们现在早已无福消受了”。
  由作者思维而定,作者“背着手踱着”,尽情观赏无边荷香月色, 从出门经小径到荷塘复又归来,从空间顺序中来表露内在的情思,构成了宁静与不宁静交替出现的感情层次。
  文学源于劳动,作文来自生活!阅读,就应该从课文中读出“生活”来,读出“生活的情理”来,就是要将课文“还原”于生活,达到赏析、借鉴的目的。
  愿大家在课文的学习过程中多多思索,一定会有新的、更多的感悟。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