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拿什么献给明天——由李小飞的高考满分作文所想到的

作者:浙江省台州中学 方青稚  时间:2006/1/13 7:25:47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2005年6月9日,高考后的第一天,《华夏文娱》报头版刊登了少年作家蔡小飞一篇作文,说是将高考考场作文如实默背下来的。此文在天津考生中哄传一时,据说“大家都说,这个文章如果不得55分以上,肯定就是30分以下”。
  2005年6月20日,年仅18岁的他因女友移情,从天津一家宾馆的13层跳下自杀。而在自杀前十多天写下的这篇“高考反文”——《留给明天》,在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同时,也意外地获得了满分。

  留给明天  蔡小飞

  我操出高考卷子人的祖宗,这是我在考场上的真实想法。因为我知道,在我写下这些字的同时,我已经离我心目中的名牌大学越来越远;因为我知道,我没有考好。第一天,考完试,回到家里,妈妈递过来清凉的矿泉水,中午饭是特意从餐厅叫来的“盛宴”。饭间,妈妈问我:你考得怎么样?
  我硬着头皮说:我考得很好,您放心吧。
  我不想妈妈为我失望,仅此而已,把不好的都留给明天,起码今天要让所有人快乐。我想,这便是我对他们的孝顺。吃过饭,妈妈叫了的士送我来到考场。我坐在教室里,妈妈等在外面。考试的铃声响起,带眼镜的年轻老师拿着卷子,轻快地走上讲台,略微说明一下考场秩序。前排的男生交头接耳,后面的女生一直趴在桌子上,直到我把卷子传给她,她才抬起头来。我发现她的眼里长满泪水。
  是语文卷。对于一个理科生来说,语文是我必然的弱项。汗水伴随着时间,一滴滴落下来。老师逍遥地坐在椅子上。天更热一些,她便扇起折扇。每年的六月都是如此经过,考生惆怅或者欢乐的脸,凝结成她麻木的脸庞。
  总算答完了ab卷。当我的笔,落到作文格的一刻,我只想骂人。
  我告诉自己:算了吧,今年算了吧!妈妈会给我找一所非常好的高中,花上她毕生的积蓄,把我再次送进黑暗的高三,开始复读;或者,等待10月份成人高考,明年春天的春季高考;或者从此辍学,自学成才,当一个轻松的自考生;或者……找一个教育制度残次的3流大学,盲目地学习4年专业。
  出卷子的老师,如果我骂你,也请你理解我。是你,断送了我,还有和我一样寒窗十年的学子;是你,留给了我一个并不美好的明天。
  我的明天会怎样?你有没有想过?
  我将不能进入我梦寐以求的学校,不能让母亲微笑;我将在我内心的谴责里,开始一段黑暗的未来。
  我的明天是什么?是一张没考好的卷子!上面有老师的红×和批判!是的,这张卷子就是我的明天。对于您来说,他不算什么;对于一个考生来说,他就是我的未来!
  儿时,我想当一名医生。我有很多梦想,比如看病救人,比如制造出让人永不生病的药,甚至,我想过要怎样攻克艾滋病,而且也有了一些微小的研究成果。
  我需要一个学习的环境,我不能碌碌一生。
  可现在,我只能任命!
  明天?我的未来?我的梦想?
  离考试结束还差10分钟。监考老师依旧摇着折扇,如同蔡小飞小说中的铁扇仙。后坐的女生强忍着眼泪。我觉得我可以无视一切,因为我真的绝望了。
  人在绝望的时候,会产生幻想。在我的幻想中,我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四年后,穿着洁白的制服站在抗击病魔的前线;我有很多的学生,也有我尊重的老师;妈妈依旧会鼓励我,她说:儿子,你一定能行,你从来没让妈失望过。
  我把我的未来留给明天,我把我的生命留给时间,我把我的汗水留给这张试卷。我希望一死,如果我的死能唤醒这黑暗龌龊的教育制度,能唤醒如同生离死别的高三,能唤醒我所有的等待,我愿意放弃我的明天。

  少年作家蔡小飞1987年12月生于上海,10岁加入上海当地少年杂志社。1999年凭借《是谁出卖了文学市场》红遍上海文学圈,后组建“c17”少年诗歌文学联盟和天津方圆文学社。他的死,留下了永远的遗憾,也让我们深深地反思。本文在网上一直众说纷纭,情况扑朔迷离。也有人说根本没有这样一篇满分作文,也有人说没有蔡小飞这样一个天津考生,还有说没有蔡小飞这样一个人、没有蔡小飞的自杀。但无论如何,有这样一篇颇合“留给明天”这个话题的作文存在。
  心理咨询师刘明告诉记者,在他的心理咨询人群中,约有三分之一强是80年代以后出生的青年或少年,“这些孩子或是学习压力、或是亲子关系、或是心理障碍、或是青春期问题,都存在着一些心理疾患。”刘明表示,像蔡小飞这样的少年作家,大多智商很高,情商不高。一旦身上背负了太多这个年龄不应该承担的东西,重压之下就难免采取过激行为。从这篇文章以及作者后来的自杀行为中,确实可以看出当代一些青少年存在着的感情过激、心理焦虑问题。
  文章以纪实的手法写出了自己在高考前、高考中以及写作“留给明天”这篇作文是的真实感受,充分崭露了一个少年作家的写作才华。情景描写细腻入微,感情渲泄淋漓尽致。在文中,美好理想与现实社会的强烈反差,家庭和社会祈盼与自己处境尴尬的强烈反差,教育体制与个人才能特点的不相吻合,无不通过细微的场景描写和心理描写加以真实再现。字里行间是对当前教育应试体制的一种抨击。无庸讳言,文章具有强大的情感冲击力,也紧扣了“留给明天”的命题要求,作文阅卷大组给打了满分,是有较为充分的理由的。
  但是,如果你是一个中学语文老师,如果看到一些学生所写的日记、随笔乃至考场作文,总是情绪低落,色调灰暗,牢骚满腹,感情过激甚至不够健康,有一定心理思想道德问题,你会怎么办?是充分肯定,大加褒扬?是听之任之,不闻不问?是打上高分,公开诵读?我想,任何一个合格的语文老师都不会这样做的。他们会寻找这位学生交流;会批评他,又为他鼓劲;会肯定他,又指出他不足。因为老师的评判就是一个导向,对他的作文发展乃至人生发展,都是非常重要的导向。
  回到我们高考作文阅卷当中来看,如果碰到一些文学才情特别厉害,但牢骚怪话远远超过蔡小飞的这篇作文,心理情绪、思想意识又显得不太健康的文章,我们又应怎么打分呢?因为这也有一个导向问题,对中学语文教学的导向,对学生思想感情发展的导向。我们拿什么献给明天?这值得全国各省市的高考作文阅卷大组思考,更值得我们全体语文教师和每一个中学生思考。

文章评论

共有 1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 123 于02-07 10:29发表评论: 第1楼
  • 刚发给对方不分管部门佛光没那个美女好抠门你回家 风格化放个烟花环境已经感觉高及 环境 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