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爱情的赞歌——《项链》主旨新探

作者:中山大学附属中学 李建辉  时间:2006/3/26 22:32:03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广东番禺中学的邹小飞老师在教读传统课文《项链》时,“经过反复研读”,发现了一个新的切入点,认为莫泊桑这篇流传百年的经典小说是“一曲爱情的悲歌”,提醒我们不要忽视玛蒂尔德与骆瓦赛尔之间的爱情,这确实为我们解读文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我基本认同邹老师的这个“教学设计”(见《语文月刊》2006年第3期)。不过,从把握小说主旨的角度看,我以为,与其说《项链》是“一曲爱情的悲歌”,不如说它是“一曲爱情的赞歌”。其理由如下:
  首先,“悲歌”之“悲”,按照通常的理解,应该指美学意义上的“悲剧”,而悲剧是“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见鲁迅《坟·再论雷峰塔的倒掉》),既然如此,那么莫泊桑要“毁灭给人看”的“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呢?只要粗读这个文本,我们就很容易发现女主人公身上有价值的东西正是她在赔项链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勇敢诚实自信”,这些东西是作者要“毁灭给人看”的吗?如果要说作者有“毁灭给人看”的东西的话,那恰恰是女主人公丢项链前对现实生活对小职员丈夫的抱怨中表现出来的“爱慕虚荣”的思想。这从小说精巧的情节安排所产生的讽刺意味中就能感受到,“十年艰辛”与“一夜狂欢”强烈的对比,显然有嘲讽,但这嘲讽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针对她十年艰辛所表现的坚强诚信。既然没有“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被“毁灭”,那这个故事又何“悲”之有?
  也许,在“生活是多么奇怪!多么变化无常啊!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以把你断送,也可以把你拯救出来”这几句体现主旨的议论中,我们可以把“断送”理解为“毁灭”,而且联系上下文,也不难明确“断送”的,应该有玛蒂尔德的青春美貌(甚至还有罗瓦赛尔的“前程”),这总应该是“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吧。诚然,从这个意义上说,故事似乎有一定的悲剧因素,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与“断送”并列使用的还有一个很关键的词“拯救”,作者为什么把两者相提并论呢?如果我们能带着这样质疑再深入地研读文本,就不难得到这样的理解:玛蒂尔德“十年艰辛”既是“断送”青春美貌的过程,又是把自己从爱慕虚荣的苦海中“拯救出来”的过程;进一步地说,赔偿项链的过程,正是她告别自卑虚妄的旧生活迎接自信充实的新生活的历程。如果这种理解可以成立的话,我们在这里听到的就不是什么“悲歌”,而是应该是对女主人公新生活的“赞歌”了。
  这里所谓的女主人公生活之“新”,更多的是就她与丈夫之间的爱情而言的,而更有理由说《项链》是一曲爱情的赞歌的,自然就是玛蒂尔德与罗瓦赛尔之间不断发展的爱情。妩媚动人的玛蒂尔德因为没有陪嫁财产,只好嫁给一个小职员,这是一般的说;但是特殊的说,凭着动人的美貌,她还是有办法让“有钱的体面的男子来结识她,了解她,爱她,娶她”的,可是她为什么没有这样,而是嫁给了教育部的“这个”小书记员罗瓦赛尔呢?除了她自尊自爱的性格外,可能正是因为罗瓦赛尔对她真挚无私的爱了。这不难从婚后罗瓦赛尔对她的无微不至的呵护体贴中推测得到。当她坐在餐桌前幻想精美的筵席而懊恼时,丈夫就哄孩子似地说“啊,好香的肉汤!没有比这更好的东西了!”千方百计来逗她开心;为让她高兴,丈夫“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弄到部长的请柬;为满足她“有一件像样的衣服”的要求,丈夫把平时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笔准备买猎枪的款子作了“贡献”;当她陶醉在成功的幸福中的时候,丈夫却拿着一件预备她出门时加穿的衣服躲在小客厅耐心地等候着;她把项链弄丢了,丈夫没有半句埋怨,除了当时失魂落魄地找得自己“面孔瘦削”“脸色发白”外,事后还拿出父亲留给他的一万八千法郎,还“顾不了下半辈子的生活”,调动所有的人际关系资源,“贸然签”定许多的借约,承担了因为她而给他们家庭带来的巨大压力。可见,玛蒂尔德得到丈夫对她的爱是多么真挚,多么无私啊。正是这种爱,促使玛蒂尔德的思想由“爱慕虚荣”向“勇敢诚实”转变。如果说丢项链前,玛蒂尔德还没有完全爱上“这个”小职员,时不时地还会给他们的生活“奏出一点不和谐的音符”的话,那么,丢项链后,玛蒂尔德在夫妻患难与共的生活里,则开始真切地感受到了丈夫无私的爱,进而真正地爱上了“这个”朴实忠诚的小职员。看着玛蒂尔德还清债务后,坦然地去与曾经每见一次都会令她十分痛苦的女友言说过去的情景,我们就不难想见物质生活也许不如从前的他们,爱情生活一定比过去甜蜜;听着她“显得自豪而又天真”的欢笑,我们也就不难听到这对患难夫妻用坚强、诚信、无私、真挚唱出的爱情赞歌。
  长期以来,我们之所以看不到《项链》中对爱情的歌颂,一方面因为深受意识形态的阶级观的影响,过分强调了这个作品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揭露批判;另一方面长期在温饱线上挣扎中形成的幸福观,使我们不自觉地把物质享受作为衡量人生幸福的唯一标准。因此,对玛蒂尔德夫妇十年还债的生活,只看到它艰辛的一面,却忽视了它提升他们夫妇爱情生活的一面,自然也就不会看到小说至少在客观上对构成人生幸福的重要内容的爱情生活的歌颂。
  爱情是什么?爱情是彼此的理解信任忠诚,是在患难与共的生活中所表现出来坚强城实自信乐观,在这个意义上,对爱情的歌颂,又是对坚强忠诚等美好品质的歌颂。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对小说以“项链”为题的深意也会有新的发现:项链在这篇小说中除了作为结构故事的道具,成为小说安排情节的线索外,还有揭示主旨的作用,因为项链在这篇小说既象征人生成功和荣耀的标志,也象征坚强诚信的美好品质。玛蒂尔德参加舞会戴的那挂项链是借来的,而且还是赝品,因此,她在舞会上获得的“成功和荣耀”自然就变成了对她爱慕虚荣的无情讽刺;而她经过十年努力所赔的那挂项链,却是货真价实的。十年的艰辛虽然断送她的青春美貌,可是却让她更理解了丈夫的坚强和忠诚,也造就了她的坚强和诚实,所以,在赔偿女友那挂价值三万六千法郎的项链的同时,她实际上还得到了一挂价值无比的项链,这就是那种能够使她赢得真正成功和荣耀的美好品质——坚强诚实自信乐观。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美好的品质,她才获得了真正的爱情,过上了充实自信的新生活。因此,她和丈同甘共苦的故事,也为我们奏响了一曲爱情的赞歌。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