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用经典,化工无痕──对《赤壁赋》中一段歌词的解析

作者:佚名  时间:2006/9/27 7:59:33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苏轼《赤壁赋》(见高中语文课本“试验修订本”第三册)中有这样的一段歌词:“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很值得认真玩味,可谓情怀悠远,心愿綦切,物色鲜明,境界空灵,而且造句精整,对仗极工,无一字不当其用,在语言风格上颇有楚辞遗韵。
  可是,笔者仔细查了几篇析文,又查了几个注本,发现都没有指出苏文此处既化用古句又自铸新词,而且有的赏析还有曲解之嫌,这不能说不是一个遗憾。不过这也难怪,其中的隐曲藏伏确实难以见出。苏轼谈自己写作体会说:“某平生无快意事,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则笔力曲折,无不尽意。”(宋何  w?i《春渚纪闻》)“尽意”是此老作文章的直接目的,有人说“老坡作文,工于命意”(宋范温《潜溪诗眼》),那么“笔力曲折”便相应地是手段途径了。所谓“笔力曲折”无非指文有伏隐,暗藏机杼。苏轼高人之处在于化工巧妙,运作得几无痕迹,令人赞叹。
  现将歌词的几处来源陈述如下:
  桂棹兮兰枻(枻音 yì ,船舷,《湘君》句)
  目眇眇兮愁予(眇眇音 miαomiαo ,远观的样子,《湘夫人》句)
  望美人兮未来(《少司命》句)
  古人赋诗作文有个习惯,引用经典语句常常根据诗文内容或形式的需要有所改造,苏赋自莫能外。这里的“兰枻”改为“兰桨”,或许是为了押韵;“眇眇”改为“渺渺”,或许是为了与“予怀”对应;“愁予”改为“予怀”,或许是为了改换情调,苏赋此处无愁情可言;“未来”改为“天一方”,或许也是为了押韵。另外,“美人”在屈赋当中用的是字面义;而在苏赋当中用得复杂些,既有字面义,又有隐含义(也就是古人所谓“文外之重旨”)。《古代散文选》(人民教育出版社1963年版)注:“美人,指他所思慕的人(不是指美貌的女子)。”《历代名篇赏析集成》(中国文联出公司1988年版)中赵齐平《<赤壁赋>赏析=说道:“‘美人’,即漂亮的心上人儿……”两种说法刚好相反,其实,它们合起来恰好就是文本的内外两重含义。但赵文说:“‘美人’……不就是‘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吗?‘渺渺兮予怀’,表现临风怅惆,思绪黯然,不就是‘劳心悄兮’吗?”这显然没有看出“美人”真正的借用源头。《诗经?陈风?月出》用于解说“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是可以的(前人也是这么做的),但应到此打住,再扩大到解说下面的那段词,就有点迂曲乃至错讹了。

  “击空明兮溯流光”在楚辞中找不到化用的原句。不过其中的“空明”和“流光”两词并不仅见于本文。先看“空明”,韩愈《祭郴州李使君文》有“航北湖之空明,觑鳞介之惊透”,“空明”指空旷澄澈,富有诗意;坡老也爱用此词,其诗《海市》有“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其文《记承天寺夜游》有“庭下如积水空明”,《赤壁赋》的“空明”指月光下的清波,含义与上面诸例有所不同,也同样富有诗意。再看“流光”,曹植《七哀诗》有“明月照高楼,流光正徘徊”,含义与苏赋有所不同,曹诗指洒照在地上的月光,苏赋指月夜水上流动的波光。“空明”与“流光”意思相近,连缀在一起具有增强诗意的作用,而且全句声韵非常和谐。
  由此看来,大学士苏轼饱读诗书,烂熟于胸,待到用时信手拈来,而且稍加改造便宛如己出,嵌在诗文当中看不出拼合的痕迹。所谓“文理自然,姿态横生”(苏轼《答谢民师书》),是说别人的诗文,他自己的诗文何尝不如此!再说,书生气十足的苏轼仕途屡踬,他饱尝了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的辛酸苦辣,到了黄州已是铩羽之时,但仍昂奋其精神,磨砺其文笔,写了大量的充满乐观豪迈情怀的诗文,这是与他从屈原楚辞中吸取文学资源、思想资源、情感资源分不开的,从一定意义上说,他与“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屈原的命运和感受有相似之处。
  另外,《赤壁赋》中“知不可乎骤得”之句,或许是从《湘夫人》中“时不可兮骤得”化用而来,这从另一方面证明此老对楚辞情有独钟,多所借鉴。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