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雷雨》人物语言的三个特点

作者:佚名  时间:2007/3/6 22:17:33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戏剧语言有两种,一是舞台说明,二是人物语言。
  戏剧作为一种综合舞台艺术,它是借助文学、美术、音乐、舞蹈等艺术手段来塑造人物形象,反映社会生活的。我想,戏剧的定义,把文学与美术等诸类艺术并列一起却又放在首位,其实并非从广义的思维语言的角度解释戏剧,而是单单抽其以完成塑造人物形象、构建矛盾冲突之任务为主体的剧本创作而言;在搬上舞台或银幕之前,戏剧可以说是绝对优势的文学艺术。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因此,戏剧特别是以对话为主要特质的话剧语言,就更是艺术中的艺术了。
  在此谈谈《雷雨》人物语言的三个特点:
  第一、   高度个性化
  所谓人物语言个性化,就是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语言成为人物个性、性格、心理的声音外化。
  周朴园   (忽然严厉地)你来干什么?
  鲁侍萍    不是我要来的。
  周朴园    谁指使你来的?
  鲁侍萍    (悲愤)命,不公平的命指使我来的!
  刚才还是一个温情脉脉,俨然在感情中不能自拔的性情中人,但立即就撕破了多情的面纱,露出了冷酷的本质;因为以周朴园之心度之,他感到了名声和利益的威胁。这个转变完全是人的本质使然,语言无法掩饰得了。
  周朴园    那么,我们就这样解决了。我叫他下来,你看一看他,以后鲁家的人永远不许再到周家来。
  鲁侍萍    我希望这一生不要再见你。
  周朴园   (由内衣取出支票,签好)很好,这是一张五千块钱的支票,你可以先拿去用。算是弥补我一点罪过。
  无情又无义,再也伪装不下去了,便化为语言,绝!摆架子,树威性,即使在不是自家人面前,也无法自持。既封建,又资本家;钱是可以解决一切的,他本能的以为。在这里,语言是灵魂的直裸。
  人物语言不需经过修饰,本质而又本能,非他莫属,这就是高度个性化。
  鲁大海的语言是他倔强、鲁莽、幼稚的个性的写照:
  鲁大海    可是你们完全错了。……
  鲁大海   (看合同)什么?(慢慢地)他们三个人签了字?……
  鲁大海   (如梦初醒)这三个没有骨头的东西!……
  个性化语言的好处是:作家通过它展示人物的性格特征,读者通过它直观(实际上是“直听”)人物的性格,生动可感,真实可信。
    第二、丰富的潜台词
  潜台词即是言中有言,意中有意,弦外有音。它实际上是语言的多意现象。“潜”,是隐藏的意思,即语言的表层意思之内还有含有别的意思。通过潜台词可以窥见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荷花淀》中的水生嫂这样说:
  “你总是很积极的。”
  这是个经典的潜台词。自豪,埋怨,理解,嗔怒……妙就妙在不言中;若“言”,那就白了。
  潜台词的作用是使语言简练而有味。简练而无味,不是潜台词。有味不简练?那几乎不可能。简练到晦涩,那只是作者的一厢情愿而已。
  下面的人物语言有潜台词,情形是当事人不便说:
  尽在不言中。如果说出来,那就不是艺术了。
  潜台词的特点是语言简练而有味。简练而无味不是潜台词,有味不简练也不是潜台词。
  下面的潜台词使语言简练,情形是当事人不便说:
  周朴园    (汗涔涔地)哦。
  鲁侍萍    她不是小姐,她是无锡周公馆梅妈的女儿,她叫侍萍。
  周朴园    (抬起头来)你姓什么?
  鲁侍萍    我姓鲁,老爷。
  “你姓什么?”的言外之意就是: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也是同样的道理。再看“你姓什么?”的言外之意就是: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又如: 
  下面的下面的潜台词,,鲁侍萍同时扮演着两个角色,一实一虚,一口一心,很有意味:
  鲁侍萍   老爷问这些闲事干什么?①
  周朴园   这个人跟我们有点亲戚。
  鲁侍萍   亲戚?②
  周朴园   嗯,——我们想把她的坟墓修一修。
  鲁侍萍   哦,——那用不着了。③
  周朴园   怎么?
  鲁侍萍   这个人现在还活着。④
  另一个角色的意思就是:
  ①她现在与你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②根本就无所谓什么亲戚。③她没有死,现在就立在你面前。④那次她母子被人救起了。
  我想,潜台词之所以与戏剧特别有缘,是由戏剧的特点所决定的。欧洲古典戏剧的“三一律”可以为之注脚:时间一律,地点(场景)一律,情节一律。如此集中的戏剧在语言上岂能拖沓冗长,岂能不以一当十?若把什么都交待清楚,岂不要演三天三夜?若什么都说得明明白白,那还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以下鲁侍萍的两句话反映了她复杂的内心世界,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使潜台词:
  ① 
  我想,潜台词之所以与戏剧特别有缘,是由戏剧的特点所决定的。欧洲古典戏剧的“三一律”可以注脚:时间一律,地点(场景)一律,情节一律。如此集中的戏剧在语言上岂能拖沓冗长,岂能不以一当十?若把什么都交待清楚,岂不要演三天三夜?若什么都说得明明白白,那还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以下鲁侍萍的两句话表明了她复杂的内心世界,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是潜台词:
  鲁侍萍   (大哭)这真是一群强盗!(走至周萍面前)你是萍,……凭什么打我的儿子?
  周  萍    你是谁?
  鲁侍萍    我是你的——你打的这个人的妈。
  愤恨,痛苦,失望,悲哀……什么都有,真是百感交集。
  第三、富于动作性
  戏剧语言的动作性(或称动作语言、情节语言),是指人物的语言流向(人物语言间的交流和交锋)起着推动或暗示故事情节发展的作用。它不是静止的,它是人物性格在情节发展中内在力的体现。
    第二幕的结尾,繁漪与周萍的对话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繁 漪    (冷笑)小心,小心!你不要把一个女人逼得太狠心了,她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①
  周 萍     我已经准备好了。②
  繁 漪     好,你去吧!小心,现在(望窗外,自语,暗示着恶兆地)风暴就要来了!③ 
  ①暗示了情节的发展(后来她确实把什么都抖出来了),②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周冲对繁漪的背叛使矛盾激化),③暗示了情节的发展、人物的命运;一语双关。
  我国古代小说深得动作语言的精髓,写书写到无法再写的时候,往往就会“无巧不成书”的“节外生枝”。刀架到好人的脖子上了,会有侠客从天而降。不过这种动作语言不全是作品中的人物语言,更多的是作者的叙述语言(环境描写也在其中)。这种语言,有时是不经意,不露痕迹的,有时却是经意的;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情节发展下去。
  《雷雨》中人物的动作语言有时也带有作者很强的主观动机,让读者很明显的感觉到“人为”的痕迹,请看下面鲁侍萍的语言:
  1、鲁侍萍   我前几天还见着她!(  暗示周朴园,使情节继续  )
  2、鲁侍萍   老爷,您想见一见她么? (  推动情节发展  )   
  3、鲁侍萍   老爷,没有事了?(望着朴园,泪要涌出。)(  强烈的暗示;不问也行 )
  4、周朴园   哦,很远了,提起来大家都忘了。
  鲁侍萍   说不定,也许记得的。(  推动;几乎是提醒周朴园  )
  5、鲁侍萍   我倒认识一个姑娘姓梅的。(  推动;几乎要明说了  )
  周朴园   哦?你说说看。
  鲁侍萍固然很想见到她的儿子,因此带着幻想对周朴园不断的提醒,暗示,这些当然合情合理。但她这些每每在情节快要中断时候的语言,却不单是她的心思的合情合理所能解释得了的,而最重要的,是恰好的起到了暗示和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
  最典型的例子要数下面两个:
  1、鲁侍萍固然很想见到自己的儿子,但她每每在情节快要中断的时候的这些语言就不但反映了她的心理,而且恰好起了暗示和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
  最典型的例子要数下面两个:
  1、鲁侍萍   哦,——老爷没有事了?( 暗示   )
  周朴园   (指窗)窗户谁叫打开的?(  直接推动 ;节外生枝?  )
  2、鲁侍萍   老爷,没有事了?(望着朴园,泪要涌出。)(  暗示  )
  周朴园   啊,你顺便去告诉四凤,叫她把我樟木箱子里那件旧雨衣拿出来,顺便把那箱子里的几件旧衬衫也捡出来。(  直接推动 ;多么重要的衬衫!  )
  可以想见,如果没有接下去的鲁侍萍开窗户的动作,如果没有她精确的说出衬衫的件数和绣有“梅”字的衬衫,试问情节如何发展下去?周朴园的语言,就是典型的动作语言。它的作用,从某种角度看,仅仅在于推动情节而已。而这一点,正是作者的高明之处,也是一个剧作者必备的基本功。
  戏剧人物语言的特点,这三点是主要的,当然还有其他特点,比如语言的口语化,便于观众当场接受等,这里就不涉及。通过学习《雷雨》,了解戏剧人物语言的三个主要特点,对于剧本的阅读和创作,应该是大有裨益的。

文章评论

共有 1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 王立勇 于12-18 20:32发表评论: 第1楼
  • 介绍得很详细,那请问莎士比亚的戏剧《威尼斯商人》的语言特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