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奔》与《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比较阅读

作者:四川省华蓥中学 彭爱明  时间:2007/4/2 11:01:06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要上《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看了遍教材,想起李开先的《宝剑记》中的一折《夜奔》,《宝剑记》原来是昆曲,后来改成皮黄,全剧共52出,以林教头的活动为主线,著名的就有《野猪林》和《夜奔》。手头上有本黄裳先生的《旧戏新谈》,老先生是大家,谈戏论角,杏林典故,歌场风流,无不信手拈来,谈笑风生,真是令后学佩服。现在不学者日众,除了莘莘学子,有几人能挑灯读书。 
  《夜奔》一开头是教头出场唱:数尽更筹,听残银漏。接着是几句道白,其中就有很多人知道的那句: 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教头在山神庙杀了陆虞侯等三人,想自己有家难投,有国难报,想自己八十万禁军教头沦落如此,想自己实指望封侯挂印,可是现在只有落草为寇,身陷江湖。几句唱词和念白真是说不尽的凄凉,说不尽的孤愤,听来使人潸然泪下。《夜奔》在三、四十年代,中共中央在延安时,曾被改编为《逼上梁山》。毛泽东有封《看了<逼上梁山>后,写给延安平剧院的信》,此信在文革中重新发表,影响很大。不过余生也晚,没有经过文革,也没有看过被改编了的《逼上梁山》,就是《夜奔》也是在醉墨论坛做斑竹的时候才知道的。那天晚上,论坛来了个高手,写了篇《别姬》的帖子,留下Q,要我去找他。就去和他聊了几次,他向我推荐了几出戏文,其中就有《夜奔》。于是就去读戏文,象《别姬》、《夜奔》、《祭江》等就是那时候读的,后来又写了篇《别了,虞姬》的帖子算是回映他的帖子。后来这位仁兄又和我谈起许多佛家书,害的我又只好去读《金刚经》、《莲花经》,真是疲于奔命。一方面我是真的没东西,而那位仁兄简直是千年老妖,什么都懂。不过,现在我和他成了好朋友,有次一定要我谈论量子理论,我实在望其项背,跟不上了,好在网络大,什么鸟都有,这位仁兄谈兴又甚健,自然又找了个能谈的人,也就对我放弃了。不过我还是挺怀念他的。 
  《夜奔》这出戏文和《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这篇课文,戏文是曲词渊雅,而课文是朴素无华,然而两篇都是情事如见,情感深挚,读起来爱不释手。教头七尺男儿,沦落如此,当然是因为社会历史环境的背景,但是每每读到“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的念白,心中自然是潮去潮来,难以平静。许多时候,我们行走在这个世上,我们的自身弱点和性格的矛盾,我们的理智和情感的两不相容,我们的理想和现实的当面冲突,以及由侧面的正面的人人事事堆垒起来混成一片不可逃避的背景,最终形成我们周遭的墙壁或气氲,那么结实又那么缥缈,使我们每一人站在每一天的每一个时候里都是那么的渺小而无能为力。我在很多时候觉得自己真像一棵树,根深叶茂的生活在自己的森林里,可是突然有天被人连根拔起,拖泥带水的被人移栽到一块很不熟悉的土壤里,我知道我自己是多么的痛,这又有什么用了。不过我的处境和林教头比,简直大大的不一样。这只是小难,哪里比得上教头真正的大难啊! 
  林教头《夜奔》这类事情估计现在难以发生了,毕竟是和平年代,生死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的波折了。林薇因说死是悲剧的一章,生则更是一场悲剧的主干,这只能用来形容林教头了。《水浒》中,林教头一直是个悲剧,从逼上梁山开始,然后杀白衣秀才,后来反对招安没为宋江所采纳,最后在恼恨、痛苦、无奈中默默地死去。在《水浒》中,有两个孤独者:林冲和鲁达,——在官场和匪窝,他都是一个异类,一个品行高洁的异类,一个不丧失独立精神、独立人格的异类。将林冲和鲁达相比,似乎他们是性格的两极:一人能忍,一人性急;一人精细一人豁达;一人温雅一人鲁莽。但他们却能成为最好的朋友,他们俩的友谊超越世俗的功利,他们是一对真正达到精神默契的朋友。鲁迅有一赠给瞿秋白的对联说:“人生得一知己以足已,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屈指数来,在人与人之间要是真正达到高山流水子期伯牙的精神高度的有多少呢?真是少而又少,这是为什么呢?其实你看现在每个人都在述说自己的孤独,既然大家都孤独,那为什么不彼此真诚的交流呢?为什么不来坦诚我们的内心呢?“如眼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难道只是一种豁达而不是真诚的表达?每至夜深的时候,是不是有很多人都想用“夜奔”来述说自己的孤独、孤寂、孤愤呢? 
  《夜奔》是杨小楼的名段,杨小楼的声音激越中略带沙哑,听了几遍,过瘾的很,林教头开场的念白更是打动人心:欲送登高千里目,愁云低锁浔阳路。鱼书不至雁无凭,几番欲作悲秋赋。回首西山日又斜,天涯孤客真难度。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真是听了还想听。 
  附夜奔唱词: 
  (白)啊哈! 
  (唱点绛唇) 
  数尽更筹,听残银漏。 
  逃秦寇,哎好,好叫俺有国难投。那搭儿相求救? 
  (念诗)欲送登高千里目,愁云低锁浔阳路。 
  鱼书不至雁无凭,几番欲作悲秋赋。 
  回首西山日又斜,天涯孤客真难度。 
  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唱新水令) 
  按龙泉血泪洒征袍,恨天涯一身流落。 
  专心投水浒,回首望天朝。急走忙逃,顾不得忠和孝。 
  (唱驻马听) 
  良夜迢迢,良夜迢迢,投宿休将他门户敲。 
  遥瞻残月,暗度重关,奔走荒郊。 
  俺的身轻不惮路迢迢。心忙又恐怕人惊觉。 
  啊!吓得俺魄散魂销,魄散魂销。红尘中误了俺五陵年少。(白)想俺林冲在那八十万军中,做了禁军教头,征那吐蕃的时节呵! 
  (唱折桂令) 
  实指望封侯也那万里班超,到如今——生逼做叛国红巾,做了背主黄巢。 
  恰便似脱鞲苍鹰,离笼狡兔,折网腾蛟、救国难谁诛正卯,掌刑罚难得皋陶。 
  似这鬓发萧骚,行李萧条,此去博得个斗转天回, 
  高俅!管教你海沸山摇。 
  (唱雁儿落、得胜令) 
  望家乡去路遥,望家乡去路遥。 
  想母妻将谁靠?俺这里吉凶未可知,他,他那里生死应难料。 呀!吓得俺汗津津身上似汤浇、急煎煎心内似火烧。 
  幼妻室今何在?老萱堂恐丧了! 
  劬劳,父母的恩难报!悲号,叹英雄气怎消,叹英雄气怎消!(唱沾美酒、太平令) 
  怀揣着雪刃刀,怀揣着雪刃刀, 
  行一步,啊呀哭,哭嚎陶,急走羊肠去路遥, 
  天,天哪!且喜得明星下照。 
  一霎时云迷雾罩,疏剌剌风吹叶落;震山林声声虎啸,又听得哀哀猿叫; 
  俺呵!走得俺魂飞胆销。似龙驹奔逃,啊!百忙里走不出山前古道。 
  (唱收江南) 
  呀!又听得乌鸦阵阵起松梢,数声残角断渔樵,忙投村店伴寂寥。 
  想亲闱梦杳,想亲闱梦杳。顾不得风吹雨打度良宵。 
  (唱煞尾)一宵儿奔走荒郊,残性命挣出一条,得梁山借得兵来, 
  高俅哇,贼子!定把你奸臣扫! 
  啊!看前边已是梁山,待俺趱上前去!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